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未來將是暗淡或將處於無窮絕境及抗爭,這並不因為香港人有沒有努力,更不因為香港人有沒有抗爭成功,而是香港人自己的心態,如若不改,絕處將不可逢生、黑暗中將沒有一絲的光明。此文將會從抗爭失敗及成功的方向分別探討香港人的將來。

失敗:
無論經歷多少階段性勝利,結果而言都是失敗,因為階段性勝利從來都不是真正勝利,只是精神自瀆。失敗結果顯而易見,2047香港人共享中國人的榮耀,全面回歸中國,一國一制,香港人滅族,像維吾爾族一樣在中國土地上各散東西,琉璃浪蕩,離開自己的土地,中國人全面入侵、佔領香港,留守的香港人變成九等居民。

抗爭成功:
在描寫所謂抗爭成功之前,我想問一個問題:何謂成功?永續一國兩制及修基本法?公民提名,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甚至香港獨立?因其實種種「成功」都只係徒勞,可行與否並不重要,但此文將會一一交代。

永續一國兩制及修基本法:
今日曾鈺成已經放風說中央官員正研究將來一國兩制如何實行,包括但不限於修改基本法,但大家不要以為你的意見會被採納令民主自由人權得到彰顯,因為修法提案權在香港政府,修法權在人大,我並不認為香港政府會提交一個「民主派」方案,最好的只會是改改年期(如果立法會還有1/3否決權),更壞情況我相信不用多說,讀者可自行想像。中國專權下修法不難,只修日子不削人權難,修得更民主和自由就極難。但問題在於現在提出修法的人是因為基本法不夠民主而爭取修法,無民主下修法由機率上判斷結果會將和現況相同或更差情況下,為何要修?但有民主才有較大可能得出較理想結果下又何須因不民主修法?

成功爭取真普選:
專權中國一直抱著「朕不給,你不能搶」的態度,他們賜民主於香港只有兩個可能性,一完成換血,二轉死性,但無論邊種,除第一屆外香港人都不會選出民主派(當選的都只會是中間民主派),更不會是敢於對抗中國的特首,因為不論任何國家,只要有民主選舉都著重經濟議題。而香港經濟本身像戰場上重傷傷者,但錯過多個機會(1998,2003,2008)沒有療傷,只依賴嗎啡(中國)止痛,因病情惡化加大劑量上癮,然後不斷沉淪、腐爛,但民主選舉不是萬靈丹,特首和立法會根本無力戒除毒癮,因為在龐大利益及國家機器幫助下,現在中共對香港老一輩統戰有功,深入各領域(毫不起眼的水喉匠也到過中聯辦禮節性拜訪),香港經濟一直比較自由,政府政策根本成效有限。但假如湊效,此後所面對的,是香港人長期重短利(炒賣),令香港經濟缺乏實業支撐的殘酷事實。香港人心𥚃清楚,但不想面對現實,而且嗎啡又為他們建立了comfort zone,他們不會有動力改變,所以只要中國經濟不崩潰,中國又依然是香港的宗主國時,香港人必然不會「得罪中央」,沉淪?是下一輩的問題了。

港獨:
個人相信中國沒可能出現西方式民主(majority rules minority rights),只會是挾民主之名的多數人暴政,所以無論是中共或新政權都不會尊重香港人權利,因此港獨多數因缺乏民主自由,或中國經濟崩潰,或兩者同時出現而成,或中國要保護在港資產免受「傷害」而推動形成,所以結果只有兩個,繼續成為中國富豪附屬國或全面抗中。附屬國應該和上面所說的分別不大,但全面抗中將是另一極端。

香港及香港人除非可成功尋找新經濟出路並成為亞洲以色列,成為亞洲新強權(但美國已有日本、南韓,甚至新加坡、澳洲,香港人可否像以色列人般掌控美國經濟?),否則中國作為人口達十三憶的大國由地緣政治上不容忽視,在此並非要說甚麼東江水,而是中國人破壞力驚人,試想像中國人大規模湧入香港,或因仇港情緒或其他原因像北韓般久不久製造不穩定局勢,香港人會好過嗎?橫看香港,根本就沒有小國適合的政治人才,作為小國必須要在大國中拉扯作出勢力平衡,在夾縫中生存,不能偏向某方,令另一方對自己反感,而令偏袒方「睇住自己黎食」,再次成附屬國。

更可悲是即使有這種人,即使當港獨成為現實,我並不認為此種領袖會執政或生存下來,不得不承認港獨到現在還是少數人主張,我當然希望他們成功後可以拿出勝利者的勇氣,原諒今天他們所叫的賣港賊,否則我只怕香港獨立後會進入法國大革命後羅伯斯比爾的黑暗時代,但觀乎今天香港,我並不樂觀。

黑暗中的一絲光明:香港價值
要避免以上各種情況從而在兩個大國中拉扯尋找生存之路,香港人抗爭目標必需改變,由爭取政制層面改革變成向大眾確立一套廣受香港人認同「香港價值」,否則只會是以上任何一種後果中任擇其一,正如前文所說,中國的入侵是涉及各領域,每次到「爆發點」發動群眾其實已代表我們失去很多,被迫到底線,換句話說,現在的行動和抗爭都是被動、止蝕,在爆發點前香港人敗局已成,所以將會慢慢失去自己被中國人同化。如果有「香港價值」,我不能說不會蝕,但止蝕價更只會高,而且平手離場機會比現在高。

其二,無論藍黃絲,絕大部份都會同意香港人自成一格,與大部分中國人不同,(左膠及愛國愛黨者除外)但除了否定中國人身分外,大可好好利用此特質確立「主體思想」團結港人並組成防線,並且由於「香港價值」涉及範疇除了一般法治自由民主外,還可包含正體字、廣東話等範疇,這遠比政治廣,在大部分人「我討厭政治」下比較「易入口」。

其三,正如之前寫,如領袖只是少數派甚或以激進方式革命成功,很容易失控,若成功前大眾同意以不同方式建立「香港價值」社會/國家為最終目標,除了體現民主外,更重要是往後的行動都被「主體思想」所限,不會出現「飄移龍門」以排除異己。

最後一點,香港人在建立「香港價值」時必會經歷反思「我是誰」,有一部分人會因價值觀不同而離開,但大部分人會想到建立本地政權(特區政府及保皇黨均受北京操控,是外來政權),屆時必然憾動北京在港管治權威及合法性,甚至出現大巨大的港獨公投訴求。同時如果「香港價值」對深圳河以北有一定影響力,北京或會像馬來西亞般把香港逐出中國。當然這是個big if! 影響力不夠影響鄰近地區時,要不鎮壓(血流成河),要不下放權力(讓香港變成今日台灣),要不承認獨立(安全),要不自行宣布獨立(或會像美國獨立後般,被加拿大開戰)。

總結:
對不起,由於我實在不善描寫幻想,所以只能以最悶的方法寫出我心中香港人的未來,總括而言,我認為「香港價值」是香港人及香港帶來唯一一條希望較大的路,但香港及香港人的未來依然九死一生。繼續做安穩沒將來的奴隸,還是面對風浪、動盪但自己當家作主並有機會重新在世界舞台中發熱發亮,完全取決於香港人會如何選擇。不過俗語有伝:「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

最後最後祝香港及香港人好運,畢竟「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評語:

未來不是幻想,未來是因果,計劃控制因果,人類中永遠有愚蠢與懦弱者,有時你要學會驅使他們。 (鄭立)

頗能從多角度言明,切中見深思。(墳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