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得悉有論者提出「排劣」論,主張要將香港撥亂反正,表明應以優勝劣敗之原則行事,排除劣質事物,以令香港得以歸於正途。上述論說是否似曾相識?筆者個人認為上述論說與陶傑早於六年前已言明的「崇優」可謂「異口同聲」。然而,香港國民利益當前,崇優、排劣均是不須明言,亦不宜明言之論。

此等崇優或排劣之論說有兩大弱點。其一,優秀者是否可以橫行?即使是外來者亦不例外?例如世人常言日本人有公德心,待人接物更加顧己及人,寧願自身不便亦不希望為他人帶來不便。那麼,日本人是否有資格以「大東亞共榮圈」殖民東亞?香港人要經歷「三年零八個月」是否「活該」?假如我們開宗明義「崇優」或「排劣」(即不排除「優秀」的外來者),便可能面對文化甚至國家被外來者殖民的危機,情況一如今時今日港人崇尚他方,不時暗思移民之象。

其二,「排劣」是否代表要排除差劣的香港人?筆者認為,一些出賣香港國民利益的人,例如民建聯、民主黨等,是理應受到懲罰的,即使日後剝奪他們的香港國籍,筆者亦不會反對。然而,如果一個人的差劣之於香港國民利益不至於要以「出賣」二字形容,例如是如廁不洗手、私生活淫亂、行騙,是否應該要像賣港賊一樣被排除在香港人之外?單純一句「排劣」無法釐清要排除什麼人。

無法排除「優秀」的外來者,卻可能排除了差劣的「自己人」,這就是崇優排劣論說背後的風險,是崇優排劣論說未能交代的空白。

香港為重 見賢思齊

真正決定誰人是香港國民,並非以優劣二分論之,而是以對於香港國的認同、效忠為先。承認自己是香港國國民,願意與香港國同生共死,維護[1]香港國民利益者,就是香港國民。即使香港人性格離地、貪小便宜、走精面……你仍然願意愛香港,選擇香港,與香港共患難共富貴,你就是香港人,你就是香港國民![2]

也許有讀者會以為筆者不在乎香港國民質素(或素質),認為筆者之論是放任香港國民淪落為與北方蝗蟲無異之輩。故筆者在此須言明,儘管筆者本人於本文前半部表明崇優排劣無須明言,但見賢思齊,勉力改進自身,仍然是香港國民應做的事。見賢思齊,無須宣之於口,只須身體力行。只要我們身體力行去維護我們的國家--香港,與香港國甘苦與共,向優秀者學習而不失香港國民尊嚴,外人自會察覺港中之不同。

註: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或不出賣。現階段要求對香港國意識不強的國人共同維護香港國民利益,也許有點困難,那可以先從「不出賣」做起,進而提升門檻至「維護」。 
  2. 以男女關係論之,可以這樣說:即使北方佳麗婀娜多姿,即使西洋俊男英俊瀟灑……你仍然盡量(筆者認為無須強迫香港國民通婚,但願意忠於香港國,與香港國民成婚者,理應獲得獎勵,或反之而言即與外人通婚者應付出代價)以香港國民為你的伴侶,你就是香港人,你就是香港國民。不要小看這一點,日本女子大多以嫁予外國人為恥辱。(儘管她們仍然會以大和民族的優良特性與丈夫及其親屬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