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總少不了一種人,你不知道該形容為過分樂天還是不思進取,總之就是把「係咁㗎啦」廿四小時掛在口邊,而無論你遭遇多少不公平的、教你神傷的、讓你不忿的,都只有一句回應:「係咁㗎啦。」

我不清楚這是豁達還是甚麼,但我老實對之感到無限厭惡,就是覺得能說出這話說得這樣順口的人,都習慣了順著命道走,所以完全沒有改變生活的意思。政治討論那方面的「係咁㗎啦」我談過很多,所以我不欲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那些所謂裝睡的人了,只是一時唏噓,委實不明白這一大群人的退縮想法。

關係變樣,若說「係咁㗎啦」其實等於認為關係到了某時候要斷掉亦理所當然;工作不順,再說「係咁㗎啦」也就等於認同自己的能力根本沒有想像厲害;總是說「係咁㗎啦」,卻從不嘗試理解「係咁」的因由和問題的解決方法。「係咁㗎啦」,就是一副事後孔明的討厭口吻。

一個人不忿或傷感,若你欲說些安慰說話就拜託不要吐出「係咁㗎啦」,不但聽起來超級不舒服,更是最不知所謂的刺激。我信任你的安慰,是期望你跟我有大致相同的想法,而不是你來糾正我的任性,一句「係咁㗎啦」,等同要我接受那我不肯接受的現實或一套思想,那麼你的出現又如何使我舒暢下來?我可能有誤,但請你別急著要我融入那個陌生的世態裡,關係的事情我還需要事情適應,然後你一句故裝老練的「係咁㗎啦」一摑下來,還沒有醒來,卻痛得更深。

我從來信任那一句安慰的用心並非奸歹,但言語間所透射的迂腐和懦弱,正正我最想躲過的意識,所以你再好心,也絲毫沒有安頓好我的小心。不需多說甚麼,只想你就在我同一陣線,讓我理解再糟的情況都有改變的機會,而不是強逼我把最糟的事情都勉強吞下去,那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