今早(9月21日)新民黨副主席田北辰在電台節目批評本土民主前線黃台仰不認自己是中國人,更說「睇吓我哋皮膚,唔係中國人唔知係咩人。」

香港人對於一大堆共產黨長年累月向中國人灌輸的觀念,「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共產黨把十三億人養活起來是了不起的成就」,一般沒有什麼同理感;反而「中華民族有幾千年歷史」和「香港人是中國人」這兩個「大中華」的觀念,對於大部份香港人來說,的確如田北辰所講,是「阿媽係女人」的邏輯,「不證自明」。一旦要求他們解釋,他們便會彈出誠如「睇吓我哋皮膚,唔係中國人唔知係咩人」這般毫無邏輯的論證。中國人的內心深處,只要是「你生得似我,你就係自己人」,如果「理性」一點分析,可以說是無論閣下的血緣、國籍、出生地、母語、文化背景、成長地方、宗教信仰、儀態舉止等等是什麼都沒有關係,只要我覺得閣下外貌看起來像中國人,閣下就是中國人。

關於政治和宗教的觀念,最好由孩童時期開始灌輸,這也是為什麼這幾年共產黨要在香港的小學和中學加強推行「國民教育」的重要原因。當小朋友身邊的人每天都如是說,到長大成人後,這些觀念已經變得根深蒂箇,成為自己「感性」的一部份,很難再用理性從頭反思相關觀念的真偽。中國的例子說得太多,不妨說說美國的例子。筆者到訪過一個美國家庭,期間不知是誰談論到伊拉克的話題,家裡有一個幾歲大的小女孩,她的母親問她:「為什麼我們要去伊拉克打仗?」小女孩笑着回答:「是為了民主。」大家也就馬上高興起來。

不要以為說「中國人」和「華人」是兩碼子的事,中國人沒有尋根究底的精神,聽到傳媒吹噓什麼藉華裔什麼家得到什麼奬,中國愚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也是我們中國人的光榮啊」。「華人」和「華裔」這兩個稱呼,在中國人的思考領域裡,其實是「中華民族一份子」的「簡稱」。把叫法翻釋為英文,統統都叫做Chinese,不會討人厭的在Chinese前面,加ethnic這個多餘的字。所以,共產黨的宣傳機器和一般中文傳媒,在不同情況下會拋出不同的帽子,背後最終的含意,其實就是硬要說你是和他們同一個「大家庭」裡的人。比較遠的「海外華人」,雖然是「遠房親戚」,但仍然「有親」;至於對付香港人,就不用那麼「含蓄婉轉」了。不知從何年何日開始,共產黨以這種家庭觀念的軟性手法在香港成功推銷「阿爺」這個稱呼,香港人莫明其妙的多了一個「阿爺」。對中國共產黨的這個「暱稱」,香港人可說是樂此不疲,在街上在傳媒在朋友對談,天天都會聽到。那麼,既然「阿爺」是中國人,自己不是中國人又會是什麼呢?

對香港人拋出「中國人」的帽子,至於中國人反對疆獨藏獨台獨的時候,就會拋出「中華民族」的帽子。新疆西藏台灣自盤古初開以來就是中國共產黨的管治範圍,不是嗎?當有需要招攬「海外華人」的時候,兩頂帽子都可以拋,不過拋那一頂就要視乎情況而定。譬如對那些和中國基本上半點淵緣也沒有的黃皮膚黑眼睛外國人,就用「中華民族」這頂帽子,簡稱他們為華人;好像Facebook創辦人的老婆Priscilla Chan,被《胡潤全球華人慈善報告》標籤為今年世界三大「華人慈善家」,與李嘉誠和馬雲「齊名」。但Priscilla Chan是美國人,父母也不是中國人而是越南人,中國人胡潤當然不會理三七二十一,「雞糊槓上槓」再搶槓,把一個100%美國人說成是Chinese,「被成為」中國這個溫暖的大家庭的一份子。Priscilla Chan可能懶得反證自己不是中國人,不像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共產黨叫他跑到他祖父故鄉廣東台山「認祖歸宗」,他跑回北京後就天天公佈北京的空氣汚染指數,「不但不是中國人,可惡得做美帝走狗,連人都根本不是」。至於那些明明已經放棄了中國國籍宣誓效忠第二個國家兼褲袋插着一本英美加澳紐外國護照的「前中國人」,有理無理,一律都仍然稱之為「中國人」,這是中國人的「共識」。

下次閣下如果碰到有外國人問「Are you Chinese?」不用technically考慮那麼多了,請直截了當的說:「No! I am Hongko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