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立論前瞻之前,好應探本溯源,回顧過往,然後梳理條目,歸納分析總結經驗,從而找出癥結所在,對症下藥。以1842年至1949年中共建政為分水嶺,開埠之初,英國殖民統治到捲入太平洋戰爭(非抗戰勿混淆視聽)及重光後,國民黨退守台灣,大量內地移民為逃避戰火湧入,香港歷史正式開始登場。

戰後百廢待興,反而刺激需求,南來資金技術為日後發展奠下基礎,惜當時貪污肆行,社會怨氣累積,加上內地政局風雲譎變,背後在港鼓動民族主義,遂觸發67暴動,相比今日雨傘運動更激烈暴力,回首抗爭究竟是進是退? 橫撇一筆,六四萬人哭泣哀悼,六七之無辜死傷,卻乏人追究罪魁禍首,到底天理何在? 70年代,英治政府勵精圖治,期為回歸增添談判籌碼,政策從高壓轉懷柔,積極培養本地勢力以助管治,與一眾財團、新界鄉紳眉來眼去,成牢不可固的既得利益者。

另一方面,中共亦暗渡陳倉,不斷滲透地下黨員以作圖謀。由此觀之,香港實長期為各方角力鬥爭之地,甚至間諜竊取情報的最佳場所,惟港人視而見,或懵然不知,可悲也。80年代初,中英談判開始,細看籌委名單盡是權貴,與今日提委無異,市民被拒門外,時值中共開放改革,極需資金人才,經數年秘密談判,簽訂《中英聯合聲明》,但當中不少問題懸而未決,日後頒布之《基本法》更充滿矛盾衝突,伏埋炸彈。撫今追昔,條約純一紙謊話,中共用權宜之計,以時間換空間,根本毫無信守之意及尊重契約精神,要怪當年太天真太傻,少讀歷史並未鑑古知今,與虎謀皮。

89民運為中港關係轉捩點,一場學生運動成黨派之爭,除暴露凶殘本質外,中共對港無復以往信任,另一邊廂,國企、太子黨、高官多年來利用所謂在港窗口走資,裡扒外偷成紅色資本家,然後勾結本地財閥積聚實力伺機反撲,各自盤算。97政權移交,中港本無命運共同體,一國兩制備受考驗,若河水真不犯井水,雙方仍能求同存異,不過03年沙士爆發,否決08直選後,證明中共死性不改,終背信義棄,怒顏變臉,然港人尚猶在夢中,禍兮褔所倚,過往港英管治良好,心盼神話延續,莫談抗爭決心,連早已改朝換代大部分人恐也是一臉茫然。

時光荏苒,年輕一代對中國愈覺疏離抗拒,移民像隔世投胎,留下又該自處? 怎破解當前困局? 再過20年,會是如何光境? 回歸後施政不順固然是長官們眼高手低,甚至放軟手腳,更絕不因泛民拉布阻撓,主因是殖民後再殖民,但卻摒棄科學系統,以政治行先的政令,英人之勝在於管理細微精妙,深懂平衡,而特區成立後,無人有此駕馭周旋能力,代理人失效,立法會如數頭馬車各方拉扯,非全由有民意基礎的內閣或聯合政府推行政策。政改鬧劇否決後,來年立法會選舉,中共勢必全力操控,不惜買票種票賂選,沆瀣一氣,以求取三分二議席,令屬意法案獲得通過。中共一再摧毀《基本法》,心存玩弄法令之念,一副“我欲犯法,其奈我何”的無賴極致,但歸根究底,港人有否自主獨立精神,決意掌控自己命運嗎?抑或只求三餐一宿,皇恩浩蕩賜予民主?恨鐵不成鋼,真正斷送香港前途就在香港人手。

把脈探內臟,望問觀氣色。人口如身體運作器官,如何組成至為關鍵,為加速換血與吸引選票,每日150個單程名額加上雙非兒童,中共會無所不用其極誘之以利,來爭奪及損害本地人利益。每年輸送約十萬移民,大部分非土生土長,為未來主要選票來源,這些異化的“香港人”實是中共先頭步隊,到時便會高舉本土價值,與渴求真心熱愛這片土地,相信核心價值的港英遺民定掀起另一族群惡鬥。人口需否無休止膨脹? 可以取回審批權嗎?本地人抑或新移民優先? 我們有確定主體身分的意識嗎?願意付出及犧牲多少去守護自身權益,本土文化呢?

觸目所見,銀行,保險,金融機構,電訊甚至日常生活……能控制經濟命脈的,早歸內地資本家的半壁江山,本地財團勿以同謀自喜,鑑其共產本性,終遭侵吞清算。香港連年通脹,按理要稍肆發展,好讓與民休養生息,但政府卻背道而馳,預期大花筒之基建陸續有來,輸送利益之餘,目的是把儲備掏空,虛耗殆盡。公共開支需用得其所,符合市民預期,高鐵大幅超支與三跑例子顯然易見,林超英的反對本屬肺腑之言,惜黃鐘棄地,瓦斧雷鳴。

社會需均衡發展,如人之不可偏食,本地工業生產總值十多年來由4.8%跌至1.4%,乃不務正業所致,樓宇供應受制於勾地及高地價政策,一直縱容霸權橫行。規劃即等同發展如東北項目,將之包裝成悅目的地產項目,盡入囊中,形式與中古莊園圈地無異,十二世紀,歐洲城市由有勢力商人執掌,他們本為對抗領主挺身而出,後來與騎士勾結成特權階級,獨佔市議會壟斷政治,為所欲為。歷史何其相似?甚至不斷重複,在一千年後……當經濟以權貴滴漏,市民根本無法享受成果,皆因經濟愈發達貧富就愈懸殊,單靠地產金融如吸食鴉片,瞬間興奮卻後患無窮,要解決實施港人港地,加重資產增值稅等打擊措施,不過政府為地產商所要脅,絕無此心思遠見和膽識勇氣。“陶盡門前土,屋上無片瓦”為動亂根源,只欠一根稻草。

無論教育金融醫療法律及其他諮詢機構,委員更被全面安插,高級五毛造成譽論,企圖改變遊戲規矩,如阿里巴巴提出的“同股不同權”方案,就像提委形出一轍,有違公平公正原則,無法保障小股東,令管理層盡攬利益,其他滬港通等是讓污水倒進清溪。長此下去,整個社會只會矇上騙下,充斥阿諛諂媚之輩,滿是謊言妖話,前途堪虞。可預見是,無論任何政策如醫療福利人口老化民生經濟,定成利益主導的派系之爭,集團一旦坐大起而互相攻伐,永無寧日,無法長治久安,我們甚或要接受未來高官,特首將會是並非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未來繫於想像,論香港前途需提中國改革,一言蔽之,藥石亂投,股市大跌便慌亂托市,毫無板斧解困,經濟停滯學美國量化寬鬆,IMF學亞投行,轉型發展學德國高科技政策,禮失而求諸野,文化缺失學日本禮儀,全為模仿抄襲,徒具外形內涵欠奉,貌似老虎實則鼠輩,浮躁妄動盡顯黔驢技窮窘態。猶以土共得勢後惡形惡相,不但對港明偷暗搶,更摧毀文化根基,香港本有不可取代位置,對中共實毋須恐懼虛怯,即使奮起反撲,也絕非和理非非,需以自發自救的膽量勇氣抗之。

再看清楚,中共所裁培之治港人才多庸碌愚忠,能力低劣,只懂邀功納賞如僵屍行事,事實證明,以庸才而抱野心,以細人而操大柄,則誤國殃民而已。人才乾枯不濟如血液循環欠順,難以起動,現在智庫政黨的成員多尸位素餐,且常循環再用,所謂讒人高漲,賢士無名。由於過往不斷刻意的矮化,港人信心能力被貶抑壓制,故要廣羅匯聚人才,應設立民間學院,專門教授政治及文史哲課程,前者訓練邏輯思維,用演說文章公開論述辯政,以此入仕; 文學培養靈性創意,歷史哲學是思想啟蒙,鼓動人心帶動改變,同具深遠意義。

述及言論自由,其扼殺之害罊竹難書,宣傳評論統一頌揚,乏反對批辯言辭,市民漸變神經麻痺,失去新聞興味,掉其信用,傳媒即使全面歸邊,終被厭棄轉而追求新媒體資訊。資訊流通是自由碁石,長期操控下,令人們多持消極,趨生冷漠,若無仗義執言,正直之舉,以好模稜無事非無善惡為主張的話,香港可休矣。

18年來如米高安哲羅之《創世記》,創造天地時歡喜若狂,充滿朝氣,到末日審判,各人愁眉苦臉,痛楚萬分。福兮禍所伏,要不甘心為奴,依附強權,由立至破的崩解殘局需拾片撿碎逐一修補,深耕細作,建立愛我吾土,誓死守護家園的行動意志,未來在於醒覺,醒覺在於思想,你準備好沒有?

評語:這樣: 多用比喻,多用故事,多用現實有的事情去讓人明白。(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