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懂性始起,對政府、社會之不滿隨年齡漸長。內有奴才為一己私利出賣國家,外有強敵強佔殖民。上下充斥著愚昧、腐敗、偽善和欺詐。這國家每天上演不義反智的鬧劇,就由那些控制國家的上一代和權貴主導,可恨的是還有為數不少的國民推波助瀾,自甘墮落,甘願亦樂於做奴。對外則有中國強佔殖民,巧取豪奪,大舉入侵,如刺在芒。我們美麗的家園、祖國從此黯淡無光,走向墮落。自被中國殖民,香港就從沒過上一個好日子,只有一個沉淪的泥陷,沒有一個光明的未來。作為香港人,敦能忍氣吞聲,任由蠻族於國土上張狂撒野!

我並不相信在中國人的治下,香港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寄望中國給香港民主自由、尊重香港人的文化和權利是天方夜譚。寄人離下,任人宰割,獨立自強,掌握命運。香港只一彈丸之地,民風柔弱,資源匱乏,地理和文化上與旁邊的中國關連緊密,依附在中國之下,從來是比獨立更好的選擇。然我等必須掌握自己的命運,問自己心中的國家是怎樣,最珍而重之的家是哪裡。香港人若不甘心失去自己珍而重之的文化和家園只有建國一途,建立屬於我們的帝國。永遠防範北方的中國人,他們只是一群野蠻的侵略者,要提防他們,不要信任中國人,不要受煸情的大中華思想所動,永遠以帝國的利益為首。

已經嗅到變革的氣味,未來十年,香港、中國以至東亞都會出現重要的變化,混亂衰退的中國隨時爆發動亂、內戰、分裂甚至對外戰爭。相信會進入長時間的混沌。對香港而言,是獨立的時機。

「鐵腕治國,聯合兼併」是我心目中的建國根本。亞洲,是一個信奉權力的地方,在中國人社會尤是。在動亂不安的時代,以鐵腕手段穩定、團結國家,所有政令快速有效執行,以強硬幹練姿態示人,在東亞樹立強者形象。周遭都是猛獸毒蛇,弱肉強食,不豎起身上的刺針,如何生存。

鎮壓地產霸權是建國的大國策之一,從而釋發國家的發展動力和清除國內的害蟲。我並不主張殘害、批鬥香港的商賈,但必須重建經濟規則。低價收購商賈的房屋、土地,以至有關國家安全業務,由政府主導,消除地產霸權,發展實業,特別是智能科技和能源科技。讓企業繼續維持在港業務,只是地產斂財以後絕對不能在這個國家出現。當然,若敢頑抗,就一腳將地產走狗踩到稀巴爛,以一切手段沒收財富和懲罰。總而言之,法治、廉潔、高效是我們的宗旨,政府掌握國防、能源和大部分房地產業務,鼓勵商人投資和發展實業。若任何地產餘孽想耍花招,就把你們這些自私貪婪的富二代或老而不殺個永不超生。

至於投共的走狗和無能斂財的官員則殺一儆百,將罪狀最嚴重和過往言論最出位的建制派和官員羅列罪名,統統處以叛國罪名,送進牢獄,終身監禁,以儆效尤。

接下來就是聯合兼併的部分。一個幅員遼闊,十三億人口的大國步入動盪衰退是無可避免,但盡力維持其穩定是各國的要務。中國唯一一個有民主、法治、自由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是一個很好的基地和代理人。再者,香港的民族主義興起,本土港獨熱潮在年輕一代最為普及,直接併入廣東恐會引起衝突。因此,香港透過與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合作,換取軍事援助和保護,是有可能的。總要一個勢力穩定南中國以至東南亞的局勢,就由香港作主導吧。

的而且確,中國自回歸後對香港的殖民入侵人神共憤,排外主義是時勢所趨,亦是人之常情。正正是這種情緒促成獨立建國。但新政府上台後,必須要遏止這種情緒和排外主義。第一,新政府掌權後不再受中國政府支配,本土權益已得到保障。第二,建國初期,百廢待興、內憂外患,有何餘力再內鬥。加上國家面對種種問題,焦點轉移,配合政府施政,定可團結國家。以廣東話和英文為國語,將香港的粵語文化凌駕於大陸文化之上,維護、強化香港國本和獨特性,以文化、語言統合大陸移民。另一方面,國家正值用人之時,國民平等共融是必須,對社會穩家亦起作用。最重要是沒必要於此時挑起與中國人的仇恨,在自己的北方樹敵。中國本來就是一個外患,沒必要挑起仇恨,亦不用為粵港聯合製造阻礙。

對香港而言,廣東與香港是命運其同體,為了爭取香港的生存空間,必要兼併廣東。因此,廣東的局勢對香港的未來影響甚大。至於如何兼併,本人不才,未有理想方案,但必須由香港作主導和核心。雖然兩地在地理、文化、語言、民情和戰略原因上有聯合合併之條件。然始終國情有別,直接合併相信有難度,加上主導權的爭奪,合併並不容易,且看我國有何實力、條件主導,兼併廣東,事在必行。面對北方的敵人,其同守衛這兩片家園和富足之地也許是一個有利團結一致的條件。我主張拱衛北方,西進廣西、海南,將兩省兼併,至於統一或北伐大夢由其他人去發吧,我們不要摻進去。將我們的劍指向東南亞和南海,固守北方,保持觀望和中立,誰敢犯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全東亞最剽悍的部隊。

台灣是我們另一重要盟友。除了兩國同屬華人政權外,香港需要台灣的軍援及軍事訓練,以及作為一旦亡國的後方陣地。而南中國穩定亦有助保護台灣安全,加上同為親美勢力,相信合作機會很大。再者,兩國聯合,掌握海洋要地,定有其戰略意義。混亂之世,有一個堅實親近的盟友,非常可貴。
當然,我並不是要香港作美國的傀儡。但建國初期,我們實在需要強國的保護和支援。待羽翼漸豐才能慢慢脫離美國的干預,但長遠而言,維持港美良好關係並無害處。並沒有親美不親美,只是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朋友,相信美國無意掌控我國,維持東亞勢力平衡,對我們或美國而言,都是最好的方法。

現時的香港正在走向極端,最後秩序崩潰,改朝換代,推倒重來,無能之治國者必將為其錯誤付上代價。願天佑我國,若問前程,乃望香港人的未來是我的未來,反之亦然。渺小的我們,成就更大的野心。

 

香港最大的敗筆是普遍國民對社會缺乏道義和責任感以及缺乏邏輯批判的能力。教育建設是國家最重要的工程,勝於一切其他建設之上。

“Whoever governs Singapore must have that iron in him, or give it up, this is not a game of cards.”

未來帶領香港復興稱霸之人亦必有鐵的意志和堅韌。

銜石成痴絕,滄波萬里愁,孤飛終不倦,羞逐海鷗浮。


 

評語:「我的奮鬥」, 「論遊擊戰」, 「戰爭論」, 我推薦你看的書單. 多了解尼德蘭八十年戰爭和德國三十年戰爭。(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