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個月,馬來西亞的政局發展真讓人看得熱血沸騰,從一馬公司首相貪污案,到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Bersih4.0)集會及其成敗的爭論,再到近日的916紅衫軍的支持首相納吉Najib bin Abdul Razak和反華大遊行等,都成為了主流傳媒的討論對象。

砂勞越人的砂勞越Sarawak for Sarawkian(S4S)的背景和其對當地政局的影響

對香港人來說,7月22日只是普通的日子,但對於砂勞越的人們,卻是她們的國慶。

砂勞越近幾年出現了砂勞越主權問題的醒覺運動,名為砂勞越人的砂勞越Sarawak for Sarawkian(S4S),更希望透過公投來重掌自己的命運,鞏固砂勞越固有的自治權,更甚者,有支持者希望最終砂勞越能脫離馬來西亞獨立,成為主權國家。可是,正在婆羅洲砂勞越進行的這些政治活動,反而未受主流傳媒重視。

今年7月22日的S4S大集會好像是一場政治表態多於實則政治行動,其曇花一現的原因,實與大馬煽動法令不無關係-大馬並不容許組織支持或發表煽動國家分裂的言論,因此S4S的支持者只能以慶祝砂勞越國慶的名義來舉行集會。但筆者覺得S4S也許會為砂勞越帶來一場政治風暴。

砂勞越的首長阿德南Adenan Satem早前已經表示不遲於明年六月前就會舉行州大選,現階段不清楚S4S會否組黨挑戰州議會的議席,但如果打著砂勞越人的砂勞越為口號,也許比提倡這句口號的老前輩砂勞越人民聯合黨Sarawak United Peoples’ Party (SUPP)更吸引,會否可以搶人民聯合黨的票源?

至於S4S支持者,很大部份同是反對派的支持者,但來年的州大選或之後的國會大選會否重投反對派,筆者覺得是未知之數。因為有些聲音認為,馬來西亞的反對派,如民主行動黨,公正黨等都是來自馬來亞(指馬來半島),不是沙勞越本土政黨,所以也許部份S4S的支持者不會投給反對派,他們認為,儘管反對派進駐布城(Putrajaya),在政策上也會偏向馬來亞,而且在支持公投的立場上,以民主行動黨Democratic Action Party(DAP)為首的反對派之前有點態度曖昧,不知道這會否影響來年州大選的結果。

以砂勞越華人選民為例,在國會議席上基本上華人區,大城市,如古晉(Kuching),詩巫(Sibu),美里(Miri)等地方都已經是反對派的地方,但一直都有一說法,國會投反對派,州議會投砂勞越本土政黨。他們這樣的投票方法也許會令他們覺得,國會上有反對派來監察政府,在州事務上,砂勞越本土政黨應該可以更保障砂勞越的權益。在近年反對派強勢的政治氣氛,其實以上情況已經有所改變,但以上改變不包括土著,馬來人選區。因此來年的華人投票取向,還是有待觀察。

S4S的工作

筆者在上星期有幸到古晉一遊,發覺S4S運動真是如火如荼。在古晉,我看到不少私家車,房子,商店都貼上S4S的貼紙,到華巫,更看到伊班族(Iban)人穿上S4S的衣服,(筆者認為種族融合上,東馬比西馬做得更成功,將來有機會再討論這個問題。)在香港,我們可不會看見香港人的私家車,房子,商店會貼上香港旗,龍獅旗,港英旗,城邦旗的景象。相比砂勞越的本土公投運動,香港真是給比下去。

幾天前為馬來西亞組成的大日子,1963年的9月16日根據<<馬來西亞協議>>,馬來亞聯邦,砂勞越,北婆羅洲,新加坡組成馬來西亞,在<<馬來西亞協議>>的第五項和第八項都是保障砂勞越的權益,在馬來西亞憲法中更有砂勞越18條,和沙巴20條保障兩地的權利。其原因是當年組成馬來西亞聯邦時,四地都是以平等夥伴作伙建立新國家基礎,但有鑒於砂勞越的權益在52年內不停的侵蝕,所以S4S的公投運動就是為了重新保障砂勞越的權益而出現。

S4S的公投運動不是假大空的,在馬來西亞日9月16日這個特別日子下,S4S正式啟動了爭取公投法的簽名請願運動,目標要爭取30萬人簽名支持公投運動。簽名請願運動會在9月16日啟動至12月31日結束,為期三個月,是次運動是馬來西亞組成後,砂勞越第一次有這樣大型的群眾簽名運動,筆者不知道簽名運動會否真的可以向政府施壓,但卻祝願簽名活動能夠成功。

小心變色龍

有人說S4S支持者是幫助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BN)的打手,因為他們反對來自西馬的反對派,而且支持國陣在砂勞越的首長阿德南Adenan Satem,然而,阿德南在位兩年時間,好像比前首長泰益瑪目Abdul Taib Mahmud更能幹,更親民,更清廉,更保護到砂勞越的權益。砂民不是笨的,他們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然而,阿德南始終是國陣的人,就他之前支持不公平的新州選區劃分,和他對打擊貪腐的決心,筆者對他還是有保留,一切都要等到下年州大選之後就會知道結果,如果他真的砂勞越吳三桂,那砂民就真的要小心。

同在婆羅洲的沙巴,已有楊姓青蛙議員。1994年沙巴州大選期間,就是他領導的政黨叛變,令到沙巴自始成為國陣的地方,但他近年卻十分關注沙巴權益問題,而且好像不少沙巴人都支持他,好像都忘記了他當年的青蛙跳了。說不定他是吾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天曉得!

如果沙巴的楊氏和砂勞越的阿氏都是真心的要保障兩地權益,當然要支持。但如果只是政治上的投機分子,砂沙的人民就真的要小心為妙。以上之話,也是對香港人講,今天跟你說她們是為香港土本出力,但2010年政改走入中聯辦的政治變色龍,大家真的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