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許多本土社運人士在談論「華夏」兩字,譬如著名學者陳雲堅持香港人就是傳承正統華夏文化的遺民,本土力量主席何志光則主張捨棄「華夏文化」,用「漢文化」取締之,雙方亦各執一詞,最終整個討論沒完沒了。

在我立場而言,「華夏」兩字早就被共匪竊據之,假若你們有留意文匯匪報的話,二零一三年七月八號曾有篇新聞報導,標題為「中國未來50年裡必打的六場戰爭」,內容是「中國是一個沒有統一的大國,這是華夏民族的恥辱,是炎黃子孫的羞愧。為了國家的統一、民族的尊嚴,未來五十年內,中國必須進行六場戰爭,也許是舉國大戰,也許是局部戰爭,但無論哪一場戰爭,都是中國必須進行的統一戰爭。」這就證明,「華夏」兩字早成了中共統戰策略的一部分,他們所指的「華夏」民族,代表了中華五十六個民族。文章不斷散播大中國主義病毒,刻意淡化中國五十六個民族其實都是獨立民族的事實,各有獨立的歷史,豈能以單一華夏民族或中華民族統一之呢?

言歸正傳,我並不承認香港人承傳的文化主體是所謂「華夏文化」,抑或「漢文化」之類。從我文化觀而言,香港文化就是香港文化,其文化包含諸多子文化於其中,例如:百越族的嶺南海洋文化、英治時期遺留的英國文化、古代遺留的中華文化、還有次文化代表——MK文化和高登文化等等;香港文化饒有特色,是東西薈萃的獨特文化,而香港從19世紀的轉口港,到21世紀的國際都會,世界各地的文化亦對香港文化影響不少。

總結,「華夏」兩字容易落入共匪統戰手段,故此我們必須摒棄之,堅守華夏或漢文化正統的論述實為大一統服務的意識形態。香港文化就是香港文化,而不是什麼香港人承繼正統華夏文化,漢文化云云。敢問君,我們獨特的文化不能面對世界嗎?很羞愧嗎?若不是的話,那就必須直稱引以為傲的「香港文化」,才能夠理直氣壯高呼:「我不是中國人,我是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