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71年,羅馬帝國聖賢五帝之一的奧理略,在多瑙河的卡爾倫托姆軍團基地接見日耳曼的各蠻族首領,他們要求這位羅馬皇帝,可以批准他們以難民身份進入羅馬帝國境內定居,基於當時奧理略認為這一批的蠻族,將來會成為羅馬帝國不可缺少的勞動力,讓帝國增添多一分的活力,最終將他們安置在羅馬帝國境內各地。

其中義大利境內的拉溫納就有一個蠻族定居區域,他給予這班避開戰亂的機會,提供土地給予他們發展,自由的學術研究及宗教信仰,還有所有的羅馬公共建設使用,希望這些人定居後,可以學習羅馬文明、語言、科學、禮儀,尊重當地文化,轉化為農耕民,然而這只是奧理略一廂情願的理想主義及大愛精神,畢竟人的生長背景及宗教信仰存在多樣性,善待與恩惠並不一定會所有人都以德報恩,這些蠻族拒絕同化,甚至幹起老本行在羅馬境內殺人掠貨,當時的拉溫納事件成為這位羅馬皇帝的錯誤施政之一,對於當時世界上有兩種人,是永遠不能接納他們,第一種是羅馬帝國內的耶撚,第二種是難以教化的蠻族。

其實收容難民是一種妥協的藝術,難民能否融入當地社會,除了本身該國能否提供充足的支援,主要在於難民本身的心態。西晉末年與東晉初期,由於外族活躍於北方,無限量北方人擁入南方避難,過往西晉時南北兩方的人不管是思想文化及生活圈子都不大相同,北方人崇尚空談,不切實際,鍵盤治國。南方人則是較務實,只是當時北方人習慣小圈子及圍爐取暖,根本就不會讓南方人參與大台運作,仇恨早已形成。到北方人落難了,就跑來南方宣揚大家都是晉人,需要大團結,假如你們不支持我們,只會令前趙後趙更開心。也不想想過往自己在大台時所作所為,而且來到江南就一副要不是我們照顧你們,你們江南人早就完了的嘴臉。有錢的一群就意圖搶奪原本江南六大家族的田產土地,窮的一群因不滿在江南寄人籬下打工生活,導致民變不斷。所以東晉成立初期,但南方人就很法西斯排斥這班外來者,覺得他們是來搶資源、土地及工作,還將所有由北方來的難民稱為「傖父」與今天的「蝗」有異曲同工之妙。

南方人對於這個政權很冷淡,猶幸在整個北方人政權中,出現了一個王導。王導明白不融入南方文化,東晉很快就會倒台。所以他首先將北方人安置在比較荒蕪的溫州一帶,既可以開闢一個新天地外,也減少了雙方的利益資源爭奪。然後拉攏南方士族入朝為官,讓朝野多了本土派的思維與考量,在施政時顧及到會否影響本土民眾。然後讓政府參與及舉辦所有南方的節慶,令南方人覺得這班外來者是尊重他們的文化。他還身體力行第一個學習南方的本土語「吳話」,讓本土派感受到他的誠意及接納他們。
這說明外來者的積極的學習與謙卑的心態,才能夠真正得到當地人的認同,關鍵是出於難民的本身,而非本土派持有法西斯或大愛思維。需要知道優先維護本土自身利益,古今東西國度皆理所當然的事情,以東晉時的管治階層尚且要以謙卑的心情去改變配合當地文化,何況是真真正正為了逃離尋找一個新天地的難民。

題為編輯另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