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委詞乃語言之藝術,表達負面意思同時盡量避重就輕,尤其運用於罵人的情況下更能彰顯其功用,既可指責他人,但同時亦不失大方,分分鐘鐘被罵的一方未能即時察覺,要過一會才意會到自己是如何被人繞了一圈指責。

例如你指一個人沒有什麼優點可言,而又不想直接講出這個事實,就不能夠講「這個人沒有值得一提的優點」之類的語句,為免尷尬,不妨可以講成「這個人可算是乏善足陳了」,雖然同樣意思卻在語氣上截然不同。若陳述一樣事物「沒有什麼」之類的,那個「沒有」在這種情況下很明顯有否定的意思,一看下去就讓人感到當中的貶義,但換成「乏善足陳」來形容整個意思卻很不同,「乏善足陳」的本意是缺乏值得稱道的地方,亦即是沒有值得稱道的地方,那個貶義沒有那麼明顯,算是較為婉委地作出批評。

其實婉委詞並不單單用在指責或批評別人之上,也可以運用在宣佈或者陳述負面的消息,以及一些貶義的內容。中國民間智慧,有一部名叫通書的曆法,由於「書」跟「輸」同音,並非吉祥,故在廣東粵語地區會以婉委詞「通勝」取代,意義為將不吉利的「輸」改為「勝」。以往我們一直稱之為老人痴呆症的一種老年腦退化症,在近年被改稱為「認知障礙症」,用字上避重就輕了不少,將「痴」、「呆」兩個貶義字摒棄,甚至連「老年」這個給予人蒼老、凋零念頭的詞語亦換去,換為較為中性的「認知障礙」,創造這個婉委詞的人大概想透個這種方法減少人們對此病症的負面感覺,亦希望減少他們對此病症的誤解。服務機構、商業機構、商戶偶爾將其提供的服務或貨品售價提高以保持盈利,就此舉動我們會理解為加價,但對於他們而言,會將之稱為價格調整,目的是避免對於消費者即我們而言「加價」的負面情緒。中國大陸將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定義為香港的回歸日,意指「回歸祖國」,在這裡「回歸」實際上是婉委詞,本意應該是「中國大陸強行收回香港」,所以大家不要以為大陸人不懂得婉委詞,其實他們亦有很多的婉委詞,就舉兩個例子吧。比喻說大陸人會將官場一些不符合正常法規的秩序稱為「潛規則」,若然要得到某個職位或某工程的投標,就得先要依照「潛規則」獻上大筆金錢給某某書記、某某高官,抑或獻上美女給幹部也可以稱為「潛規則」;還有大陸人會將上載不合政府立場的資訊而被刪除內容這個動作稱為「和諧」,及後更被戲謔為諧音「河蟹」。

西方社會在使用婉委詞方面比東方有過之而無不及,值得大家借鏡。美國在四十年代將戰爭部更名為國防部以減低國民對戰爭的負面情緒,同時將戰爭這樣在道德上飽受爭議的東西以另一個角度去講,變成理所當然保護國土的國防,某程度上算是婉委地表達了當中的意思。接下來廿多年後的越戰時期美國創造了一個新詞彙叫「戰略村」(Strategic  Village),字面上讓人以為是戰場上的軍營駐紮地之類的東西,然而實際上是監禁越共戰俘的地方,與二戰納粹德國創造的一個廣傳後世的婉委詞── 集中營(Concentration Camp)有異曲同工之妙,同為監禁戰俘的收容所。戰爭中造成的平民死傷被婉委作「附帶傷害」(Collateral Damage),對其他國家派兵進犯會婉委成軍事介入(Military Intervention),戰爭(war)換成軍事衝突(Military Conflict)等,可見西方較東方更需要婉委詞,在公關宣傳技巧上略勝一籌。

婉委詞究竟是為了公關宣傳而存在還是給大家自欺欺人的借口,各花入各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