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一月初,朋友叫我幫忙一起四處張貼「香港建國」的貼紙,言談間說起今年的「新年大計」。我隨口說了句「我都要加入戰團打筆戰」,那天晚上就寫了第一篇文投稿《聚言時報》了。我不認識《聚言》的任何一位工作人員,選擇《聚言》,只是印象中這個網媒不是「一言堂」,而且以往讀過《聚言》的文章,不論觀點認同與否,大多數都是邏輯分析性強,以及捍衛香港本土價值的好文章。一個媒體的正面形象,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得來不易。今次承蒙時報編輯邀請撰寫專欄,雖然撰文形式和以前投稿沒有兩樣,不過這可能是時報下一步的發展方向吧,我沒有細問也不用細問,總之如果可以令時報進一步發展,我樂意出力。

可以趁這個機會談談自己的背景。我自小就對時事政治十分有興趣,所以自問自己從來都不是「港豬」,但無奈身邊的同學朋友大多數仍然是「矇吓矇吓」;大學畢業後做過一個暑假的報紙記者,所以對新聞記者的操守與堅持有着一份「過時的」執着;亦曾經在精算部門工作過兩年多(五個精算師試只過了四個就轉了行,所以不能說自己是精算師),固此對金融經濟也有一定程度的認識。我沒有政黨背景,也不認識政黨政團的任何人,就只是去年在旺角佔領區認識了幾個政見相近的「本土行動派」。我選擇【大隱隱於市】作為專欄的名稱,是喜歡其中的意境,也覺得自己活在當下的香港,正是身處在差不多的環境之中。

香港有政治背景的寫手,少不免要為自己所屬的政黨政團「背書」;如果在社運圈「朋友太多」,寫文章的時候難免要「就著就著」,或者「私怨上腦」,動不動就把「私人恩怨」和「公義」混為一談。媒體也會因為自己固有的政治立場,對不同政見的稿件不予刊登,投稿《蘋果》罵《蘋果》、投稿《熱時》罵「熱狗」,文章當然只會不見天日。難得《聚言時報》定位「中性」,投稿者可以暢所欲言;但是要把一個網上媒體打出知名度,談何容易?創業難,在商業社會,一間start-up發起的幾個人儘管理念相同,但是十居其九會中途因為意見上的分歧,或是某些細節的執行方法不同而鬧翻;而《時報》只是一群有心人利用工餘時間的合力經營,2013年十月創刊,期間一定面對過和解決了不少困難,如今快要兩週年紀念了,守業也難,在此我衷心祝褔《時報》蒸蒸日上。

最後不能不提,既然用人家的名字做自己的筆名,總要替人家宣傳一下。「何人可涼茶」是馬來西亞出品的天然草本成份的茶包,對我來說絕對可以增強抵抗力,我已經N年沒有看過西醫了!我每次作感冒或者傷風咳,飲完之後便覺得舒服得多了。不過我只飲綠色包裝的何人可,其他的我覺得沒有綠色原裝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