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曾撰寫一篇名為《港獨台獨是民族鬥爭,非意識型態之爭》的文章,並透過網上媒體發佈。然而一些以獨派自居的城邦派,為了所謂的最大公約數,近期作出了「脫共」的主張。

主張「脫共」的人,認為中共太過強大,香港人對於「脫共」的無力感較「反共」小得多。然而獨派的主戰場是國族認同,非政權認同。貨真價實的獨派論述,其基礎並非一個政權是否強大。脫共論,亦不等同獨立論。

無論是一國兩制論還是華夏城邦論,其精髓都是意識型態的區隔,這一點跟國共的一國兩府論可謂如出一轍。正如香港在共產中國治下,卻不被理解為社會主義陣營。論意識型態,兩個中國不是南轅北徹,一左一右的嗎?國共卻說藍色中國即紅色中國,紅色中國即藍色中國。大膽一點假設,一國一制論不過煙幕,永續外來體制(基本法)才是真正目的。城邦派的「脫共論」,說穿了就是一國兩制論!然而基於永續基本法,城邦派最終也定必容共,因為中共倒台後可據此流亡過來。

中共黨員曾鈺成,近日發表了一篇名為「統一戰線」的文章。因為存在我者與他者利益或立場的對立,誠如曾鈺成所講;中共在港澳並非意識型態矛盾,這一點跟在中國是有分別的。「只要擁護『祖國』統一,就是聯盟的一分子,不一定要擁護社會主義。」,講到底,中共忌諱的只是港獨台獨。「統一戰線」一文,我們可理解為中共對泛民和城邦派的默許。毓民在節目不就文章認真討論,並非因為文章垃圾,而是為了延續黃台仰的政治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