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Dislike按鈕終究要出現了,如此而來,我們再也不是事事都只能讚好。仿如WhatsApp的藍剔般,Dislike的出現必然使得有人歡喜有人愁,歡喜的當然覺得情緒感受可以表達得更傳神,要是蘋果再登689的狗樣也不用為了表示關注而委曲讚好;愁的可多人了,先有小弟這種創作專頁生怕負評不絕,後有一大堆MK仔女加偽ABC女神今後必須小心上載美圖秀秀過的自拍照,也應該知道,一張相一百個like的背後,其實隱藏多少訕笑。

自從社交網站的興起開始,人際關係和感情生活照搬上互聯網是種不可防備的現象,本無事生,偏偏許多習慣把生活公諸於世的人都同時習慣從點點讚好中支取自信,從百多讚好得來的快感,就算長輩有一萬句稱許都比不上,因為我們要的,是同輩的極力認同(利申:我亦同樣)。所以上載照片或發佈了那些沒人想知的狀態後,最在意的還是右上角那顆小地球,亮起了紅,就恭喜你了。

沒有不妥的,在意讚好數目不是罪過,呃like亦非過錯,反正一個人的自信和自我認同感的來源是哪裡,他人都沒權干涉。只是Dislike的發生,恐怕造成多人集體自我糾結的困局,還應該有一大堆十餘歲男生女生又慌又亂,心想「死啦係咪個個都唔鍾意我?」,再看著那按Like的只有那位剛學用Facebook兩星期的媽媽,Dislike名單居然是一大串老死組織起來嘲弄一番。知道他們在耍的當然沒事,但若然那些身穿火辣比堅尼好不容易用力才擠上一條事業線的單肩長髮女神,上載一張肉香照居然換來不知多少個Dislike,News Feed就真的不知要被多少呼天搶地呻吟文氾濫起來了。「嗚,原來大家都咁憎我!」真不知可笑還是可悲。

好的,其實我真的也很怕,雖然不知道專頁的操作會否不同,但還是要確切面對所有的負面聲音。創作費神,當努力得不到認同或甚至得到重傷,自當失去點點動力繼續追尋原委。但願我尚有承受壓力與抨擊的本領,又或真的試試理解自己的不足;再放大點看,若然現實的Dislike都能接受,繼而反思,還有甚麼做不來?

成長了方知不是盡了力就必然換來一面倒的認同,難熬時刻誰都有過,堅毅也是從中磨練出來。人生這一段幾十年的學習課程,還得需要非一般的韌力,才成就非一般的畢業證書;我們不為得到全然掌聲,卻要為得到承受噓聲的本領而默默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