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四七年十月一日 香港市 金紫荊廣場

「遲賴 不搖左奴地滴忍問 爸禾問滴歲月 住秤禾問先滴撐秤」

震耳欲聾。依舊是吵耳的喇叭、怒吼。日復一日,年復一日,卻沒有多少人聽懂這噪音的意義。眾人只覺紅歌愈播,經濟愈旺,每日只給騷擾半分鐘,聽久了也就變得麻木。將喃嘸聲當作飯前祈禱吧!

香港市長王京一早便來到金紫荊廣場的觀眾區,掛起招牌笑容,與在場等候升旗的市民握手。廣場內紅旗飄揚,人人綻露笑容,氣氛歡騰。

「禾,代表香港市委、市人大常委會、市政府,對國家成立98週年、香港市的新成立表示熱烈祝賀,向為推動香港人民政協事業發展作出突出貢獻的各建制派、民主派和無黨派人士、各人民團體和各族各界人士和海外華人華僑表示崇高敬意……」

鐵面軍官捧著紅旗,步履齊整地走至旗桿。群眾一片肅穆,眼光都聚焦在廣場中央。依舊八時正,在解放軍軍樂團的伴奏下,官員和市民開始誦唱起來。五星紅旗旗徐徐升起,隨著柔柔微風在空中飄蕩……

「前進、前進、前進、進!」儘管電視節目已經播放完畢,學生還是依依不捨地盯著螢幕。

「老師,為什麼今年只有一枝旗?往年的抽氣扇旗去了那裡?」一個滿臉稚氣的小學生舉手搶問。

「喔……那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是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和外國勢力的遺物……現在中國徹底強大起來了,都不需要那些東西了!咱們作為中國人,就要為國家的鼎盛發展感到自豪和驕傲!」老師用一腔流利的普通話,激情地訴說著。

「老師,那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和外國勢力是什麼東西?那又為什麼突然又不要那些東西?那些東西有多壞哩?中國未強大前,我們都需要……那些主義和……抽氣扇旗嗎?」那小子的疑問激起了同學的好奇,霎時間,全班學生都將注意力都轉移在老師身上。

「帝國主義、殖民主義和外國勢力的概念實在是太難了,待你長大後才慢慢學吧!至於香港區旗,那實在是落後的象徵。隨著時代的進展,那洋紫荊旗必然淹沒在歷史長河中,沒有絲毫思念的價值!難道你喜歡落後的東西嗎?」在老師的訓斥下,同學都不敢再問。

課堂一片寂靜。

「來、來、來!年輕人的朝氣都往那裡去了?全班站立,給我鼓足幹勁把國歌澎湃地唱上一遍!然後就下課!一、二、三!」

二零四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新政府總部

大閘外黑壓壓的一大片人海,羣眾的呼喊聲沸沸揚揚。市民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居然是「民主」選舉選出來的香港特首!

以下是香港唯一一間電視台於六點半新聞播放的新任特首當選後的勝利宣言:「首先,我衷心感謝每一位香港市民對我的支持……我必會堅定不移履行特首的職責,擁護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並願意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及香港特別行政區。我承諾,我不會辜負香港市民對我的期望,努力實踐選舉時許下的諾言:政治方面,實現穩定過渡,把管治權順利移交中央;經濟方面:加快以人民幣取代港幣的力度,杜絕一個市場,兩種貨幣的混亂局面;民生方面:逐步取消內地及澳門同胞來港定居限制、利用財政儲備,發放現金補助金每人二萬人民幣;教育方面:促成教育局在大學、中學及小學盡快全面以普通話教學等……」

二零四七年六月一日 新政府總部

兩面孤獨的紅旗死死地站著。

群眾逼滿了香港島。政府總部的隔音玻璃險些被群眾的咆哮聲震破。自佔領事件以來,政府總部從來沒有如此熱鬧過。滿街塞滿帳幕和旗幟,甚至連政府總部附近的商貿大廈外牆都貼滿了標語,黑色浪潮快要淹沒政府總部。

香港政府早已見慣大場面,視混亂的局勢如無物。行政長官王京每隔一天發表電視講話,「相信特區政府,相信中央,香港將會依基本法穩定過渡二零四七」,「良好的秩序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一少撮港獨份子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這些少數市民臨危勒馬,不要再挑戰政府底線」,又云「不排除會有武力清場的機會」。

市民早已聽厭這千篇一律的鬼話,隨著七一的蒞臨,上街的群眾愈來愈多。不僅是年青人和學生,今次中年人、老年人、中產階級和商人都踏足街頭了。

「七十年不變……」「延續地契產權……」「還我半生血淚錢……」

「香港獨立!」「不要共黨獨裁統治!」「不要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區政府種票可恥!」「民主自由不死!」「王京可恥!」「選舉無效!」年青人憤怒的呼喊聲已鬧足了半年,國旗都不知道燒了多少遍了,汽油彈也造了不少,只是懼怕政總內的坦克,沒敢引爆這枚「炸彈」。

「五十年不變」的時限快要結束,政府至今仍沒有任何政策出台,香港正默默靜候被接管的一天。

二零四七年七月一日凌晨 香港市人民政府辦公大樓

政府總部外不只是黑壓壓的一片人海了,還有汽油彈、炸藥造成的烏煙障氣。解放軍進行清場,羣眾不再只是呼喊,終於終於終於走上了暴力對抗的道路。香港人終於終於終於無可奈何地憤怒了。

很可惜,即使羣眾再多,綠油油的軍官更多。

一時間,大批軍隊進入公園,坦克踐踏血地,子彈橫飛。直升機不停在上空盤旋,巡航艦塞滿了維多利亞海峽。草地染上鮮血,滿天鋪滿五星紅旗。獨立了一小時,香港就被實實在在地佔領了。

二零四七年七月二日 市政府總部外

「喵!喵!」香港市總部外的公園像天安門廣場一樣架起了層層鐵馬,偶爾僅有一兩隻小貓在觀光拍照。

維多利亞港的碧水從未試過這麼平靜,這麼澄明。白雲紋風不動,蔚南的天空簡直是一塊佈景版。

香港市最後還是平靜下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王京市長英明」「共產主義好」「溫良恭儉讓是中國人的傳統美德」「崇尚科學 共建和諧」「做個文明的現代中國人」沾染血腥的紅底白字擊退了黑浪,家家戶戶都趕緊掛上紅旗,警戒家人切勿衝浪。

政總門外不再有反政府示威遊行,只有慶祝回歸週年的巡禮。燦爛煙火燒紅了維港夜空,各省的民族舞首次在皇后大道進行盛大巡遊。市議會內秩序井然,不再勞煩主席動氣,官員也不用再擔當錄音機的角色。香港市政府居然還多發放了十萬元人民幣予每一位中國居民,全國人民皆大歡喜。

這不正是港人期待已久的嗎?

車廂中擠滿了人。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螢幕——螢幕正在重溫著升旗禮的內容。那短短的升旗禮已經重複播了很多遍了,人們好像百看不厭似的。那小伙子也不例外,他與同學一邊聚精會神地盯著紅旗,一邊在嘴邊唸著歌詞,努力尋找老師所描述的激情和自豪。他又細看身邊的長者、成人和年輕人,臉上的神色是一張張白紙——呆滯的目光緊緊盯緊屏幕,雙唇緊閉,眉宇間偶或有愁緒湧現,與老師所說的榮譽感可差遠了……

「借過啦!仔!噪住晒,冇嚟家教!」一個頭髮半白的老婦皺起眉頭,左肘推開小伙子的書包,一邊不耐煩道。她一個箭步踏出走廂,離開時還不忘回首瞄那小子一眼。

小伙子一時沒有回過神來,內心仍沉醉在激昂的義勇軍進行曲之中。直至被老婦撞了一下,小伙子便下意識地說了聲「我草!」。這時,他們的衝突已經引起其他市民的注意。不過,小伙子毫不畏懼地瞪向老婦,趁著四目相投的一刻,昂首報以「我沒有錯」的神情,在這次短暫的對抗中總算不落下風。

然而,其他市民沒有罷休,一堆一堆地議論起來。小伙子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明白這都是衝著自己而來。他看見眾人用不屑的眼光斜望著自己,嘴角微微晃動,好像在唸咒語,愈看心裡愈不安。

這時,那懾人的樂聲又進行廣播了,小伙子欣喜若狂,馬上高聲地唱出歌詞。他身邊的同黨也被激情感染了,連忙異口同聲地接上來。霎時間寧靜的車廂成了熱鬧的小墟。那群小孩圍著扶手,手牽手圍了個小圈,身體隨著音樂節奏擺動,享受著音樂的歡愉。其他市民見狀面面相覷,卻也無可奈何,只得默默接受這命運……

「我們萬眾一心,冒進敵人的炮火,前進。冒進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

評語:好的故事,是先破後立。所以,要想想,並不是只講那個不好的事情,那很容易就會變失敗主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