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才特書此文回應無言《復漢興華,俱屬不必》

在艾西莫夫小說《基地》中,銀河帝國幅員廣大,文化卻不及基地。當基地附近的帝國諸候來侵擾,結果基地以宗教形式向其傳授技術,並使其臣服。

我們正是要抄這一招。

不才認為,高舉華夏旗幟是文化抗共的必要武器。論幅員、經濟總量、軍事實力,香港都不及中國。台灣一直能自外於中國,主要在於歸順美國勢力,香港如果學台灣,其實只是迎來另一個殖民宗主,然後施以剝削而已。要自立,必先要有武器——那武器不會是軍事實力,皆因中國也能學會尖端科技,唯有宗教權威,中國是搶不走的,因為在全民大煉鋼以及文化大革命後,中國已經丟失了華夏宗主的資格。至於台灣,自從他們自稱為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開始,亦失去了資格。那為何香港與台灣同氣連枝?因為港台俱為未被赤化的華人地方。如果不是這點血緣關係,也不會如此親切。

此為權利而非責任

香港卻有新亞書院及崇基書院,保留中國文化。新儒家亦坐落中文大學,真正的孔門繼承者,道統握在手中。儒釋道也可流佈各地,但道統只有一個,正如天主教只有一個梵蒂岡,伊斯蘭只有一個麥加。眼下世界各地都有孔子學院,將來在那裡學成的弟子,都要奉香港新亞書院為宗主。海外華人講的,都是廣東話,他們看無線,看港產片。

香港高舉華夏旗幟,就是要做全球華人宗主。誰人要搗毀香港,就等同要搗毀天主教的梵蒂岡、搗毀伊斯蘭的麥加。高舉華夏旗幟,就是好好利用這文化老本,向海外三千萬華人集氣。

高舉華夏旗幟,不是責任,而是權利。

建國後可抵禦美文化

我不主張如陳雲所言建立華夏聯邦,我的想法是高舉孫中山『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之旗幟,聯合講廣東話的廣東,以至潮汕等地。因為大家都是漢人,華南為漢語區,華北為胡語區。宋亡時北方漢人已被盡屠。大家皆為漢族兒女,這就是向心力。不以此為向心力,難道要學蝗國年年靠仇日團結,以維穩費維持利益集團嗎?以利聚者財盡則散,以義聚者方能長久。

就建國策略上,我與無言相同,然而高舉華夏旗幟,這才有正當的理由團結。此外,如果無華夏旗幟,在美國插手下易師法美式民主。民主的權威在哪裡?都在歐美。歐美那邊的政治學家的研究,可以對香港構成影響。如果香港本身是華夏的宗主,我們就是發號施令者,而非跟隨者。這樣就較難受美國控制,較能自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