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失敗後,香港去向未明。本文旨在探索港人即將面對的困境,以及香港應有的未來。

族群滅絕,打壓不斷

早於「雨傘革命」爆發前,中共已著手滅絕香港原有的族群。

97 主權移交後,港共政府先於中學推行「母語教學」,致使中學生的英語水平大幅下降;繼而利用威迫利誘的手段,在小學實施「普教中」,令小學生以交談普通話為光榮。香港人素來重視粵、英雙語,不以普通話為日常使用語言。港共政府的語文教育政策,無疑是在戕賊香港原有的文化,其目的即是:將香港本土族群邊緣化。

港共政府又往往以「城市發展」為藉口,拆毀英治時期留下的地標性建築 (如皇后碼頭)。「新香港人」概念 (「新香港人」主要指善用普通話、英語,略懂廣東話的內地居港人士) 的提出、2012 年強推國民教育,更反映中共對香港人始終不信任,決意進行「人口換血」。

本來,「雨傘革命」的成功確能阻礙中共滅港的步伐。奈何其以失敗告終,七十九天的街頭佔領反而成為推動中共滅亡香港原有族群的催化劑。香港族群今後除非發奮自救,否則的話,其生活方式、價值觀、日常用語等將會逐漸為內地的劣質文化所污染。屆時,香港人將不成香港人,而淪為不折不扣的「支那蝗蟲」!

又「雨傘革命」後,警方陸續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等罪名逮捕異見人士,製造白色恐怖。港共政權一日未亡,打壓的情況只會越來越嚴重。長此下去,港人一向珍視的言論、新聞自由,恐怕就此斷送。

中共崩潰,港人孤立

儘管本土思潮日益壯大,香港未來的局勢始終深受中國大陸的影響。

而細觀今天中國大陸的狀況,其可謂百病叢生,無力回天。

先就經濟方面說。2015 年初,習近平、李克強分別對外宣稱,中國正在步入「新常態」,由過往堅持 GDP 「保八」的高速增長轉變為 GDP 「保七」的中高速增長。習李的說辭表面風光,實則暗藏玄機:中國的經濟發展已然急速下滑。加上中國內地「鬼城」處處、「滬港通」勉強開動、「自由行」旅客大幅減少……,種種跡象明白反映中國經濟正處於崩潰的邊緣,急待香港人的血汗錢以解其困厄。

再就政治方面言。習近平雖然強調「依法治國」,但這只是為剷除異己製造藉口而已。其大幅提倡儒學,亦旨在為專制獨裁統治張目,非真心擁護孔孟也。尤有進者,楊中美於《中國即將開戰:中國新軍國主義崛起》中曾援引 2012 年中共軍方的一篇戰略形勢報告,報告裡特別強調:

未來的南海一戰,將是中國作為大國崛起不可避免的一次戰爭洗禮。但是,這個戰略機遇只有三至五年,稍縱即逝,中共黨軍必須牢牢把握這個攸關中國崛起和命運的戰略機遇。 (頁 17)

據此,再看近日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將中國比擬為納粹德國,阿基諾的說法未嘗沒有道理。

中共對內為經濟問題所困擾,卻不自量力,生起向外侵奪之野心。港人倘若選擇媚共親中,其終有一日頓失「靠山」,陷入萬劫不復的險地!

美國介入,好夢難圓

中共因開戰失利而垮台,這對香港來說本來是一大轉機:

第一,滅族打壓的政策將被中止,香港族群得以避過一劫。

第二,港人可趁著香港主權懸而未定,直接要求民族自決,爭取獨立。

然而,中共在南海極有可能為美軍所敗 (從今天美國國防部長卡特的強硬措辭,可以推知一二)。基於「重返亞太」的戰略部署,美國獲勝後,很大機會插手香港事務,甚至於必要時佔領香港 (香港畢竟是通往中國內地的南方窗口,具有軍事和經濟價值)。港人只要稍一不慎,隨時淪為美國在東亞的傀儡!

關於「重返亞太」的戰略部署,最早在 2011 年被美國高調宣佈,初時的構想是:透過加強與日本、台灣、菲律賓等國的合作,重建「第一島鏈」,以牽制日益坐大的中共。後來,美國雖因與中國有經貿合作關係而緩和了軍事上的劍拔弩張,其對中國的戒備卻始終未有消除。故此,「雨傘革命」期間,親共人士才經常將「佔中」說成有「外國勢力介入」、是「顏色革命」、是中美外交博奕的其中一個環節。美國近日煞有介事地譴責中共在南海的舉動,這亦不是事出無因。

中、美對碰以中國慘敗告終,東亞形勢變天是必然的。而東亞國家中,日、台、南韓皆與美國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港人即使乘中共戰敗宣告獨立,其所成立的新政府只怕難免走上「親美」的道路,更遑論美國不一定准許香港獨立,甚至出賣香港。

又根據新加坡已故總理李光耀的觀察,美國素來以「肌肉發達,慣於耀武揚威」見稱 (見《李光耀回憶錄》)。倘若香港獨立是以「親美」政權的成立為結局,港人日後遭受冷待,似乎不難想像。

中港區隔,勇武抗爭

港人要避免不幸,建構屬於自己的幸福生活,其在未來一段時間必須旗幟鮮明地高舉「中港區隔」,並且以勇武的態度進行社會抗爭。

如上所述,中國正面臨經濟、軍事危機。倘若香港人仍然堅信「香港是中國一部份」,一旦中共倒台,香港將不能避免地捲入中原的大旋渦中,為旋渦所吞噬。那時,人民幣淪為廢紙、大量在港的中資機構倒閉自不待言。更慘痛的是,中國的戰爭罪行可能需由香港人平均分擔,猶如日本人需為軍國日本的暴行不斷致歉一樣。港人要逃出這場無妄之災,時刻宣稱「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實在必要。近日,旺角大球場奏起中共國歌時遭到香港球迷集體報以噓聲,這是極好的先兆,象徵著部份香港人開始明白「中港區隔」的重要。此一狀況只要持續不斷,香港能於風暴中獨善其身亦未可知。

又中共 1921 年建黨以來,一直強調革命、鬥爭。自南昌、秋收等暴動,歷井岡山會師、二萬五千里長征,到「三大戰役」,中共可謂深切明白暴力、武裝對革命成功的必要。毛澤東曾說「革命是暴動」,又說「政權是由槍桿子中取得的」,可以為證。

由於中共一直強調「武裝革命」、「暴力鬥爭」,它才不致為 1989 年的愛國學生所感動,亦不因去年的「雨傘革命」而放下「八三一」框架。

港人日後參與抗爭,必須認清:中共不是英國,其沒有深厚的文化素養和道德意識,只知有「鐵」和「血」而已。

要和這樣一個政權對抗,採取「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無異於坐以待斃,束手就擒。港人將來更需要的,應該是抱持必死的決心,與中共及其傀儡政權周旋到底。老子《道德經》云:「禍兮福之所倚」,只要港人一心為國獻身,香港局勢未必沒有轉寰餘地。

重提舊事,修憲建國

礙於香港欠缺軍事國防力量,勇武抗爭只能作為權宜之計,否則將引致廿三條通過、解放軍入城,無異於玩火自焚。

為長遠計,爭取國際社會協助是必須的。香港人較為審慎的做法應該是:

(1) 重申《中英聯合聲明》已然失效;

(2) 要求聯合國將香港重新置於殖民地名單;

(3) 按照「民族自決」的原則,在香港舉行全民公投,決定香港獨立 / 歸還英國。

當然,在中共日益強大、聯合國淪為「紙老虎」、英國向中國靠攏的情況下,上述的主張看來只是天方夜譚。可是,倘若上文的分析無誤,中共於南海受挫極有可能在數年之內發生。屆時,形勢一轉,上述的主張不見得完全沒有落實的機會。

又香港一旦在公投中選擇直接獨立,為了避免日後成為美國的傀儡,其必須利用迥異於普世價值的「華夏文化」作為招徠,拉攏澳門、台灣甚至中國內地,建立軍事外交同盟,以確保自身的自主和國防安全。

相反,倘若公投的結果是贊成將香港歸還英國,基於香港在 97 主權移交前已被英國內部稱為「香港共和國」、擁有英聯邦成員的身份,英國極有可能讓香港以「共和國」的形式邁向獨立,並批准香港正式成為英聯邦的成員國。

要之,不論直接獨立還是歸還英國,香港建國是必然發生的。而鑒於現行的《基本法》由起草到制訂皆未曾有全體香港人參與,全民參與修改《基本法》亦是不能避免的。

據此,我們不妨說,「修憲建國」乃是香港應有的未來。

總結

香港雖然難免沉淪,但只要港人鍥而不捨,捍衛家園,未來仍然是有希望的。


 

評語:站在香港立場的「香港可以說不」型民族主義文章,加強真實性的話可以有更好的效果。另外,既然文章如此,收尾就不該太保守。(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