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言時報》承蒙何人可君錯愛,不嫌棄我們只屬業餘小網媒,無法為其帶來名氣及成就感,仍屢次來稿月旦時事,日前的文章更談論到《聚言》的定位,令我一看再看,每一個論點都深得我心。

有關《聚言時報》的定位問題,其實在編輯部內,或者一些同道中人也有跟我反映過,我也承認定位不清晰是《聚言》的致命傷之一。

何君說到「中立」是我們的未來方向,我也甚同意,敢冒天下之大不諱講一句,現存的本土派網媒派系色彩皆甚重,有雲派的,有黃派的,甚至有容派。名我就不敢開了,但熟悉時政和網絡生態的讀者們應該明白我在講什麼。《聚言》編輯部的成員們卻是清一色素人,當中或者有雲粉、黃粉,但並不影響我們處理來稿的取態,編輯部內早有共識:審批文章只改錯字和病句,不改作者原意,確保論述以「原汁原味」發佈。

至於編輯以「個人身份」回應讀者來稿是否會損害《聚言》的中立形象,我卻不盡認同何君所言,編輯有個人意見很正常,在《聚言》的平台回應《聚言》的文章才是理所當然的吧。假如有讀者認為自己的投稿被編輯反駁是被「欺負」的話,那不過是他的自信不足,如前所述,編輯們不會刪改來稿的原意,所謂真理越辯越明,在同一平台上思想互相交鋒,那才能像何君所言,讓《聚言》成為本土派的「雅典學院」。

其實除了本土派內的不同派系,我們也希望能吸納到另一處聲音,甚至一些被稱為「左膠」的人物,來到《聚言》發表意見。可惜有勇氣離開溫暖的爐灶,接受嚴酷批判的左翼並不多,這是我們仍需多加努力的地方。

何君亦提到如何令更多人接觸到《聚言》,如何提高作者的寫作興趣,我也在這裡回應幾句。

要令更多人看到《聚言》的文章,特別是那些從不知道我們的人,或者那些「討厭政治」的人,相當重要,「啟蒙」也是我們希望做到的工作,何君提到的都是寶貴的意見,我們會詳加參考。

關於讀者留言不多的方面,這很視乎文章本身,誠如何君所言,一些「花生度」高的文章得到回應的機會較大,例如我一些攻擊汪明荃,攻擊愛狗人士的文章,就得到熱烈回響(包括熱烈問候筆者)。但一些比較冷門的學術文章,不要說是留言了,連like和share也是寥寥可數。炒花生是很多網媒賴以維生的技倆,當中之表表者莫過於某數字頭網媒,對於《聚言》編輯部來說,炒作呃like固然令人高興,但我們也希望推介一些別人眼中是沉悶無聊但質素高的文章,編輯部正在想方設法把這類型的文章包裝得更好,令更多人留意,未來將會做多一點嘗試,就像《聚言》以往一樣,從不斷失敗的實驗中吸取教訓,再創新猷。

關於Facebook Share按鈕方面,我們也會研究一下讓它變得令讀者更願意去分享,增加作者的滿足感和寫作意欲。

除了以上精神上的獎勵外,我們也希望真的有一些「實質」的鼓勵,關於稿酬方面,我們會想辦法。

最後還是多謝何君等一眾支持《聚言》的作者,與及支持時報的讀者們,希望我們會做得更好,不讓你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