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踏入九月便是大學四年級生。正如大多數四年級生,筆者也開始為自己畢業專題研習(Final Year Project,,又叫Fuck You Project,簡稱FYP)煩惱。筆者所屬學系的FYP規定兩人一組,並就任一犯罪領域作出研究。筆者和他的組員進度不太理想(或者說落後得恐怖)。我們到現在九月中連題目也未確定好,心思在性罪行、走私或殺人犯間不斷徘徊。近日,當筆者就「殺人犯」一題進行事前資料搜集時,卻留意到一樣很有趣的事情。

如果大家在Google谷歌找「香港 懸案」,便會找到「香港命案列表 維基百科」一搜尋結果。按進去會發現維基百科詳細地列出自1839年開埠,香港發生過的每一宗命案,當中不乏大家廣為人知的「雨夜屠夫林過雲」、「秀茂坪燒屍案」等等。但最讓筆者感興趣的是,是那些被列為「懸而未破兇殺案」的案件。

香港命案列表

大家會看到單是維基的非正式記錄,已經列出整整42宗懸案。例如在2002年,大埔太和邨翠和樓便發生一宗14少女姦殺案;2004年,大欖郊野公園也發現一具死前被性侵的女腐屍。更值得關注的是,1975年至1976年,在短短一年內竟然先後出現5宗女性被殺案,包括蘇屋邨山坡姦殺案、尖沙咀溫莎大廈女裸屍案、美孚新邨日婦虐殺案、荔枝角蝴蝶谷女屍案、灣仔新填地女屍案。當中溫莎大廈和美孚新邨兩案的女受害人下體和胸部均受到硬物折磨,讓人不禁猜測案件的關聯性。

由於事隔久遠,除非得到警方准許,否則很多資料也難以獲得,所以也不能對案件作有根據的推測,但有一點我們卻可以猜想一下︰那些逍遙法外的殺人犯現在身處何方?

大多數殺人犯在20至34歲犯案。換句話說,在1975犯案的人,現在應該是70、80歲的老人。在近20年犯案的人,最多也不會超過55歲,仍然有很高的行動力,所以他們很大機會仍然在我們的身邊生活。這是一個很令人不安的想法,有30多個殺人兇手(還要未計警察隨便捉個弱智交貨的冤案)在我們的身邊,戴上正常人的面具,每天和我們一起生活,擦身而過,他們甚至可以是我們的網友、同事、朋友、愛人、和親人。

或者我們可能扯得太遠,但筆者之所以扯上殺人犯來說,是因為今天要和大家介紹的陰謀論便是和一名神秘的連環殺人犯有關。關於他的存在與否至今仍然未被確定,有的人說他只有一個人,有的人卻說他是一個組織,甚至是一整個神秘宗教。我們唯一確定的是,在每次用他奇特的方式殺人後,他都會在現場留下一張大大的笑臉塗鴉,所以人們又稱呼他為…

笑臉殺手(Smiley Face Murderer)

「英年早逝的大學生」

這一晚是2002年10月31日,又是萬聖節的晚上。古時的歐洲人深信,那天晚上是人間和鬼界最接近的一晚,惡靈會由墳墓中甦醒,在人間四處作惡,群魔亂舞,所以人們也必須打扮成惡鬼,好躲開它們的追蹤。但大約在1900年代,一隻叫「商業主義」的怪物正式佔領世界後,萬聖節原有恐怖的宗教意味便很快消退,取而代之是濃厚的商業主義和享樂主義。製衣商在那天用高價強迫你買一些平時正眼也不會望一眼的畸形衣服,餐廳酒吧也會趁機加價,搞一些其實和平時無兩樣的套餐和派對。

但無論如何,大部份人,特別是年輕人,都很吃這一套。

那天晚上,雖然已經寒風凜冽,河水的溫度已經在零之下,但在大大小小的酒吧和公園仍然充斥住年輕人的歡呼聲和嬉戲聲,不時還看到他們穿著古怪裝扮,在街上你追我蹤的身影。

Christopher Jenkins ,21歲,是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大學生。Chris擁有一張典型西方人的英俊臉孔和陽光笑容。他不單止成績優異,曾經獲得國內管理比賽獎,而且性格幽默風趣,更是大學曲棍球隊隊長,是典型的大學風頭躉,也是那種女孩(和部份男孩)會願意為他關掉手機,在暗巷偷偷狂歡一晚的男孩。那一刻,或者一直以來,Chris都深信在面前迎接他的只有光明和歡樂,他會在畢業後找到一份好工作,在事業小成後,和一個不太好也不太壞的女子結婚,之後再生下數個兒女,退休後在…..

砰! 誰不知死神像喝醉的奔漢般驀然破門亂入,無情地把他拖入黑暗中。

那天晚上10時半,Chris和數名朋友駛車到大學附近一間酒吧 The Lone Tree Bar慶祝萬聖節。據悉,Chris當時只穿著一件印第安人裝。風褸、錢包、手機、鎖匙等隨身物要麼留在車上,要麼留在家中。起初一切都相安無事,Chris如常地和朋友在酒吧飲酒狂歡,吃喝玩樂。直到凌晨12時左右,酒吧兩名休班警員在不知明的情況把Chris趕出酒吧外,之後勒令職員禁止Chris今晚再進入酒店,穿著單薄外衣、身無分文的Chris被趕到寒冷的大街上…

至此下落不明。

大約在四個月後,Chris的屍體被人發現漂浮在密西西比河中央,近第三條大橋的位置(離酒吧11公里的位置),面朝向天,兩手向前交叉,身上依然是失蹤時的印第安裝,宛如古時被河葬的印第安人。警方起初裁定Chris為「跳橋自殺」,其後又改為「醉酒遇溺」,警方還說因為案件明顯是出於意外,所以沒有必要進行DNA或出動獵犬,但大家滿意這個解釋嗎?

筆者想正常人也聽得側目,更何況是痛失兒子的Jenkins一家人?Jenkins的家人沒有甘心任由腐敗的警察制度擺佈,他們一早私下聘請了私家偵探Chuck Loesch為兒子的死因進行調查,而Chuck也在數年內發現3大疑點︰

第一,由酒吧附近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到亨內廣場大橋(Hennepin Avenue bridge)(在第三條大橋上游,離酒吧只有數百米)治途也有閉路電視監視。但在10月31日晚上至11月1 日晚上的錄影帶裡,一直沒有Chris的身影,證明Chris當晚沒有「投河自盡」。

第二,Chuck在接任務後不久,便利用獵犬追蹤Chris的氣味,並搜索沿途留下來的行跡。他發現Chris被趕出酒吧後,不單止沒有往河流方向走,反而往內陸方向移動,其氣味最後在St John’s Abbey,一棟本篤會修道院外消失。

第三,根據國際著名法醫Dr. Michael Baden對Chris屍體發現照片的評鑑,他說Chris沒有可能是意外掉進河裡溺死,因為正常人,無論你血液內酒精濃度或多或少,在溺水時你的身體都會本能地試圖游泳掙扎,所以一般屍體被發現時都是面朝向下,手臂向外伸展,衣物散亂,身上的飾物鞋子也有不見的情況。這和Chris的屍體,面朝向上、衣服整齊、指環項鍊還在,恰好相反。

面對傳媒和Jenkins家人的壓力,最後明尼亞波利斯市宣佈把Chris的死因由「意外溺斃」改為「被謀殺」,並對家屬公開道歉。

縱使聽起來有很大改善,但其實這些都是形式上的改變。因為直到今日2015年,案件已經發生了超過10年,Chris的案件仍然是明尼亞波利斯警局裡的「其中一宗懸案」,毫無進展,真相仍然沉積在黑暗中,不見天日。

讓我們回到開首的序言,那些「香港懸案」讓筆者在意的地方是…嗯,或者換個角度說,一個人如果是因為私怨、感情、錢財、妒忌、衝動而殺人,這些通常都沒有連續性,可以幹完一兩宗便收手。但如果一個人因為某些不正常的情慾、癖好、權力慾、挑戰警方而殺人,這些除非他們的人生出現很深層的變化,否則很難真正收手,下一宗犯案只不過是時間問題。所以筆者看到那些女子被姦殺的懸案,腦海都會不禁想為什麼你要停手?什麼因素驅使你停手?還是你根本沒有停止過?只不過技巧成熟了沒有被人發現?畢竟,香港每年也有百多宗失蹤口未能尋回。

所以,既然Christopher Jenkins的案件已經被確定為「謀殺」,那麼它的兇手又會是誰?他現在又會在哪裡?最大問題是,他甘心只犯下一宗殺人案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微笑殺人理論」

2008年,兩名來自紐約的偵探Frank Gannon和Anthony Duarte在學術雜誌提出了一個挺匪夷所思的理論 ,一個叫「微笑殺人理論(Smiley Face Murder Theory)」的陰謀論。他們聲稱自1997年開始,由紐約到明尼蘇達州總共11個州分,出現了一個專業針對優秀年輕男性白人的連環殺手,每次均以溺斃方式處死受害者,並偽裝成「意外」。更加奇特的是,那個殺手每次在屍體發現的位置,都會塗上一個不大不小的微笑公仔,所以Frank稱呼那個殺手為「微笑殺手」。

12043020_435785016615476_6389682781646239931_n

大約由2006年開始,Frank Gannon和Anthony Duarte翻查了美國所有「意外溺死」的案件,類比它們的事發經過、生前的活動,並用GPS裝置追蹤水流方向和水位高度,找出每宗死者「投河」的位置。最後他們發生在不足10年內,在11個州分25個相鄰的城市,總共45宗(2008年的數字)和 Christopher Jenkins極度相似的案件,以下是他們歸納出來的共通點︰

1.所有淹死的受害人都是大學生年紀的年青男性白人,在所屬的朋友圈也是以英俊、人緣好、學業好或運動健將聞名,典型受其他同齡男生妒忌那一種。

  1. 所以受害人最後出現地點都是當地的酒吧和狂歡派對,均出現不同程度的酒醉,並且在沒有其他朋友留意的情況下離開了酒吧。

3.每個死者投河位置附近均有一個哈哈笑的塗鴉,有時在岸邊的石牆,有時則在樹木上。而且隨案件累積,那個哈哈笑塗鴉的外形也愈來愈詭異和複雜。

4.每宗案件也是在冬季發生,河水理論上冰冷得使任何醉酒的人馬上清醒過來,難以相信是死者自願投河,而且有些最近河流的位置和事發酒吧有十多公里遠。

45宗案件絕大多數都被警方定性為「自殺」或「意外遇溺」,除了Christopher Jenkins 外,只有另一宗案件被警方列為謀殺案。22歲的Patrick McNeil在1997年2月和朋友在曼哈頓Dapper Dog Bar飲酒時突然失蹤。2個月後,路人在附近的東河發現他的屍體,面朝向天地在河中央漂流。曼哈頓法醫在Patrick的頸子發現淺色的傷痕,而且生長在屁眼的大量幼蠅蟲也表示他的屍體曾經在溫暖地方待過好一陣子,近日死亡後才被人拋進河中。和Christopher Jenkins案件一樣,其兇手至今仍然成謎,在河的上游也發現類似哈哈笑的塗鴉。

Frank Gannon和Anthony Duarte說Christopher、Patrick和其他43宗案件都是同一人或社團的人犯下,並偽裝成意外的模樣。Frank Gannon說兇手的動機是出於妒忌。他(或是他們)應該是出生於較低下階層、失學失業、人際失敗、樣子不討好…等不受歡迎的男生類型,但亦有機會是「團體永遠的第二名」,所以想把「看似最優秀的年輕男子」除去。

Gannon對傳媒說︰「我相信那些年輕男子被人在酒吧綁架並帶走,之後把他們困在某些地方一段時間後,才把他們扔進河裡。」除此之外,Gannon還補充說兇手極為聰明,善於利用河水沖洗痕跡,並只對受害人進行各種精神虐待,但絕不進行肉體虐待,以免留下半點物理線索,如指紋和纖維等。

縱使這個微笑殺人理論非常令人不安,但究竟是真是假呢?

讓我們先聽聽警察和居民的看法。

「荒廢的陰謀論(? )」

對於Frank Gannon和Anthony Duarte的謀殺理論,幾乎所有警務人員都是一面倒地反對。

當地的犯罪側寫師Pat Brown 直指微笑殺人理論為「荒謬可笑,白痴至極」。她接受明尼亞波利斯報紙City Pages的訪問時,表示暫時40多宗案件的證據完全不符合「傳統的殺手理論」,例如「死者身體沒有受虐」、「溺死不能滿足殺手的慾望」等。除此之外,笑哈哈是一個很常見的塗鴉,幾乎在哪裡也會看到,所以根本不足以構成一個標誌。

即使FBI也婉轉地批評微笑殺人理論,他們在公開聲明裡頭說:「我們暫時沒有足夠證據去支持有連環殺手介入這一連串慘劇中。大多數案件都明顯屬於醉酒墮河案。但FBI仍然呼籲受影響的公眾提供更多證據給我們。」

有部份媒體,例如先鋒媒體(Pioneer Pres)的記者Ruben Rosario,甚至質疑Kevin Gannon的動機,指責他利用痛失兒子的家屬的無助感,提供一些虛假的證明去賺錢和上位,之後再無情地拋棄他們。

但對於事發地點的居民和家人來說,他們都很同意這個看似荒謬的微笑殺人理論。

被認為曾經發生過微笑殺人案的威斯康辛大學 (the University of Eau Claire),有不少同學在美國論壇reddit指出他們的大學的確發生不少離奇醉酒遇溺事件。

其中一位網民ShorelineCalls 指出在讀大學短短4年,便已經發生超過6宗醉酒遇溺事件,而且受害人劃一是他們UWEC校園一些受歡迎和出名的男生。但詭異的是,學校明明數年前已經在大橋兩旁加裝了圍柵。除非花氣力爬上去,否則難以意外跌下河流。

更恐怖的是,在每次發生慘案後,他確切地留意到在橋底多了一張笑哈哈的塗鴉。還有一次,那名遇害的男孩在看電影途中,突然對朋友說要外出一回兒,之後便一去不設。數個月後,他的屍體才被人發現在河流上。

另外一位來自同校的網民jdob966說在他的讀書時期,便發生了9宗醉酒遇溺事件,而且每宗也是在冬季發生。但奇怪的是,在9宗案件過後,他們的大學便再也沒有發生類似的案件。取而代之,是鄰近數公里外的另一個大學區頻頻發生類似的醉酒遇溺事件,又是一些菁英白人大學生突然遇溺,好像有流動性似的。最後,他補充說兇手可能是某個曾經被男人狠狠拋棄的女瘋子。

除了大學生外,著名法醫Dr. Cyril Wecht也表示微笑殺人理論並不是一個都市傳說。在統計學上,有超過40多宗擁有如此多相同性質的案件,包括同年齡的白人男生、失蹤數個月、屍體被發生在河流中央…背後一定有某人或組織從中作梗,不能完全沒有關連。

但面對來自警方排山倒海的施壓,Frank Gannon和Anthony Duarte最後在2012年宣布停止調查任何關於微笑殺人的案件。

縱使如此,那些離奇遇溺個案沒有因此至減少,直到今時今日,在那11個州仍然不時發生了這些年輕才俊的白人大學生突然消失在酒吧,之後數個月浮屍在河流上的個案。如果大家想知更多,可以在這個facebook專頁參考,他們有最新的微笑殺人案資訊:

 

「結尾: 筆者對謀殺的看法」

幾乎由筆者開始寫作那一刻開始,身邊的朋友便開始問筆者︰你有沒有想過殺人?

筆者想自從寫下deep web那本書後,單純地回答「沒有」的確欠缺說服力,而且事實上研究殺人犯行為和驗屍的確是筆者的興趣。但問題是,筆者為人太懶惰太怕麻煩了。情況宛如面對那些魔法書籍般,每當想到學習巫術要定時冥想、點蠟燭或吟唱咒文,筆者就懶得學習了。如果你給我多啦A夢那個「獨裁按鈕」,筆者還可以放心使用,但如果又要肢解,又要溶屍,那就不太好了,筆者打多回英雄聯盟不好?除此之外,筆者對生命力有種近乎偏執的看法,但這些日後有機會再說。

但講到底,筆者對殺人方法的確有些看法。

筆者看過很多帖子討論「完美殺人方法」,多數提出都是比較複雜的殺人手法,例如吹針、心理暗示、設置陷阱、交叉殺人…而且還有很多前設設定,例如要避開所有CCTV,穿著陌生的衣服,途中沒有留下任何頭髮、指紋和油脂…有時更退而求其次,說隨機殺人是最完美。但筆者認為這些方法都不太實用,限制太多,漠視真正進行時的困難程度,不確定性也太大,並不是可取的方法。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忽略了當代法醫技術是多麼先進(因為其實筆者很喜歡看驗屍書),政府對市民日常生活的監控也比想像中嚴重。基本上,只要他們有心要抓出一個兇手,任何人都即時無所遁形。

所以我們應該執著在「有心」這一關節眼上。

如果真的要殺人,筆者想自己會偏向利用「警隊的惰性和腐敗」,而不太講究殺人方法。在寫Deep Web書時,有很多人問既然警察知道那麼多變態漢在外頭犯罪,為什麼不一下把他們抓回來?因為事實上,很多警察都是抱著「我只是打工」的心態上班,那些為真相堅持到底的警察幾乎只出現在小說和電視劇中。

為什麼在Christopher Jenkins一案,警方不一開始便出動警犬和刑事鑑識?你們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他們要額外做多少文書工作?加多少個鐘頭班?面對多少上頭和傳媒壓力?那有打工仔會在資源有限,工作繁重時還為自己找麻煩?當然,即使警察查案,也逃不過他們內心急於求成的心態,他們只想趕快隨便找個兇手,讓傳媒閉嘴和找個機會讓自己升職,數個月前那宗冤屈弱智殺老人案不就是一個好例子嗎?

如果我們把理論套入實際,假設有一個中年胖子在某天做完激烈運動後心臟病發死了,這聽起來很平常吧,每年也不知道發生多少宗類似的案件,但又有誰想到會是被人下了過量顛茄(alkaloid belladoma)和毛地黃(Digitalis)致死?

理論上這些毒物在現今科學絕對可以被毒物學檢驗出來,但問題是這些檢驗過程費用昂貴,而且驗毒組獲得的資源有限,除非有很迫切和非常可疑的理由,否則一般死亡,例如平均香港每日發生200宗的心臟病死亡個案,便很少進行這種驗毒,案件也很快便宣佈結束。

換句話說,只有閒來無事幹的罪犯才會以「金田一方式」呈現屍體,宛如高呼這裡有個變態殺人犯逍遙法外,逼使面對傳媒的警方不得不認真辦事。如果你真心想悄悄地殺一個人,只要為死者提供一個最常見的死亡方式和最合理的理由,基本上都沒有警察會費神去抓你。

所以筆者認為最好的殺人技巧應該是令警察「無心」查案

這聽起來有點熟悉?

現在讓我們回到微笑殺人案件。

對於這一連申神秘案件,筆者雖然不禁說100%完全正確,但有兩個看法︰

第一,Frank Gannon和Anthony Duarte的謀殺理論的確有些錯處,例如不是全部45宗案件都是發生在冬季,有些案件發生時間重疊,在不同案件發現的笑哈哈圖案差異太大…但這些錯處不表示他們說的理論完全錯誤,也不表示全部案件也是意外。

有部份案件,如Christopher Jenkins和發生the University of Eau Claire的數宗案件,的確有很多相似性而且得同專業法醫認同為謀殺案,所以我們思考時需抽絲剝繭,反覆思考每個細節。

(Frank Gannon列出案件的基本資訊:http://kstp.com/article/stories/s421937.shtml?cat=63 )

第二,對於犯罪側寫師Pat Brown說 溺死不能滿足連環殺手的慾望,筆者不太認同。因為有很多經典殺手如黃道十二宮殺手(Zodiac killer)和棋盤殺手(Chessboard killer)也不見得兇手對受害人有好大的施虐,都是簡單的槍殺和硬物重擊。

筆者認為在這個鑑證技術無處不在的年代,用溺死偽裝成意外是個很完美避開目光的方法。而且距離受害人失蹤到屍體被發現有多個月時間,足夠讓兇手對受害人施虐,滿足自己的控制慾(雖然我們無法知道兇手對受害人幹了什麼)。所以,除非我們假定所有連環殺人犯都是不理智,否則筆者認為他,這個兇手現在使用的溺水行兇方法很折衷、很聰明。

好了,微笑殺人理論的故事來到這裡便終了。或者這些案件都離我們太遠,所以比較難感到切身的恐懼。如果你覺得不滿足的話,筆者建議你可以再看看維基百科的香港命案列表(或者台灣、大陸、馬拉等列表)。因為筆者相信那些懸案裡的兇手,當中一定有一兩個覺得永不滿足,他們可能現在暫時沉靜,但又誰估到他們會在什麼時候甦醒,再次大開殺戒呢?

筆者按:唉, 每當筆者和朋友在聚會時說完自己的殺人理論後,都暗暗祈禱他們安享晚年,不要意外死或者心臟病死,否則警察一定第一時間敲筆者家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