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談及「香港主義」,彷彿就會落入港獨及與中共對立的領域;在現今香港的閱讀世界似乎瀰漫著一股「標題黨」的風氣底下,觸碰這塊燙手山芋本來就是不智的,但相比起那些只認旗號,不看論述的普遍香港人,究竟是誰更不智,還是沒有誰比誰更不智呢?

左右翼乃源自冷戰時期的思維及策略,以圍堵、對立、相互否定為基礎,在香港這個高度現代化的社會本該不存在,但又因近來香港政治界始終未能找到更好的代名詞,故仍以左右翼稱之。另外,左右在一般常識理解是對立的,但若放在香港政治論述的前題下其實又未必完全對立,重點在於如何釐清雙方的利益、立場及行動模式等。

本土?右翼?

本文中所說的本土派,泛指包括獨立、建國、城邦、自決或歸英論述的泛本土派。本土派的香港主義共通點,在於置香港利益為主、以香港為主體、以香港人為本,要求貫徹香港人治港。其主張由此出發,檢視自由行及其對民生的影響、民主進程及福利政策制度安排需符合及保障香港人的利益。大眾如只執著於本土派激進的反水貨客驅蝗行動及人口政策的倡議而說他們是右派其實有欠公允。

因為,依筆者所見,一些本土派的經濟政策往往與經濟左派接近,重視政策的分配結果。提出公平口號的很顯然相對地是一種左派的思維,最低限度希望在政府資源(再)分配上要向左靠攏。由此可見,香港的本土派並不全然或一定就是右派;而且,很多國家都陸續出現不左不右立場的政黨(當然這可能與選票有關)。

各本土派對待中國的態度則略有不同,但起碼都要求有適度的港中區隔。獨立及建國派似乎主張與中國完全割裂建立完整主權國家;城邦則認為要與中國、台灣及澳門組成華夏邦聯;自決立場其實不太確定(嚴格上經自決後可以包含歸中);歸英可以是種過渡(或結果,如是結果的話則可能屬次主權)。易言之,從國際層面上看,獨立、建國、建立城邦後主權與中國平等,歸英及自決則不確定。而且,絕大部份本土派會稱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共"而非中國,變相不承認中國的合法地位。

左翼、社運、左膠

近來屢有學者論者們開始拆解香港左膠如何成形,往往由數年前的社會運動入手,大抵的邏輯是左翼思想加社會運動和大中華主義。因此,與本土派最大分歧就在對待中國的態度立場問題。

左翼說得最多的是普世價值,在中國新移民政策上抱持開放包容態度,認為香港乃國際城市,理應重視這些新加入人口會對香港造成的貢獻。然而,普遍本土派的觀點認為沒有現在活在香港這塊土地上的香港人努力,香港不可能有現在的國際地位及經濟成就,香港政府應該在移民政策上具主動權,對申請來港人士作審查,才能保障本地市民的利益。左翼人士在對中國的態度上則認為中國會最終走向民主,就算不走向民主也會出現民主化的進程,用<<香港革新論>>的語言就是說他們沿襲了以往民主回歸派的一種開明中國的假設,但在831框架下被徹底壓碎。

在一些關於中國或中共的議題上本土派與左翼存在著嚴重分歧,包括移民、六四及反水貨等;這是因為左翼的邏輯裡中國是主體,香港只在特定時空及場域出現的。民主自由等的理念作為普世價值,要爭取也要為中國內地同胞爭取,就是出於這種邏輯。其他諸如籌款至上、謬論偏執及解散社運等的行為在此按下不表。

不過在筆者看來,左翼其實同時實踐著另一種香港主義。如果說本土派論述的重點是香港利益,那麼左翼取用的就是香港的價值觀。左翼認為香港乃文明的國際城市,具西方遺留下來的公民價值觀。只要一個人活在香港,就理應認同這種「香港主義」的公民價值觀,相信他們都同時具有政治權利、經濟權利及公民權利。當然,他們忽略的一點是如何理順進入香港的中國籍人士為什麼就能短時間內同時享有以上三種權利。

對外來者而言,這絕對是一種香港觀;認為香港人都普遍大愛,支持中國人繼續移民香港。實質這是一種狹隘的香港觀,只是活在中國威權主義下的香港觀,長遠會加深西方國家對香港的誤解,降低香港在營商環境、金融投資及旅遊業上的吸引力。

筆者認為兩派的理念會導致雙方最終走向越走越遠,在中國對港的經濟操控、政治滲透、思想箝制及人口溝淡越益加強之時,要維持現時的狀態頗具難度。而且,兩派的最大分野在於一派任由中國干預,一派則揚言奮力抵抗中國侵略,似乎不斷指向同一個永恆的課題。那麼該如何拆解呢?本土派除了在香港議會、街頭及社會抗爭外,還有出路嗎?

本土應向世界出發?

筆者認為,本土派除了要捍衛本土、勇武抗爭及保衛我城之外,還應該有種「以香港為中心」的戰略。筆者在此歸納幾個方向供參考:

削弱中共治港合法性

不少本土派開始嘗試以削弱中共合法性為基礎,翻查文獻,還原歷史真相,呈現予香港人及外國人明白中國曾經如何對待香港。在第一次香港前途問題上、在基本法起草方面及對香港民主的阻擾上如何插手。以正確歷史觀切入,補以地緣政治理論、國際關係學及社會學等方面入手建立論述。這方面應盡快實行並從就學兒童入手,以提高香港人的主體意識。

謀劃香港前途

把香港未來的發展納入論述藍圖,尋求香港將來在東亞及全球的經濟及文化定位,與各國抗衡日益嚴重的中國威脅論。在經濟上取得成就,則中國能依靠香港生存之心必死,屆時就會更進一步放棄香港。中國完全放棄香港則左翼無立足之地,本土派可以此統合。

建立香港外交優勢

香港本身具國際地位,不論本土派或左翼都會認同。如何延續香港歷史上曾有的優勢呢?以香港足球為例,香港乃亞洲足球聯合會創會成員,如果在現時香港足球運動熱情未退卻之際積極進行足球外交會否是一個出路呢?

認識政治、提倡公民參與

明年及2017年香港將進行立法會及特首選舉,應以此加強香港人對政治的認識及提倡公民參與,並繼續監察政府,以民間的各種力量抗衡政府的赤化。而且亦需要向外國取經,簡單如公民及民主理論,複雜如選舉制度及政府管治等香港人都需要更深的認識。

創新科技保港救港

隨著將來國安法的到來,中國在發動網絡戰爭及壓制網絡言論自由方面將更不遺餘力。香港創新科技的人才閒時應多參與保護香港網絡的行動,例如在網絡上堅持使用及推廣正體字(如維基百科其實充斥大量殘體字),及設計出一些具反竊聽等功用的應用程式供香港人使用。而在網絡保安方面亦可能需要聯合一些國家級的專家聯手合作;當然,亦應提高香港人的資訊保安安全認識水平及培養他們對創新及資訊科技的興趣,有大批對資訊科技有濃厚興趣的年青人自然能吸引更多外國科技公司來香港投資。

以上所述均為一些方向性的參考及總結,亦並非筆者首創,筆者在此僅作一些歸納及說明。最後筆者認為,認為自己是本土派的青年人求職時可考慮以投考高級政府官員為目標,先在體制內進行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