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蠢人必須每日做一件蠢事,才能有效地向世人宣告,他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蠢材。這是天性使然,半點不由人。

而集天下蠢貨於一身的香港特區政府,近日則又有搞作:其轄下的懲教署就在上週三啟動了一項名為「更生先鋒計劃‧思囚之路」的項目,讓第一批參與的中學生參加,盼學生透過在模擬法庭定罪,以及移送到已停用的赤柱馬坑監獄體驗在囚艱苦生活一天,如:打指模、拍囚照、練習步操、單獨囚禁等,並聆聽囚犯剖白,藉此明白奉公守法的重要、遠離毒品及支持更生。

事實上「囚室體驗」 並不是香港獨有的新鮮事物。在外國,這種監獄體驗計劃更是實踐得更深入、更駭人:

他們會將有犯罪背景的少年犯送到真正的監獄中,讓雄糾糾的真獄卒和兇巴巴的真囚犯輪流用各種語言暴力甚至精神壓迫震懾那些少年犯 (可以放心,這些獄吏和監倉大佬們是經過挑選和訓練的,保證不會真的傷害孩子) ,讓他們見識到犯罪過後將會墮進如斯恐怖的黑暗地獄,從而產生恐懼之心,再安排專業人員進行精神輔導和行為矯正,達至更新之目的。(這裡有片,歡迎觀摩: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mOKvsJf17Y )

誠然,切身的體驗永遠能夠給受眾對象帶來最深刻的印象,從而達到發揮思想規限和行為矯正的目的。所謂「一次驚嚇勝過一個建議」,精粹就在於此。不過,既然本刀爺在開段已經開宗明義說明今次要講的是蠢人蠢事,當然就是要說明香港特區政府如何白痴愚昧。

我不知道「思囚之路」計劃是否參考外國的監獄體驗計劃而畫虎類犬似的創造出來,但它和外國的最大分別是:外國是將真正犯有刑事罪行紀錄的少年犯進到監獄中進行行為糾正,而香港特區政府卻是將身家清白,無過犯案底的中學生踢入監倉體驗一番。據《南華早報》 報導指出:有參與者表示,並非自願參與這項活動。

我很難想像一個政府怎麼可能將一班無辜的年輕人視為潛罪犯,並將他們送入監獄體驗艱辛歷練視之為必須。除非是當權者內心深處,早已先入為主將年輕人視為社會搞事者,會威脅當權者的權力利益及其美而名之的「社會安定」,否則根本十萬個說不通。

事實上,當中參與計劃的學生,已經戮破了港共政權的卑鄙算盤。根據 《南華早報》的報導中,當時記者訪問了其中一名參與活動的學生,他表示根據今次監獄體驗後,均會對參與示威活動有猶豫,並表明即使參與如近年很多的爭取民主的示威活動時,也會三思。

孟子曾告齊宣王曰:「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既然香港特區政府早已立定心腸將年輕人視為潛在威脅、假想敵,甚至是準囚犯,又何以期望年輕人擁護這個政府、尊重這套法律?還不要忘記,香港一直擁有的法治和公義,早就他媽的敗在你們港共政權手上。暗角打人七警、旺角「神棍」朱經緯,至今依舊逍遙法外呢!

所謂 「用心良苦」 的思囚之路,被揭穿了真面目而又行之日久,恐怕只會令被迫參與的年輕人愈發不滿和憎惡。更甚的是參加者極有可能產生反效果,認為所謂犯罪坐牢都不過是失去自由和被迫勞動一下,根本沒甚麼可怕,從而更加放膽去進行更激烈的抗爭。

一個政府不去好好的以身作則,執行公義,抒解民困,反而捨本逐末,挖空心思要打擊對付所有潛在敵人,甚至與全民為敵也在所不惜。人民數量一定比你們統治階層多,你他媽的可以對付到多少人?

遙想當年暴秦當政,嚴刑峻法之餘,甚至絕得沒收天下兵器,比之於今日香港,更誇張了吧?殊不知大澤鄉陳勝吳廣振臂一呼,揭竿起義、斬木為兵,也要同你死過。歷史之鑑猶在,應該不太難明白了吧?

也罷,本文一開始已經是開宗明義講蠢人,蠢人連反省都免卻,又豈會用心去讀歷史?對蠢人有期望,才是世上真正最愚蠢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