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人都會理所當然地認為,香港的未來,就是香港人的未來,不過,想深入一點,真的嗎?無審批權的單向移民政策,為賺取「營運資金」而不斷開辦的各式大專課程,加上認錢不認人的投資移民計劃?凡此種種,都不停為香港人口引入了主要來自中國大陸的新血,香港的未來,真的會有容得下「香港人」的空間?

一直以來,我們都習慣把自己的權利委到別人手上,然後把一切心力都放在追求更好的生活。或許英治時間的八十年代,社會繁榮真的為不少人帶來豐厚的成果,漸漸把一代人教育得規規矩矩,跟著既定的規則去走就會成功,社會上的事,自會有人代勞。又或許,上世紀逃難至此的,不論來自哪個背景,都選擇了這個地方作避世鄉,只要生活條件不賴,何妨拋棄區分求共對,反正大家立足的獅子山下,也只是一個借來的地方,內心深處仍對神州大地魂牽夢縈。

面對主權移交,大部份沒有話語權的香港人,都認為只不過是換過另一支旗,日子仍會繼續,所謂的明天會更好。但十八年後的今天,越來越多人醒悟到當日因為改革開放的表象而選擇民主回歸,是一個何等天真的痴想。當權者把制度扭曲到令自己立於不敗之地,更堂而皇之地說一切依法行事,可憐香港人因為習慣守法這個特質,利益日漸被剝奪。

到開始驚覺利益受損時,早被收編的主流傳媒就充當建制的喉舌,為當權者好話說盡發佈大量利好資訊,更不惜違反專業操守去斷章取義偷換概念,把民情引導到一個可以模糊所有事實的地方,一眾抱有理想的新聞從業員,要麼抽身離場,尋找屬於自己的另一片天,要麼同流合污,繼續以專業和使命感之名,把自己所作所為合理化。終日為口奔馳的市民大眾,在單一角度的訊息發放下,大口大口地吃著這些維穩迷幻藥。活在一個大都會佈景之下。

一個屬於香港人的未來,必須由香港人自己親手主導,不再依靠任何人,不再盲目信奉任何組織,真真正正的由下而上,用選票去控制政客要走的方向。卸下那一身被強加諸身上的民族責任和以矯情作包裝的道德包袱。要知道,主權早已移交到另一個政權手中,更是由一個文明的政權轉到一個殺人的專制政權,妄想自己仍然可以一如既往,在前殖民地庇蔭下跟這極權政府討論、協商,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香港人,走到鏡前看清楚,值得依靠和信任的,就只有一雙手。要守護現在和創造自己的未來,就要更多香港人願意自己動手,那怕被沾上罵名,但只要是從香港人本位出發,一切都值得去試,應該去做。

以安份守己去換取現在的生活,那跟把頭埋在沙堆下無異。放任無道的入境政,實在就是有計劃的人口換血。你選擇不聞不問,以為做好自己,日子就會變得好,更天真得以為只要刻苦忍耐,總有一天的得到明君降世,賜予你太平安逸。請放棄這些妄想,到有一日,抱有傳統香港價值的香港人變成社會上的小眾時,那一刻才醒覺到要守護自己以為來得理所當然的既有生活,已經恨錯難返。

假如真的有香港人這份自覺,那請坐下來,誠實地問問自己,希望自己的未來是跪在地上卑微地仰人鼻息的「生存」,還是站起來,為腳下這片屬於自己的土地付出自己的汗水。香港人的未來,就只得靠腳踏實地的香港人,一分一分地去開創。


 

評語:有把重點放在「香港人」而不是「香港」,區分兩者是值得嘉許的。 但這只是起步而已。(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