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陳雲為香港華人追源溯本,不應視為文化霸權論。目前香港的華文,受共產中文污染,陳雲的《中文解毒》,的確把劣質中文指出。

引用維根斯坦名言,語言是思想的載體。當香港華文被污染,連帶影響香港人的思想。具體例子實在太多,在此只舉一例:英國殖民「統治」,香港政府「管治」。改一個字,香港人就以為目前不是共匪殖民統治。

當你要更正被改造的中文時,必然是從歷史入手,追溯文字的歷史,考究其意義,還原文字本來的意思。

考究文字歷史,自然也考究其背後的文化歷史,也就是華夏文化。華夏文化是一個整體,實在難以切割前期歷史,從香港文化中「斷章取義」。

再者,陳雲高舉華夏文化的另一原因,相信是為了喚回香港人的道德觀,正義感。先秦諸子百家的思想,能啟發仁義禮信。

柏拉圖眼中的理想國,是以哲人賢者為王,以至善作為理想國的價值目標。換作現代的民主主義,再也沒有王權,政府應是人民意志的集合體,亦即每一個公民都應該要成為哲人賢者。

陳雲心中的理想國,大概就是一個以華夏文明,包括道德觀在內的賢人民主社會。

當然,香港的特殊歷史背景,令我們這一代沒有華夏的歷史包袱。將來香港立國,下一代的人可以自行決定,到底是用夏華文化,或是基督教文化,或是羅爾斯式純粹理性民主主義,又還是歐陸哲學作為國家之本。這是東西方的文明在香港的競爭,看香港人最後接受那一種文明,這是公平的競爭,無必要惡毒攻擊。

而如果僅僅是認為陳雲的政黨不可信而攻擊他解釋的華夏文化觀,實在無必要「因陳雲而廢華夏」。其實各位大可放下他的理論,華夏文化也不是他一人有壟斷權解釋,只要你有心鑽研,你也可以把你認為「最正確的」華夏文化觀,有系統地向香港人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