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即將一周年,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筆者真的無法忘記去年9月28日一眾港共政權的黑警向手無寸鐵的市民和學生發射87枚催淚彈的場面,然後群眾即使被建議撒退都繼續留守街頭抵擋黑警的那個場面;但是筆者更加不能忘記佔領街頭期間那些蛇蟲鼠蟻的回憶:學聯和佔中三子多次意圖搞散集會、佔中糾察拆路障、長毛支持學聯重奪旺角佔領區話語權、人民力量/花生台因為私怨出賣抗爭者等。現在差不多過了一年,那群泛民、左膠、雙學甚至佔中三子不斷出書、舉辦研討會或論壇,甚至事無大小都舉著「我要真普選」去紀念一場很大程度因為他們而失敗的雨傘革命,甚至政改遭到必然的否決後香港人還未能有更大的政治權利甚至擺脫中共的統治,筆者對這個「一週年」只有一種感覺:紀念?我呸!

最簡單一回事:雨傘革命雖然為時79天,縱使是波瀾壯闊,但是整場運動根本是失敗的!雖然整場佔領運動令很多過往政治冷感的人熱衷於政治,然而最後得到的和爭取到的卻是零。各位那時候經常叫人「毋忘初衷」,請問我們現在爭取到公民提名嗎?我們能夠爭取到一個沒有不合理限制,有平等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行政長官普選嗎?甚至我們有令共產黨屈服,撒回那個一錘定音的「8.31框架/決定」,即是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須參照2012年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的組成、要獲過半數提委會委員支持才可出閘成為候選人?統統都沒有!泛民主派23名議員加上4名激進派議員只是否決了一個完全荒謬的政改方案(筆者覺得只要是一個正常人都會否決),下屆立法會繼續有為權貴服務的功能組別,立法會全部議席繼續不是由直選產生,隔年的特首選擇繼續維持1200人小圈子選舉產生,香港的政治制度甚麼都沒有因為雨傘革命而有實質的改變!那還紀甚麼念?請不要跟我說你否決了政改方案,就是雨傘革命的成果!

再說,孫逸仙博士先後為了推翻滿清政府,發動了十次革命,到了1911年的武昌起義才成功令各省先後獨立,最後成功推翻滿清政府,那麼他會不會為之前九次的革命大肆慶祝作「紀念」?當然不會,因為這是消費為革命付出甚至犧牲性命的人;更重要的是革命還未有成功,要做的是檢討失敗的原因並且期望下一次做得更加好。香港一眾泛民主派、左膠以至是他們的朋黨,不但沒有徹底檢討,還繼續在不同的場合上舉著黃傘、黃絲帶和「我要真普選」的直條,以及不斷出書、舉辦研討會或論壇去搶回話語權,甚至現在舉辦活動「紀念」雨傘革命一週年以繼續消費這場失敗的革命以及其符號,以將這些都化為泛民主派的選票,為的最終也是區議會和立法會的議席;他們更是不斷把責任推卸到和他們意見、立場不合的人和團體上(如熱血公民、本土派等),更遑論會去關心那些被黑警暴力對待和被捕的無名義士吧。他們並沒有反省雨傘革命為何失敗,反而是繼續沉溺於一場失敗的佔領運動之中,但重點是香港的政治制度完全沒有爭取到改變;而且企圖消費雨傘革命來為11月區議會選舉和來年立法會選舉保住他們在建制內的地位,選舉中只要繼續支持泛民主派才會有真普選。筆者認為,這是相當無恥的行為,但他們不會跟你談真感情的,他們為的是選票和議席,這就是政客。

另一方面,在雨傘革命後,你們這群人有打算為香港人繼續爭取更大的自由和權利嗎?到現在為止,筆者實在看不出有這樣的一回事發生,只看見香港走回死寂一遍,他們繼續有他們的「鳩叫」,香港繼續無聲無息地被共產黨帝國殖民。泛民主派和左膠由始至終都是不敢挑戰共產黨在香港的管治合法性,從來不敢亦無意「對準政權」,永遠希望群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之內,盡量希望集會、遊行、示威在他們的控制範圍內,以免令港共政權全面打壓他們,以及避免得失中間選民的支持(中間選民根本是「騎牆」,他們兩邊下注,旨在看哪邊較強就投靠哪邊),但又不能接受比他們激進的力量和受雨傘革命啟發的年青人勇武抗爭,因而進退失據。試問這種「和理非」抗爭能傷害共產黨多少,或者能夠為香港人爭取到甚麼?頂多只爭取到港共政府找個發言人發聲明回應,那對香港現在的困局又有何幫助?你們還在幻想共產黨會有自我完善的一天,然後繼續要求香港人投票支持民主派,走進建制內但又改變不了建制,議會外繼續走「和理非非」甚至「又傾又砌」路線,同時又要譴責比你們勇武的抗爭者(例如今年初的光復社區行動,甚至連三個激進派議員和泛民內的「本土派」范國威和毛孟靜也開記者會,和光復元朗的示威者劃清界線);筆者相信若然繼續依靠這群人去爭取香港人更大的利益和自由,香港很快就會給中共完全殖民。坦白點說句,在雨傘革命後,他們捍衛自己的議席多於捍衛自己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