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來是一個美麗而安全的國際大都會。
她美麗,因此吸引了無數遊客,光臨遊覽;
她安全,所以哺育了許多港人,安居樂業。

可是,自從一些劣質的人、事、物侵入香港,
香港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香港。
劣質的人客令香港不再美麗;
劣質的事物令香港不再安全。

從前,那些生于斯、長于斯甚至如無意外最終也會死于斯的香港市民,
即使因為生活的忙碌,他們偶爾也會抽空停駐下來,欣賞香港的美麗。
但是,如今的香港已經不再美麗;
從前,這些每天早出晚歸、辛勤工作的香港市民,雖然活得營營役役,
但他們的生活及健康都能得到一定的保障,起碼能維持安全的飲食及住宿。
但是,如今的香港已經不再安全。
事與願違。
不就是一個這麼簡單、卑微的願望嗎?

今天的香港政府仍不能滿足市民,使市民安心無虞;
反而令市民終日憂心忡忡,不得安寧。
近日被揭發的鉛水事件,引起了一眾市民的憂慮;
上至政府,下至民間,皆紛紛攘攘,眾說紛紜。
究竟,事件的焦點、問題的核心應該被置於何處?
這次鉛水事件,表面上似乎不過是是一件獨立、個別的事件;
但實質上,這是一個關涉香港政府整個政策結構的問題。
鉛水事件,其實只是此整個問題的冰山一角。
從此事引申觸類,應不難發現當中還包括了諸如東江水、中國製品的問題。
需要正視的問題是,究竟今天的香港市民,
是否對東江水以及其他中國製品的質素能予以信任;
以及政府如何向市民保證這些民生必需品不會對市民構成健康以至生命上的威脅。

自香港主權移交以來,
香港政府一直逐步或明或暗的將其政策方針及經濟規劃向中國一方靠攏傾斜;
當中或許涉及一些利益輸送、圍標操作等違法問題;
也許其亦懷有減削香港對外競爭力、增加香港對中國的依賴性以方便中國統戰香港的鬼胎。
但這些都只是上位者的政治博奕,從來都不是市民大眾最關心的事;
香港市民一直最關心的,是生存的問題。

假設,如果香港購入中國食水、商品的行為是一種見賢思齊的舉動,
即中國輸出香港的食水及商品真箇是價廉物美、品質優良,
相信不會如此的引人非議、落人口實。
但事實卻正正相反。
因此,香港政府的這些舉措,
不僅不是一件利民自得的義事;更是一種損民自肥的不義行徑。
所謂禮失而求諸野,一眾香港市民皆渴望有義人勇士為其發聲;
於是,一些自救團體紛紛並起於民間,各種理論也隨之應運而生。

我們香港本土力量,顧名思義,
我們以香港為軸,以本土為杼,以力量穿梭彼此。
這世上有一個地方,她叫『香港』;
這地方有一群主人,她叫『本土』;
這群主人們的意志,就是『力量』。
我們應香港居勢時運而起,承本土意志力量而興;
我們渴望能迴狂瀾於既倒,扶獨木之將傾。
香港由始至終皆屬於本土,本土從來也是香港的主人,
因為我們深愛香港,所以要保護捍衛本土的利益。
捍衛需要力量,而力量就是本土意志的體現。
我們以本土文化為本,以本土意志為力量,
從本土利益出發,達到本土眾人的願望。
我們在此明確定義那屬於我們的本土意義:
「我們敢向強者抽刃,也並不礙於普世價值而怯於向弱者出擊;
只要事件有損香港本土大眾利益,無論強者弱者,我們皆視同一律,
不會囿於世俗的輿論或聲討而退縮。

若抗爭的起因是合符公義與本土利益,我們就不會譴責因之而起的任何形式的勇武抗爭;但我們將會考慮實際情況是否必須及迫切,才去決定參與支援或靜觀其變;
我們尊重所有其他以本土利益為依歸而行事的組織,不論其或文或武,或明或暗。
我們凡事必以香港本土的利益為先,其他普世價值為後。我們不完全排斥普世價值,但我們不會因它而左右我們為香港本土利益的行事。我們從文化上詮釋香港本土的意義,只要其願意學習香港本土的優質文化,不損害香港本土的利益,不論其是否土生土長於香港,我們皆視之為香港本土;反之,不論其是否土生土長於香港,只要他破壞香港本土的優質文化,損害香港本土的利益,我們皆之為為敵人,要嘛將之驅趕,要嘛將之歸化。」

我們香港本土力量提出了『港中區隔』以及『釐正排劣』理論,
乃為了務實的解決香港的現有境況。
我們區隔,是因為要守護本土;
我們排劣,是因為要撥亂返正。
我們必須不畏強禦的指出,中國已向香港輸出了太多太多;
這些被強行輸入的人、事、物,
其質素或本質常跟香港或香港市民自身的文化、標準、價值等格格不入;
『港中區隔』的提出,正正緣起於此。
世上從來皆是入鄉隨俗、客隨主便,
從沒聽說過主人要委屈自己以遷就客人。
我們並不完全排斥普世價值,但前提是不損害我們自身的利益。
即使要求主人包容客人,也應是在客人尊重主人及不損害主人利益的情況下,
此要求才會被視作合符情理。
若自家的利益受損,驅趕不速之客以保衛家園也是合情合理。
故此,所謂的區隔,並不是分離主義,
而是希望香港能重獲基本法所賦予她應有的一切主權,
以保持香港本來的純粹性、還香港市民一個生活及生存的空間。
這便是我們區隔的本意。

至於排劣,優勝而劣汰向來是天下至理。
香港的各種標準本來就已經跟世界先進國家看齊,
為甚麼要強迫她屈駕倒退去遷就一個自身未達世界標準的國家?
除了骯髒的利益瓜葛,
沒有任何道理要讓香港以昂貴的價格購買劣質的產品。
『釐正排劣』理論的深意亦正在此。
其最終目的是希望能將香港本來的道德價值及其他民生標準重新釐正,
排除一切低劣錯誤的價值觀及標準,使香港歸正返本。

我們的準則從來不是某些是非者口中所言的逢中必反;
這並不是一種對某一個特定國家的歧視,它反而是一種正視;
我們只是正視現有的問題,並視之為一種正本清源的設定,以求將問題從根源處徹底的解決。
我們並不會單純針對某一國的事物或某一人的言行,我們只是排劣扶正。
凡是會損及香港本土利益的劣人劣事,我們也會予以譴責;
只是剛好這些劣人劣事通常都來自某一個特定國家而已。

譬如香港近日發生的六歲兒童寫真集一事,
即使其始作俑者乃香港土生土長的市民,我們亦已予以譴責。
我們的立論從來也只是排劣,而不是排中。
我們並不歧視那些自力更生的香港新移民,只要他們願意作出努力、學習並融入香港本土優質文化,我們會視之為香港本土的新世代。
事實上,除非他是非法居留,否則我們一直也難以從民族上的意義上去區分所謂「香港本土人」跟非「香港本土人」,故此我們唯有以文化上的差異去作出區分,並要求優者存之,劣者排之。

鉛水事件可以作為例子去解釋我們的排劣論。
就此事,我們認為:
「不應只將重點放在個別工匠的技術手藝、下游公司的監管規範等枝節之上;
香港政府的競標制度以及中標者的貨源質素才是其問題根源之所在。
不論是部份的喉管抑或是整個建築物的興建,都是關乎民生健康與安全的項目;
為了香港市民的福祉,香港政府有其必要的責任,在事前對這些參與投標的建築公司作出更嚴謹的檢測考核;遇事後則必須嚴肅看待事件,對主事者中國建築之前在港的所有工程,不論未竣或告竣,也應一一嚴加查驗;必要時更應將其現行承包的所有工程項目暫停凍結,並逐一向其來貨源頭查證其用料品質,始考慮恢復其現有或將有的工程的進行。」
我們認為這才是政府解決問題的應有態度及方法;
唯有將優劣作出最嚴正的區隔,優則留之,劣則排之,
才可以切實解決香港現時面對的種種問題。

我們再次重申,我們並非一刀切地排斥所有的中國人、事、物,
我們只是驅趕那些非法的、擾民的、劣質的侵入。
例如:
「非法的移民侵入(肖友懷事件)、擾民的文化殖入(大媽舞)以及劣質的貨品供應(劣質喉管)」,
在驅趕或抗爭過程中,也許會發生衝突,造成擾攘,但是;
「清晰的區隔是為了有效的排劣,現在的諠譁只是為了將來的寧靜。」

我們立足於香港,發聲於香港,全因為我們深愛香港。
我們深信,只有當排劣的終極目標能夠達成,
香港才能真正自保不失,並能延續以至永續其素來的榮譽;
我們深信,對香港及香港市民而言,這才是最好的結果。
要實現區隔跟排劣此終極目標,我們非常需要市民的支持;
因為,香港的整體利益從來都依賴全體香港人能夠團結一致。
只有當香港人的集體意志能被整束匯合,香港的曙光才能得以彰顯。

我們以人為本,以民為本。
我們急民之所必急,怒民之所必怒,爭民之所必爭。
遇事時我們會問為何、思如何?
定事時我們會依民意、從民志;
行事時我們會捱三更、到天光。
我們深信,香港終將在某一天能夠達成區隔、排劣的目標;
屆時的香港市民,才能夠重拾作為香港人的自豪感及安全感。
我們衷心渴望這一天的到來;
唯有如此,我們的心願與責任才告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