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也許有著這樣的一段感情:你為了她,去著你平時不會去的地方、吃著你平時沒興趣的食物、聊著你平時不會聊的內容。可是你一點都沒有覺得不妥,更沒有一點生厭的感覺,因為是陪著她,看到她的笑容,你自自然然就覺得一切都是值了。要問你有什麼做得不好,除了可能有點情趣欠奉或者大意之外倒也想不起有什麼,但你能肯定的時你用盡了你所做的去對她好,可是這一種好只是你只己單純的感覺而已,對她而言其實沒有什麼。到最後她離去了,頭也不回,馬上再渴望一段新的戀情,而你則留在原地,久久未能脆離這個陰影,因為你仍然未知道所有的事其實都只是你的一廂情願。

愛情到底為何,各人理解不同。你認為是找個一生一世的伴侶,她認為是找個隨傳隨到的男伴,或者是一個有著新鮮與神秘感的酒吧男。兩種不同需求的愛碰上一起,也許會交纏一會,但到最後也會互相分開。因為你追求的是細水長流,平平淡淡;她追求的卻是乾柴烈火,轟轟烈烈。有時候你不懂她的要求,但她想了你便照做。但其實在旁人眼中看來,她跟你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八字完全相剋的那一種。你認為就算有問題也好,雙方願意總有解決方法,但抱歉,想解決的其實只有你一個人,因為她遇到問題就會離去,然後找一個心目中跟自己喜好完全相同的人。找到與否你不用替她擔心,因為這個時候你的根本沒有擔心她的資格。

愛可以很偉大,愛可以包含著無限的可能,但這只限於當這份愛由雙方所接納。愛你,你做的一切都很浪漫;不愛,你能做最浪漫的事就是什麼都別做。很功利,很現實吧?對,因為你愛的那一個正正是人,是一個生活在如此功利與現實的社會的人。也許到最後她會忘記你這個人,也許到最後她會突然明白到平淡的好,但她已經往前走了好一段路,而你卻仍停留在那個心碎的夜裡。你無力再往前走,她亦不能令時間倒流,從此之後你與她中間就多了一道隔閡。也許你仍記掛她,仍愛著她,但你心裡明白就算再次一起你也沒法再相信與她之間的愛。到了最後,你不會再對任何人表達出一廂情願的愛,因為你終於明白能夠一廂情願的情感,只有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