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後年輕港人立即痛定思痛,積極發起不同社會議題的抗爭行動,為維護香港本土利益,堅拒大陸殖民赤化,以致本土思潮極其澎湃,由香港作為政治主體的多種思考角度及主張(港獨、歸英、城邦等)建構出宏大而籠統的本土派政治力量。然而一時湧現的本土思潮,於這一年內迅速沉寂疲弱,似乎經不起時間和質素的考驗。我撰此一文,嘗試簡單概括現時本土派所身處的實際情況,以及提出若干建議,期望香港人能夠深思並發展出真正屬於你我本土的堅實政治力量,與保皇賣港賊、港共暴政和中蝈共匪角力,擊敗外敵重光香港民族。

(1)本土內部分裂,源於過度苛責

本土派沉醉內鬥,不停分裂,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必須擺脫傳統中國人樂於自相殘殺的劣根品性,方可建立具文明質素的香港民族品性。我們不難發現本土派內鬥的傾向:多番退聯成功,固然值得慶賀,似乎象徵我們不滿被某些不濟組織或領袖代表自己,故以民意拉其下馬,由另一理想組織或領袖,甚至直接由自己當家作主。

可是,成功淘汰不濟組織或領袖,卻未見得本土派能夠重新引領港人邁向成功的抗爭道路,竟然將槍口轉向本土派內部。一連串事件,如捍衛本地熟食小販、學舌鳥參加雨傘節、賣T-shirt籌款、港獨與城邦理論爭拗、專頁與專頁的猜疑、本土派大遊行、擲雞蛋示威、參選區議會選舉、CK與陳雲爭論文化用詞、質疑本土派與左膠接觸等等,以及眾多事件中直接影響本土派整體發展氛圍與形象的網民言論。從事件和網民言論,都不停看到本土派內部強烈爭拗,互相指罵抨擊,以致不停分裂,產生多重矛盾和仇恨,醜化本土派的質素形象。

建議(1.2):自發推動本土,勿做事後孔明

嶄新有力的政治力量,關鍵必須親身力行,切忌袖手旁觀、自以為軍師,依牙鬆鋼。如要不被代表,自己當家作主,親手擊敗暴政,即使某些新興本土派組織如何有魄力有質素,也絕不能把重光香港、建立香港民族的責任拱手讓給任何政黨、組織、領袖。

沉醉內鬥的心理,總離不開自以為高明的心態;批評有理當然可取,但緊記批評之目的,旨在點出不足之處,期望或建議及後改善,而非貪圖舌戰之快,一味批評、苛求他人應有怎樣的表現。更甚者,若要防止本土派膠化退步,或不欲不濟者拖累本土派發展的話,就更應挺身而出、親力親為,由自己引領本土派成為具備實力質素的政治力量,這樣方可證明及不枉自己高明的才能。否則,逃避或無法引領愚昧者的,亦不得見有何高明,只不過事後孔明而已。

(2)只論立場,執著路線,愚敵不分

本土派支持者,非常介意立場、陣營、抗爭路線的意識分野,奉之為政治智慧,卻無視現時香港政治現實格局的限制,導致不斷埋首爭論分野,甚至混淆愚蠢隊友與真正敵人,極力攻擊愚者,而敵人卻從未受過衝擊。

經過遮革一役,以及遮革前多次抗爭,如皇后碼頭、反國教、反高鐵、港視發牌,讓不少港人驚覺一群不學無術的社混分子,不但無法成功為香港爭取過甚麼,還榨取了不少資金、消耗民氣和扭曲膠化抗爭,以致港人極其恐懼甚至憎恨這些社混分子,統稱為「左膠」。而不少港人放棄欺哄他們已久的「左膠」社混分子,轉而尋找新政治力量,期望能夠直接有效抗爭,改變香港社會,因而不多不少成為了本土派支持者。

導致遮革後一年,彌漫著一種政治立場與陣營都必須壁壘分明的極端審查心態。這顯然來自「區分黃絲與藍絲黑警」、「區分港豬和理非」的心態,因著泛民左膠學棍的傷害情感再而延伸到「區分左膠與本土」、「區分保聯與退聯」,甚至「區分黃屍與黃絲」。可是,再加之上文部分所論及的「內鬥謾罵心態」,轉而再進一步審查本土派內部,一旦本土派組織或人士,做出「形似,體不同」的抗爭行動,如街站、籌款、遊行、撰文論述,或與方向一致、路線及抗爭強度不同的左膠、社混分子接觸,便會立即群起而攻,甚至扣上「偽本土」之罪名。

建議(2.2):反省自身局限與成長步伐

就自身局限與成長來說,遮革的確帶來港人覺醒,除了看穿暴政黑警的猙獰面目,亦重新反省自身如何參與政治和如何有效抗爭,但切勿忘記這次的省悟是徹底和急速的,我們每一位港人要學習全然蛻變,擺脫香港幾十年來固有的政治與社混模式和經驗,是絕對不可能一蹴而成、一夜成長,總會經常被以往荼毒的政治與社混思維所左右。

故此,我們這一代香港人對如何實踐理想政治和有效抗爭,都仍然處於「初哥」階段,同樣摸著石頭過河,有如盲人摸象。我期望港人,明白自身局限和成長步伐,除了對一班願意憑著赤子之心、付出時間金錢前途、走進毫不熟悉的政治染缸奮鬥的素人,予以時間耐性與善意提醒,更應一同扛起重建香港民族的責任,一起跌跌碰碰去塑造屬於港人的理想民主社會。

建議(2.3):廣義上分清愚敵之別

對外陣營的關係而言,從廣義上,我們必須分清楚「左膠(包括泛民學棍社混分子)」與「暴政、黑警、保皇賣港賊及藍屍暴徒」的分別。究竟,能否將兩大陣營一概而論,說成同一罪行的敵人呢?當然,上述已言及「左膠」的過錯--搞散抗爭、賺取油水、消耗民氣,對改變整體香港社會實在是難辭其咎。可是,說成他們與直接赤化香港的港共暴政、濫用私刑與黑合作的黑警、為錢賣靈魂的保皇賊和藍屍等敵人,也未免思想過於粗疏,愚敵不分了吧,那跟不分事理,將港人、本土派等同為法西斯、不法暴徒的藍屍智障思維有何分別。

若然「左膠」真是共諜、裡應外合的敵人,何以要浪費力氣發動罷課、舉高雙手用愛抵擋黑警,何以某些「左膠」人士(如鳩嗚團)遮革後又會參與光復、聲援被捕義士、譴責同是敵人的黑警呢?於我看來,他們也如上述所言,還未完全擺脫膠化思想,極其量也只不過是愚蠢的豬隊友,算不上敵人。

廣義地衡量政治現實格局,願意遮革後依然堅持參與和組織抗爭的人已經不多,即使「左膠」十分愚蠢,我們也不值得完全避之則吉。爭取新港蝗福利、雨傘節藝墟、幾人佔領高爾夫球場等膠化行動,當然毋須理會;但只要他們某些行動與己方理念相近,如譴責黑警暴力、聲援被捕義士等便可合作,沒理由譴責黑警,本土派也因左膠而拒絕,這跟左膠領袖對光復行動割蓆篤灰或隻字不提光復成果等因人廢言之態度又有何分別呢。

建議(2.4):嚴格上權衡政治現實

最後從嚴格來說對外陣營的關係,我們必須顧全香港政治現實的格局,以處理非敵愚昧的「左膠」關係,並進而有力的痛擊真正敵人。嚴格劃分立場、陣營、抗爭路線等意識分野,我認同這是必須具備的政治意識與智慧,可是政治意識與智慧並不限於此,而須同時衡量和顧全整體香港政治現實格局--認知香港目前社運圈、抗爭路向的形勢。

從上文分析可見,香港的政治形勢除了處於初哥摸索階段,亦存在大量仍然愚蠢的左膠、真心膠、以至本土膠(即同樣不學無術、盲目護主的本土低能支持者);而左膠(泛民學棍社混分子)和其擁躉,無論人手、資源和話語權都仍然盤踞香港政治格局之內,這是本土派發展至今仍然未能健康發展之重大問題所在。

由是之故,嚴格上我雖認同甚至很想本土派盡快與左膠劃清界線,但權宜之計在先,唯有先與之合作,借其人手、資源痛擊真正敵人。本土派甚至可奪取左膠擅長之議題,進行有效抗爭,或借其擁有的輿論力量,對外宣傳本土理念;這些其實都於遮革後一年曾經做過--捍衛熟食小販一事,直接以勇武保護本土小販,抵擋食環署;騎劫七一遊行,於隊頭揮舞龍獅旗。

假以時日,痛擊敵人,敗退黑警、藍屍,擺脫共匪魔掌,再繼而劃清陣營界線,才是焦點所在。我期望,港人尤以本土派人士,請認清現實政治格局的限制,單以「勿通匪類」無視政治現實,亂扣「偽本土」罪名使有心素人心灰意冷,實在算不上甚麼政治智慧;我倒想知道Malcolm X主動與Martin Luther King合作之時,曾否被扣上「偽勇武」一詞。

政治就是權衡輕重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