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政府加強控制香港, 所謂一國兩制經已名存實亡。 在後一國兩制時代下, 政治論述應該如何發展?

只要看<<蘋果>>泛民打手, 例如是任建峰或錢志健之流, 現在還是大肆鼓吹維護一國兩制或《基本法》, 就知他們黔驢技窮抱殘守缺, 等待沒有將來的明天, 再看下面讀者留言, 愈來愈多人質疑一國兩制或《基本法》 乃北京箝制香港的法寶, 必須大破大立才能扭轉敗局。 雨傘革命之後, 群眾政治覺醒, 比起什麼佔中明星更加遠大深入。

拒絕一國兩制, 對於習慣泛民洗腦, 沉溺安穩的巿民而言, 無疑非常奇怪, 但終究需要走出打破迷思的第一步。

為什麼要放棄一國兩制?

  • 一九八零年代中英兩國私自處理香港前途問題, 完全摒除香港人於局外, 缺乏香港人選擇、授權及背書, 兩國協議及安排應視作廢論, 包括一九八四年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及一九九七年後中國加諸香港的政治體制及法律條文。
  • 一國兩制是中國單方面建議執行, 遊戲規則有利於中國無利於香港, 是為不平等條約。 一國兩制及基本法從屬中國憲法, 乃法理上北京有權廢止體制法律、增添法律條文、解釋法律原意, 近日所謂司法獨立爭議, 基本法第二條列明香港只是「被授權」, 存在一境外權力指使, 不能作永恆正確論, 更遑論中國政府可以全盤推翻。 一國兩制非但不公平, 簡直不能保障香港穩定及利益。
  • 一國兩制只是過渡產品, 中國對香港八字評語,「充分利用, 長期打算」, 長期打算後, 中國肯定撕毁條約, 形同當年西藏情況, 即使泛民如何溫和溝通, 也無法改變此一趨勢, 這是中國對香港戰略的一部份。 現今一國兩制已死, 北京明言否定港人期望的民主政制, 繼續這套體制毫無意義, 放棄機會成本大幅降低, 開始有誘因去商討建立另一個更適合香港的政治生態。 香港前途問題, 就在今朝, 非在二零四七。

本土派需要指出泛民過錯, 包括:

  • 擁抱大中華思想, 支持「一國」, 陷入「一國兩制」困局, 不論熟一國重或熟兩制重, 皆停留中國政府定立框架之內, 導致北京魚如得水, 香港處於被動。
  • 民主派牽涉八十年代中英兩國角力, 一民主派沒有獲得香港巿民首肯授權, 泛民一翼多從民主回歸派(4%)衍生而出, 不代表八十年代香港整體社會意願, 乃逆當年主流民意而行。
  •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泛民基於歷史包袱, 欠缺自我批判的胸襟, 死抱民主回歸廢論, 拒絕退位讓路給飽受壓迫的年輕人, 反而強權打壓, 尸位素餐, 繼續散播一國兩制毒夢預香港人, 成為戕害香港的無恥幫凶。

放棄一國兩制, 可能有人認為, 難道接受一國一制? 首先, 就算你維護一國兩制, 如果沒有嶄新思維, 香港最後都是一國一制。 其次, 筆者支持一國一制, 不過是香港一國, 香港一制。

除了否定一國兩制, 更加需要在歷史及法理層面上否定中國主權。 例如, 中國對香港所謂主權, 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清國及中華民國這些籠統稱之為「中國」的物體而來, 這些繼承權是否千秋萬載一辯, 香港從來沒有接受中華民國統治二辯。 英國在鴉片戰爭中, 從清國手上拿走香港, 是帝國爭雄強食弱的年代, 放在百幾年後的今日, 世界政治倫理大變, 興起殖民地自決等「普世價值」(可恨某些人蹧蹋這個詞語), 當年簽訂的條約, 是否還有效力三辯。 承上述, 香港在八十年代變成人球, 被褫奪發言自決權, 今日接受非自願非法統治四辯。

在論述之外, 香港人還要切實執行權力, 這裡要歸功方志恆「民間自治論」, 但筆者提倡的最終目的, 是要建立一個de facto sovereignty, 中文稱之為「事實主權論」的東西。 所謂事實主權, 就是在沒有法理(de jure)依據支持下, 一個社會普遍默認, 實際上能夠執行法律, 通常發生在政局不穩甚至政權推翻以後, 一種法律權力錯配的真空狀態。 泛民進入體制企圖改變, 是天方夜譚。 激進泛民揚言否定體制, 是空口白話。 香港人要獲得政治權力, 終歸要建立自己的政治機關, 削弱瓦解法理支持政權的權力認受性。 或許難明, 光復行動就是繞過區議會立法會等建制團體, 在沒有任何談判下, 行政機構自行讓步, 在這件事上, 光復團體就是de facto power。 又舉一虛構例子, 巿民需要巴士服務, 民間向巴士公司談判(手段另議), 繞過區議會及運輸署, 將後者變成橡皮圖章。 De facto的真正含意, 就是無視權力者, 直接向與事者講數, 直接行動的極致, 就是建立手中權力含有權威。 De facto sovereignty的幾項條件, 就是受巿民尊敬﹑能夠貿易及控制巿場﹑能夠執行法律﹑外部勢力無法干預。 這些恐怕就是泛民理想, 然而一國兩制下就是做不到。 一個de facto sovereigty, 不會存在很久, 因為最後它必然書寫法律, 令自己「合法化」, 變成de jure sovereignty, 這就是「全民制憲」(或由法官政客組成「制憲委員會」)。

道路, 又何止一條? 今天就要揭破泛民一國兩制帶來的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