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香港會唔會變成直轄市?」「香港遲早連港元都無埋啦!」。屌!聽到呢到,我真係個心都離一離。不過,每次我諗起香港既未來,都真係有種蛋疼的哀傷。

好多人覺得,你嘈咩野?香港有呀爺照住,又有最低工資,只要你肯捱,你驚無出頭天?認真D諗,其實都幾有道理,你只要唔買樓,唔俾錢兩老,仲要唔溝女,月薪一萬幾十,又真係可以係香港生活。唔係講笑,再慳D駛,分分鐘每個月有幾千幾百落袋,儲足10年,連屯門200呎既鑽石樓盤首期都俾得起。當然實有人問:「甘供樓個部分呢?」如果我答到你,我仲會寫呢篇文?
香港,從來都是我最愛的地方。就以我小時候,家中附近的麵包店為例,蛋撻麵包都只售1元,傻呼呼的我為了吃新鮮熱騰騰的麵包,會叫媽媽只給我1塊錢,然後跑去那家小本經營的麵包店,買他新鮮出爐的麵包。買的時候,還會和老闆有說有笑,這種人情味,到我現在長大了,還是難以忘懷。但現在?店沒了,麵包貴了,麵包老闆也不知去向了,留下的,就只有熟識而又陌生的連鎖店。

香港,雖然一直在英國殖民政府的威權统治,但諷刺地,從67暴動後,英政府真的反思己過,然後從房屋、教育、醫療方面改善香港市民的基層生活。最後,香港雖然依舊沒有民主,但基本上是全民有屋住,窮人有書讀,以及廉價優質的醫療服務。簡單來說,就是能公平競爭,以致向上流動的機會。

反觀現在,在「香港人民熱烈慶祝」回歸後,除了經歷「建華之亂」外,還要活在相對殖民時期更沒有民主的政權。儘管,這在回歸前的數次移民潮是早有覺悟。更甚,欠缺管治能力與裙帶官僚主義令香港經濟、房屋、民生狀況每況愈下。當然,這在觀望偉大祖國二十世紀的歷史下也不難理解。

雖然筆者明白,甚麼「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都只是安撫星斗市民的權宜之策。他利用你時,就承諾你「50年不變」,他拼棄你時,基本法都可以隨便刪改,反正權在我手,人大釋法就可以了。事實上,早在「中英聯合聲明」時,香港是當事人,卻沒有任何話語權,便應認清這殘酷的事實。

無論在客觀與主觀上,不能回到英殖民時代的輝煌成就,這是肯定的。不過,那種赤色的風,卻是吹得全城草木皆兵,傷痕累累。任你估算如何厲害,也只會預計資本家為保家業倒向政權,然後將所有外國製造換成中國製造,但你是不能相信這短促的風,是將香港上至法治與人本精神,下至生活與食物安全,都吹得搖搖欲墜。

生活在香港,很少能見香港人這麼熱衷於政治。我猜想除了新聞界不遺餘力地將政治大眾娛樂化外,只能說是香港真的出現許多在英殖民時期也不會遇上的可怕狀況。港鐵可加不會減,領匯趕絕小商戶,樓價升到「天比高」,大家都尚且忍耐,但當出現洗腦式國民教育、警察濫用私刑、更甚連在內地會出現的食品安全問題,都在香港爆發鉛水問題時,你有沒有辦法繼續不問世事,安然生活?

事實上,你不理政治,政治卻找上你家門。普選拖致無了期,與我可干?國民教育,思想洗腦,與我可干?警權過大,濫用私刑,與我可干?沒錯,你可以全都不理,冷眼而待。然而,當政治能影響你生活時,你也不要責怪他人冷眼待你,又或是,你已經沒有能力再反抗。

寫了這麼多,看似不用再寫下去,「香港的未來」,就是一種不敢想像的未來,一種抽象而令人畏懼的境況。逃又不捨得,留又不願意的吊詭局面。即使決心移民,諸如台灣與澳洲,也並非如想像中般美好。難道「香港的未來」結論就是如此的悲涼?倒也不盡全然。

香港美好的地方,在如它的多元性。新世代在互聯網尚在自由的年代,是不能接受植入式的同化。正如筆者在佔中時期,聽過周保松教授最感人的話語「嚐過自由味道的人,是不能走回頭路」。意思就是,正因為我們是香港人,所以我們始終有希望。

在經濟上,我們在CEPA時期,雖然已經無能力抗拒內地的經濟入侵,但台灣的「服貿事件」,我們有能力,即使聲援,也懂得為台灣同胞打氣,是因為我們有是非曲直之心。在政治上,我們沒軍隊沒實力,但我們敢於創造出抗衡政權的「佔領中環」行動,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有人會揶揄佔中已落幕,但誰不知道,佔中時期的種子,己散落四周,正等待著發芽。否則,祖國不需要硬推國民教育,維穩費也不會超越軍費。怕的,就是醒覺的人心。

總括而言,執著憶過去的美好,就只能「耿耿於懷」。當然,在梁特首的歧型管治下,「念念不忘」是合情合理也合法。因此,謹希望這篇有「瑕疵」的文章,能給你一個殘酷的「羅生門」。畢竟,政治就是如此的齷齪,而活著,就是需要如此「玩得」的勇氣。

評語:寫常識的文章,很好,這世界需要的是常識。(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