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陳佐洱大言不慚,疾言厲色,批評香港「去殖民化」不力、「去中國化」熾盛,稍有民族氣節之人,聽後無不氣憤難平,鬱結難紓!

遙想去年「雨傘革命」,港人風餐露宿,高舉「我要真普選」橫額,無非希望中共兌現承諾,給予港人真正的選擇,組織徹底代表香港人的政府。奈何中共一律誣之以「外國勢力介入」,對佔領人士予以嚴厲打壓。夏慤催淚、旺角血戰、龍和道慘敗,凡此種種,俱是血的記憶!也是血的教訓!皇家警察的聲譽掃地了,港人的民主中國幻滅了,亡港的切膚之痛來臨了,「香港民族」於焉而生,卻是出於逼不得已。陳匪今天不問情由,將龍獅旗在香江飄揚歸罪於香港的教育工作者,這是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的天朝宗主心態作遂,既是可憐,又是可悲。

港人對前殖民宗主英國向無懷念之心。天祐吾皇,港人不懂誦唱;彭督離港,港人未予阻止。零八京奧期間,懾於北京開幕式的宏偉壯觀、中國運動員的優秀表現,港人竟有以身為中國人為榮者。所謂一葉知秋,「去殖民化」不力,只怕更多是陳匪錯判,殊非實情。再者,本土抗爭者言必稱「華夏」。一時「無愧於子孫後代」,一時「對得住天地良心」,念茲在茲,皆在弘揚傳統文化。「去中國化」在此何嘗成立?

毛澤東常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陳匪既然如此畏怕「去中國化」,抗爭者不妨從現在起,對「去中國化」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開讀書會講、辦示威遊行講、進行電子公投講。龍獅香港旗則照舊揮舞,必要時佔據球場內的紅海。

面對共官的冥頑不靈,反覆責罵、譴責注定徒然,迎頭痛擊才是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