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述《BeStronger ( )》之銘言:
※: ※ 引述《applp741 (土著)》之銘言:
※: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fref=ts
※: 民國無雙程式一開始是他一個人寫的,後來我接手維護,架構很不錯,不過細節是
※: 其他程式設計師接手會想吐血的那種,比如說變數都隨便取名,像是k1, k2, k3然
※: 後完全不寫註解說這些變數是做什麼的,就只好自己推測。他寫程式超快但就細節
※: 很隨便,做大事者不拘小節大概就是這樣。只是接手的人會很想撞牆。
※: 另一個八卦是他最近要出書,要把他在ptt上的經典文章編輯成書,這件事忙死我了,
※: 剛剛都還在忙,寫這篇基本上是為了報復他最近害我工作這麼累。
※: 目前還沒想到其他吐槽點,有想到我再來補。推文開放Q&A,我能答的就會答 XD

好吧我還是該回這篇文,
我自己回別人問的自己的卦, 會被說當成個人版用也不算有道理。

首先是國語的問題, 八卦是我五歲開始就學普通話了, 然後我一直都說得很爛, 越說越爛, 去到今天比我小學時說得更爛。 所以我不會誤會我自己的國語真的會進步, 不用擔心。 畢竟國語不好對我來說也不是甚麼壞事, 如果給我二選一, 國語說不好, 還是粵語說不好, 我一定會選擇國語說不好的。

然後是飯量的問題。

唔, 這有很多因素的:

  1. 遺傳, 首先, 大家覺得我一餐吃三人的份量, 是吃很多。 但是根據 某個曾經出席我外公家族聚會的前女友說, 「我明白你為何會吃這麼多了」, 因為的外公那一系的人, 他們的食量比我更誇張, 這包括了我外公, 他去吃吃到飽, 七八十歲人, 可以吃十幾盤都面不改色, 我是同一個血緣當中「吃得比較少的一個」。 好吧, 我吃三人份量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恐怖的。
    面對一整個大胃王軍團, 她當年被嚇到面無人色。 我想想這種食量對於別人來說是很震撼的, 其實我自己也覺得很震撼。
  2. 我高中到大學時代, 放假早上會去游泳, 游泳之後, 我就會去麥當勞, 吃三個餐。 然後我慢慢變懶, 不再游泳了, 不過食量當然不可能降下來。
  3. 我的確是很愛吃的人, 愛吃不同種類, 不同地方, 不同口味的食物, 嘗試新的食物是我最大的愛好之一, 我去高雄一個星期大概會這樣: 薑母鴨, 吃到飽, 火鍋(還是吃到飽), 燒烤, 「赤鬼」的牛排, 我是很願意在食物上花錢的人, 還喜歡喝酒。
  4. 傳統的華人家庭不是都有「把飯量當健康」的迷信嗎…… 我自少就是這樣想的, 近年不會, 我已深知飯量多只會對健康不好。

至於寫程式的問題, 他接手的程式已經是我寫的程式當中, 人類比較可以接受的了, 他最多只看到 k1, k2, k3 而已。 如果是再之前的時代,我是喜歡把文學, 音樂, 電影的惡搞都寫進碼裡。

…… 因為我都習慣自己一個人全寫, 所以跟人合作後, 就收斂了, 我寫程式和寫文章的速度都是很快的。 那是因為我剛開始寫程式的時候, 那時候還沒有現在很好用的源碼編輯器, 有些老人應該還記得 GWBASIC這玩意? 這玩意當年就沒有編輯器, 程式要用行號一行一行的打進去,錯了就只有整行換, 而且你很難向上改前面的碼。

所以當年我習慣了, 先把程式寫在紙上, 把整個程式在腦裡演練一遍之後, 才輸入電腦。 故此我很早就學會了怎樣將整個邏輯架構, 先在心裡整理好才開始寫程式或者寫文章, 日後寫程式的速度就會很快了, 因為在寫之前, 整個架構已經整理好了, 寫只是輸出的過程。

至於為何會有 k1, k2, k3 這種習慣, 其實是我以前寫 QuickBasic 時代遺下的, 因為當年的電腦記憶體只有 640K, 但 QuickBasic 的源碼其實只能放進一個 Page (64K), 所以源碼本身的字量多, 都會影響記憶體過載, 便導致我連變數的名稱, 都需要盡量的精簡。 便出現了只有一個字母加一個數字的用法, 後來樂此不疲。

為何我會懂這麼多雜七雜八的, 是因為我是個「討厭上學但喜歡學習」的人, 我以前讀大學時曠了一大堆課, 然後去圖書館, 隨便借本書, 跑出去街上, 公園或郊外, 學習和實驗裡面的東西。 隨便借到甚麼都會學下去, 很多東西我都有碰過, 就是不喜歡上課。

結果用這種方式, 便學過歷史, 哲學, 辯論, 心理學, 水彩畫, 水墨畫, 棍術(唔, 不要問我當時拿甚麼練習), 寫程式(是, 我自學的), 數學(很諷刺地, 我上課完全沒在聽, 然後自學完成…), 經濟, 打字, 會計, 還有最諷刺的應該是「儀態」, 我學過正宗的西式禮儀, 不過沒怎樣機會用上。


 

→ tym7482: 請問你喜歡丹丹嗎

漢堡包加麵線, 他們也想得出來。
不過我說我喜歡丹丹的程度就像我喜歡明將一樣, 不知道大家會有何反應?

→ dragonne: 丹丹還不錯,明將壽司好吃嗎?

其實, 漢堡加麵線, 和咸魚放壽司飯, 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推 Poleaxe: 學校不適合你 XD

當學生時不適合。
後來當老師了, 發覺還是不適合。

我一直認為學校是監獄的一種。
當學生時有這感覺。
當老師時就更深。
後來成為了一個「歷史碩士」, 我看英國史時, 我終於發現了答案。
原來在十九世紀初, 英國對於少年犯的處理是: 關他去學校。


 

推 neo5277: 還好我活在記憶體強大的時代

活在記憶體不強大的時代, 有另外的樂趣。
例如花很多時間就是為了節省那一點記憶體。

看到現在的程式員會開甚麼 3-dim array。
還可以恃老賣老的說: 「現在的年輕人啊… 」


 

→ isalin: 推上課沒在聽自學數學 我中學時就是這樣 後來有進數學博班

老實說, 數學老師講課, 太趕了, 都是不求甚解。
而且數學老師是一種很濫的職業, 誰都可以當數學老師, 常常就沒心教。

推 isalin: 謝謝C大回我文 一直很喜歡你寫的文章 不過我想幫數學老師 
→ isalin: 辯解一下 世上還是有許多用心的數學老師啦 但從數學系的 
→ isalin: 角度來講 不論是實務上或實力上 真的誰都可以當數學老師 
→ isalin: 不論台灣或美國 當中小學數學老師真的不需要是數學系畢業 
→ isalin: 數學系裡所謂"真正"的數學 真的和一般人學過的數學差很多

以學校行政來說, 高中和初中的數學, 根本哪個讀完大學理工的人都懂。
所以他們都隨便找人來教。


 

推 jsbptt: 建議C大 便利商店的化工食品能免則免 台灣食安要自求多福

唔, 你要想一下。
我還要很多時間…… 在大陸。
所以要在意的話就在意不完啦。


 

推 int5566: 可以請問一下這麼反骨怎麼還會想拿碩士學位呢

不如問, 為何我以前中學成績都那麼爛, 為何會突然進到大學呢?
(香港的大學率只有 16。5%)

是這樣的, 我那時讀的是一個入大學率 0% 的學校。 有個老師, 有一天在課上問。 你們這群人, 這樣的考績, 你們有誰有種說, 你有信心進大學啊? 大家都低頭不語, 而我看到大家都低頭不語, 就站起來說: 「我。 」

然後自然地被嘲笑了, 一大堆成績比好我一截的都不敢這樣說, 不過當事情涉及「爆冷門」時, 我總是喜歡將它實現的, 結果它也實現了。


 

推 disremember: 我想問,有什麼是你不會的

懷孕。

推 selvester: 可以發問嗎(舉手) 我想問,你覺得自己和富蘭克林像嗎? 
→ selvester: 務實的商人,喜歡學習,理性分析,詼諧風趣 (肉慾橫流?

也許。

富蘭克林用雷雨天氣放風箏, 然後被電劈到,
而我四歲時真的把手指插進了插座裡, 結果去了醫院。

推 Dkky: 能說說程式怎麼自學的嗎 超厲害

我在電腦商場的垃圾桶, 撿了幾本電腦書, 看著試。
還好不是染血的棋盤, 沒跑出黑帽子妖怪。

→ kaworu0612: 能從hello world到這種程度也很難以想像

其實我沒寫過 hello world。
我第一個寫的程式已經是 f__k you HONG KONG government

推 trot0l07: 這次新遊戲C大自己本身也有下去參與寫程式的部分嗎?

沒有。
… 將領還下去前線用刺槍術, 會被人嘲笑的。


 

推 b2481: C大 你會因為自己太過獨特而感到孤單嗎? 
→ b2481: 很多選擇做自己的人,都會面臨這樣的問題,你怎麼解決 
推 b2481: 最近正面臨這樣的抉擇,很煩

不會。
因為我認為所有人都是獨特的。

只是大家都不斷的說服自己, 變得各別人一樣, 裝成不獨特而已。

推 hanarain: C大覺得自己是幽默感性的人嗎?(儘管文章非常理性)

感性和理性兩者不是相斥, 而是相輔的, 不感性的人通常也不理性到哪。


 

→ hoopps: 能否問一下,C大支持台灣或香港獨立嗎? 
→ hoopps: 還有你除了ptt外也會上高登嗎

有上。

至於獨立這件事沒有支持或不支持, 因為這些是籌碼。 視情況使用, 勉強押注或者把籌碼拋掉, 都不是我的風格。


 

→ fujkokwj: 借問C大比較喜歡那本史學著作以及史學家?

吉朋的羅馬帝國興亡史。

推 bulank:出書談歷史經濟哲學倫理學嗎 我想買

出書是為了… 唔。
這兩年太多人問我要書了。

我說沒有。
我叫他們去看笛卡兒, 霍布斯邦。
有時覺得自己這樣好像真的有點不負責任。

所以還是多少弄一本吧。

推 swallowbuda: 哲學跟心理學有推薦的書單嗎?

我寫書… 正是為了一次答完這問題。
不然每次都要重打一次……

推 teddygoodgoo: 因為你是值得求書單的人

我把書單寫進新書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