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一杯好的奶茶,是不易的,奶與茶的分量需恰到好處,而奶茶正是香港特色之一,好飲的奶茶越來越少了。我呷一小口眼前的奶茶,其實我也根本未喝過好的奶茶,只是知道有些奶茶是難飲的,要麼奶太多過甜,要麼茶過多變得苦澀。

不談奶茶之道了,反正我又不懂得沖。只不過兩種東西融合在一起,還是想起悟天與杜拉格斯的合體,時間、姿勢不對,只會變成胖子、瘦鬼……總之就是戰鬥力不升反減。現在你看中、港融合是不是這樣呢?社會主義不似模,資本主義不像樣,旋即劣幣驅逐良幣,國力提升是虛像,經濟繁榮太表面,權、財都只集中在一堆人手上,只不過是換了外衣的殖民帝國變奏。

當下大盜移國,寇讎不止,是誰的責任呢?是香港人的共業,種何因得何果,然而上一代的因,卻要下一代受他們的果,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這道理顯而易見。但你種的是什麼樹呢?枝葉茂不茂密呢?生長得如何呢?

禿樹參天而地瘦土瘠,年青人要「出境外」尋找機會,別忘了隔著深圳河那一邊也是境外,而「北方人」南下,要南方人北上,造成換血之效;而明明境內良田百畝,只是地主、官吏變戲法的遮遮掩掩,被揭穿時卻又矢口否認,最後不了了之,直至現在,仍然常將「土地問題」掛在嘴邊,除了得啖笑,還有什麼呢?

不止如此,好的魚類能由下游跳到上游一帶產卵,此為力爭上游。「努力就有出頭天」,因為以前比較少換工,就像結婚一樣不會輕言離婚;選定了就是終身職業,加之移民潮,大量高層職位出現空缺,青黃不接,於是現在掌握權力、利益的那班人就平步青雲,拾級而上——但實際上,他們從沒想過工作模式出何問題,也沒想過自己有否跟時代脫節。只是覺得自己有能力、付出過才得以攀上高位,自此俯瞰一切,自我膨脹而無法看到肚腩下的一切情況。

上一代僵化,成了殭屍,無論社會發生什麼事都像慢性中毒般,完全覺得無事發生,就算不斷有揭穿真相的聲音,他們都選擇充耳不聞,依舊沉醉在自己幻想的美夢中,要是你驚擾他累他醒來,他只會橫蠻無理地指斥你的不是;就像鉛水事件,你看多麼守秩序、多麼沒有一回事?只要有「解決方法」,香港人就會「委曲求全」,管他以後、將來怎麼樣?

目光短淺,造就今日局面。很多人沒意識到,假如五十年大限來到,手上的利益也許半點不剩,也有人妄想靠攏成為嫡系從此順風順水;別忘了當初竊國清算地主和日後的權鬥事件,就算你曾出幾分力也難逃被清算的命運,更何況你是境外黨員?買到樓就是贏家?屋企有錢就是贏家?或許早晚都變成了政府資產——尤其現在香港已經變了警察政府了。

於是知道自己人生路尚有漫漫長路的下一代,苦無路走的下一代,意識到種種問題、障礙,只能日夜抗爭,展開無止境的永續抗爭——從來無人預料能成功,所有抗爭都以失敗為前設,嘴邊常掛升級行動,但實效有多少?行動又是否如願升級?有目共睹。

未來無人可以預料,我也不會抱樂觀態度,因為人生而可悲,我們似乎獨立於生物食物鏈外,以高傲的文明姿態破壞自然,試想像,地球有哪種動物非要人類不可?

於是,具體的未來是如何光景?或許先要從內除國賊開始,再外爭國權,恰巧這口號竟可運用於此,或許民族主義這回事,可以幫助團結、凝聚香港人吧,否則每年豈會煞有介事作身份認同調查呢?

最後,我確實只能絮絮不休的說,未來是不斷的抗爭、不斷的改變,無法想像也無法描繪;因為,香港人的未來,並不是一人說了算的。

評語:內除國賊,外爭國權,回歸基礎,概念正確。可以用這個角度繼續寫文章。(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