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政改方案被立法會否決了,這標誌着香港第三次政制改革畫上句號。

中共在去年拋出「人大8 . 31」政改框架,斬釘截鐵地表明2017香港行政長官選舉的具體方法:包括提名委員會組成方式、特首候選人產生過程、中央政府擁有最終任命權等。結果,學界掀起罷課行動,繼而警方施放催淚彈觸發長達72天的「雨傘革命「,可是中共三令五申地表示人大8 . 31 框架不可撼動。

無可否認,否決政改方案後,香港政治制度依舊會沿用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立法會直選及功能界別同時存在,我們是在原地踏步,我們沒有勝利,我們看不見未來!

曾經香港人真誠相信中共會順從民意,並實踐基本法的條文中有關「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可是根據中共與泛民議員在深圳作政改表決前最後一次會面,會上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措辭強硬地說:「行政長官普選制度設計,就是要把這些人排除在外,不僅要限制他們『入閘』、阻止他們『出閘』,即便他們僥倖當選,中央也會堅決不予任命。」由此可見,中共根本沒打算給予香港人公平、公正、公開、民主的2017行政長官選舉,基於中共認為香港是中國一部份,所以緃使面對群情洶湧,中共不容許其治下香港出現真正的民主選舉,繼而危及中共執政地位。從07及08雙普選到2017普選行政長官。香港人被中共的語言偽術哄騙了多年,香港人現時對中共可謂不存幻想。

然而另一邊廂,近期有泛民中人向傳媒表示,「中央政府」應思考如何在後政改時期與泛民主派修補關係,可見泛民主派並沒有為當年犯下的過錯悔疚反思,因為他們狂熱的愛國情懷,輕率地提出「民主回歸共產中國」,致使今天香港陷入泥沼而動彈不得。

筆者認為泛民主派對後政改時期的政治盤算實在大可不必。因為中共在雨傘革命完結後,已認定泛民在香港政壇的影響力早已不復存在,所以中共除了唾棄泛民以外,其往後只會更尃注培養親共的新一代,如新來港移民和大陸留港學生等。另一邊廂,香港新世代把個人前程全押注在雨傘革命上,以期一勞永逸地解決香港各種積弊,可是最後以失敗告終。香港新世代在清醒過後,自然會把怨氣發洩在當年主張「民主回歸共產中國「的泛民主派,他們會在2015區議會選舉及2016立法會選舉,以選票懲罸泛民主派。

筆者很喜歡著名百老匯音樂劇<<卡米洛特>>的其中一首童謠「不要讓它被遺忘,那地方曾經輝煌,往昔那燦爛的一刻,它被人銘記為—卡米洛特」。

面對中共強權,香港的日漸沉淪。香港新世代現時要做的不是投降、更不是移民外國,我們要做的是以實際行動讓中共知道,你把香港折騰得如斯田地,我們要你十倍奉還!

如果雨傘革命79天街頭佔領行動代表香港新世代向自由世界展示他們堅持命運自主的核心價值,及敢於負隅頑抗來自中共強權的肆虐打壓。那麼政改被否決後,則代表香港新世代未來會積極探索除服膺於中共強權的其他可行出路,但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準確指出香港新世代究竟會朝哪種方向走,甚至香港新世代之間也沒有商討出一個清晰的答案。

在今年支聯會舉辦的維園六四26周年悼念晚會上,有高等院校代表在台上公然燒毀基本法文件。事件引起各界一片嘩然,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質問學生代表燒毀基本法是純粹洩憤,抑或打算推翻一國兩制;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指出,《基本法》是保障「一國兩制」及港人生活方式不變的法理依據,質疑學生代表焚燒《基本法》想帶出什麼信息,范徐麗泰更直言大家應想清楚香港有否資格及條件獨立;亦有出燭光晚會的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目睹學生代表憤燒基本法文件時,更即時拂袖離場以示不滿。

面對外界多番指責及質問,這些學生代表僅回應燒毀基本法文件,是反映基本法起草過程不民主;也有學生代表進而稱社會應思考如何修改基本法。

其實,筆者認為這些學生代表應該斬釘截鐵地說明燒毀基本法文件的用意是從形式上抵制中共多年來肆意篡改基本法條文和粗暴破壞一國兩制行為,其背後的含意是香港新世代不欲延續跟中共之間的政治契約—基本法,而且打算另覓出路。

曾經有人說,假若中共不能給予香港人公平、公正、公開、民主的2017行政長官選舉,那麼中共將會永遠失去香港新世代的人心。

現實告訴大家,中共確實不懼怕失去香港新世代的人心。現時每年有逾5萬名大陸各省市居民循單程證制度來港定居,這些人士經長年累月形成數量不容忽視的族群,這股力量足以左右香港的立法會及區議會選舉,而隨着個人權益意識提高,這些新來港移民懂得如何在香港完善的社福制度下攢取利益;另外,每年有大量中國留學生在香港各大學及專上院校畢業,他們很大部份會選擇留港發展,有的更繼續在研究院繼續學業,無獨有偶他們都傾向在香港住滿7年後取得香港居留權,然後再謀發展前程。

筆者認為香港新世代如要在後政改時期,與中共的博弈旗開得勝的話。我們必須調整心態,並清楚意識到中共的存在永遠是香港民主政制的最大障礙,不要妄想與中共談判可換來民主。

可是道理往往知易行難。現時中共治下的中國 已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世界政治舞台上的份量也日漸增加。然而,上述的表像僅能震懾一般無知婦懦和不學無術之徒。凡是對中國經濟稍有知識的人,都能瞭解現時中國依賴粗放式經濟維持高經濟增長速度,如大舉修築鐵路、各地不斷興建高聳入雲的住宅大廈。然而這種經濟模式終究會遇上瓶頸,當鐵路建築竣工、住宅大廈落成後,過往投入的人力物力未能得到回報,如新開通的高鐵客流量不足、新建住宅大廈空置率高企。上述情況導致中國企業及地方政府債台高築,故此近期中國政府大肆提倡「一帶一路」的新發展機遇,即透過成立亞投行作為「亞洲各國」的融資平台,以期大力發展基礎建設,目的令中國的泡沫經濟得以疏導,避免經濟「硬著陸」。

筆者舉上述例子,目的是向香港新世代說明中共並不可怕,因為我們得悉有方法令中國的經濟發展遇上阻礙,就是令中共一手造成的泡沫經濟被人為地爆破,例如向西方國家痛陳利害,指出中共成立亞投行的原意,以期使西方國家杯葛亞投行等,事實上日本在考慮中國人權及貪污問題後,選擇不加入亞投行,所以香港新世代應為此加倍努力。眾所周知,中共的管治合法性源自中國經濟高速增長,這道理反之亦然。中共倒台後 ,香港的民主政制發展始會得見曙光。

總括而言 ,香港新世代要擺脫上一代恐共的心理鉫鎖 ,走命運自主的路是註定崎嶇不平、多災多難 ,更重要是這條路沒有國際經驗可作參考。可是今天若香港新世代也怯於形勢 ,向中共俯首稱臣 ,那麼香港很快便在中共的摧殘下淪為普通的中國沿海城市。

評語:方向正確,戰略思維未足夠,未擊中核心的關鍵逆轉點。應該加強認識經濟與貨幣,去把知識完整。(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