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比賽-散文作品

「大江東去浪淘盡……
瑪雅、維京、迦太基。

偉大文明亦此起彼落,香港,又當如何?
從星空俯瞰,藍色微塵赤道以北,計二十二度多存在一小點,它位於歐亞版塊之上,名曰香港。
而所謂香港人,就是居住這點上的人。
既然如此,那麼地球走到生命盡頭之前,如果人類尚未滅絶,那點仍然宜居,就會有香港人。

然而,這樣描繪過於遠大。
人,是這麼的渺小。
因為小,所以就想要集合,就像菌落一樣,集結大家力量就能完成許多單個無法完成的事。
每一個都是香港人!!!
似乎,是這樣的……

然而,大家的香港總有點落差。
我想從浩翰宇宙的角度去看,但有人要我看看眼前。
據說有一個叫做「中國人」的危機在迫近。
中國人,距今幾十年前好像是沒有問題的,是中國人也是香港人,更是英國人。
到了現在,那是一個威脅,猶如漢賊不兩立,港中亦不兩立。是香港人就不是中國人,反之亦然。
那麼,究竟是不是威脅呢?我想,行文至此我要先選一邊。
當然!他們是蝗蟲!
我認為我沒有違心。

然而,我這樣還不夠香港。
呀,我是指電視上所講的,呀,即是那些高官和商家。
他們口中都說香港,他們都是為了香港。
我的確認為他們口中說的也是香港,不過是中國香港而已。
既然港中不兩立,考慮過他們含有香港成份已經是大逆不道,那麼我急急轉眼,看看歷史悠久的反對派。

然而,因為這樣,我反而離他們更遠了。
打著民主的旗號,所作所為卻導致了什麼?
各人心中自有分曉。
畢竟,從學生開始就是不民主的。
民主呢?我不禁在問。

某些學校的聯會、學生會是強制加入的,會費嘛,從一入學就要交,可不能退會。
美國獨立時,有人高呼「無代表,不納稅。」,但明顯太過激進,不可以適用於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民主組織。
不過,組織內的人總是聲稱學生其實是有權的,可以怎樣怎樣通過行政框框,終於可以令意見上達組織。
對此,我只能聯想起身經百戰的專家棋手,在告訴學生們棋盤原則上是很公平的。
所以有人能夠退會,在香港有公平的事我很欣慰。

然而,我能高興多久呢?
觀其言,知其行。
離開建制和泛民二元,好像有很多很多種論調。
口徑不統一沒有關係,民主社會本來就應該容許不同的價值觀。
組織分散也沒關係,網絡時代到來就昭示了分散也是可以的。

只是,到底他們的香港有多大?
泛民MY香港,要清算,新香港人,要清算;
老一輩離地中產,非我族類,官商公務員黑警,投敵;
北面全是殖民者,南亞伊斯蘭都未開化。

分散,是和而不同,還是黨同伐異?
是自由平等,還是所謂民主?
用滿滿的對著十幾億人的敵意,打算去團結多少人呢?
當然,香港政府也好,泛民也好,在他們眼中都應該有別有用心的少數派,又或者可以簡稱作「鬼」。

他們只團結自己眼中的整個香港。
若果不想要另起爐灶,那麼就屈服,然後加入吧。他們許諾的期票相當美好。
至於有沒有可能兌現,又怎可以質問黨中央?
而且,可能會有改變呢。

改變不可以避免,香港亦時刻在改變。
新香港何嘗不可以是香港?悠悠歷史長河之中,何時是新,何時是舊?

然而,仍然還有人堅持著普世價值。
義,有大義,有小義。

有人抗爭,誓要和平非暴力,十年如一日,即使毫無成果甚至每況愈下,仍然要堅持。
於是有人批評他們出賣香港,但是我不這麼認為。
只不過,在他們心中,義,有大義,有小義。
和平才是大義,民主不過是小義。捨小就大,當然。
可以詬病的,或許只有他們高呼民主遠多於和平。

大義,有很多種。
對於一大部份香港之珠來說,安定才是首要的。
維持社會和諧才是大義。
扳倒「搞搞震」的那些人!現在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搞搞震」的人想作什麼。
想一想,昨天努力的成果,縱使是那微薄的人工,個人計劃的一小步,
它們是那麼的實在,經歷了許多艱苦後終於如此唾手可得,怎可以被人破壞呢?
「搞搞震」的人是什麼也沒有,是廢,是失敗,是社會的渣滓,勤勞的勞動者隸屬於和他們不同的領域。
勞動者們或許後天會起來反抗,但假若經濟環境平穩,他們根本不可能同步了吧?
等久了又將有新的事,投入到新的計劃當中。

那麼,能夠稍為衝破現狀,替香港帶來一點希望的新興力量,他們的大義又是什麼?
似乎,民主仍然排不上去,民主還是小義。不過樂觀一點看,是中義吧。
至今看來的確是中義。
如果主打本土利益,那就不可以怪罪香港的商家們了。
他們何嘗不是為了香港的利益?
只是各人眼中的香港有些不同吧。
那就要當心了,讓各成員都撫躬自問,他們的香港會不會變得只有一個或幾個人?
權力令人腐化,金錢可以買到很多東西。歷史告訴我們,是會的。

至於,高舉香港民族主義大旗的那些人,
他們爭取民主果然,是中義。
指責大陸實行民族主義,對外擴張侵略,殖民香港,但爭取民主中義的人們,竟然想用另一種民族主義對抗?
似乎他們不知道為何要解放黑奴。
因為黑奴低等、下賤、沒有道德、學不到文明,可以舉出的例子之多就如中國人的種種惡行一樣,
所以就應該奴役他們。
所以對中國人就要全體敵視。

當然,一定會有人指出國情不同,因為現在香港正在被侵略、被殖民,所以可以搞民族主義、搞歧視。
這一套說辭怎麼和某國的那麼相似?
好吧。可能這次真的有些不同,香港民族現在很弱少,但永遠都是弱小就好了。
因為一旦由這種民族主義上腦的人掌權,香港只不過是一班統治者換成另一班差不多的。
嗯~可怕可怕,由一個小圈子跳到另外一個小圈子。換過另一種思維,用另一種思考方式可不可以?
錯誤就是錯誤,立場何時也不能影響對錯判斷。

反之,立場很重要的話,倒要考慮平等還存不存在了。
政府如何顛倒黑白也不是爭取民主的人可以倒行逆施的藉口,因為那些人的權力基礎不是民主,想香港變好的人才應該是。
當然,不一定要縛手縛腳,可取大義而捨小義,但要先搞清楚大義到底是什麼。民主又是什麼。

只懂呼喊香港民族的人呀,要別人加人,只因為他們在你們的附近出生嗎?
不應該是其他理由,不應該是自由、民主嗎?
民主不是適合所有人,不是人人都平等嗎?
在我看來,地球不過一點,地球上的人都很近,但有些民族主義者顯然不同意。
有人不需要民主!自由會害了某些人!是新民主理論嗎?和人民民主有沒有關係呢?

啊,本土民主,好名字。
如此看來,質素和原來的官商無甚差別的一群人,想要建國、獨立是無望的了。
號稱團結一致的七百萬人,怎對抗號稱團結一致的十幾億人?
在推演之中成功了?其中的一大原因就是香港民族比較優秀吧?
正好適合用來取暖。
還是先讀讀歷史,由「無代表,不納稅」學起吧。
只要有行動其他什麼都可以不用理嗎?
但他們說有效,只要能用行動聚集更多的人,就會有效。

然而,我不明白,南轅北轍,緣木求魚可以怎樣帶來民主。
應該是我太過離地,不屬於那個圈子吧。
我絶對不否認我離地,我一向想離開地球俯瞰藍色微塵。
雖然,我到不了那麼遠,但還是可以到近一點而又有點距離的地方。
從非洲開始,人類祖先就不斷踏上旅途。
不要中國人,不要民族主義!
既然如此,我也很難投向另一種民族主義的懷抱。

什麼?我不夠團結?
金鐘大台呼籲團結,香港政府呼籲團結,中共中央呼籲團結。
團結,很中性。為人民服務,很感性。將團結減去為人民服務,又有誰敢說?

每一個都是香港,每一個都不是香港。

什麼是香港?文化嗎?
不是自以為讀了文章、聽了歌;看了電影、討過論,就可以據為己有吧?
那只是身邊人的創作而已,屬於他們。
月亮太陽都在我身邊。半人馬座以及銀河星空也是。

所以,我一個人也可以是香港。
所以,我只好自求多褔。

宇宙盡頭我可以預見,咫尺未來卻不可以。
不過我還有水晶球可以看到明天:
「早啲訓啦!聽日仲要返工架!」

評語:居住在北非的並不再是迦太基人,居住在現在羅馬的也不是羅馬帝國。同樣地,香港人之所以是香港人,在於其獨特的精神結構與文化。失去了,就只是住在那裡的另一群人。 (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