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於上海街發生「佔領」事件,導致上海街馬路被阻塞三個多小時,交通受影響程度未算太大。由於上海街不屬於主要路段,單向行車,有三條行車線,只有幾條巴士線行經該受影響路段(朗豪坊對出),故此「佔領」數小時對交通上的影響實在有限。

事緣位於旺角熟食中心下方的紅van總站時常有紅van停泊於站外範圍,由於站的範圍不大,紅van司機經常貪一時方便將車停泊在站外的行車線上,去個廁所或賣個飯之類。有指警察近來嚴厲執法,每見違例停車便發出告票令司機有感生計受到影響,日前又再上演一幕類近的畫面,有司機將車停在路邊避車處被發告票,之後該司機大為不滿駕車切過路中虛實線返回站頭,而再被警察發出告票,因而激發眾司機將車輛(紅van)駛出上海街與亞皆老街交界路段至朗豪坊對出的路段停泊堵路,以這個舉動表示他們的不滿以及他們所認為受到的不公對待。法理上司機違例泊車的確犯法,不過執法並不是一味只講法律,亦要講人情,適當時候要酌情處理。正如前文所講,該路段之路面情況未算繁忙,若然人家只是放下車輛一會,離開買飯或者去個廁所亦無可厚非。在這種情況下執法過嚴只會積蓄怨氣,久而久之怨氣過盛便會爆發,為社會徒添暴力和衝突。怨氣爆發的紅van司機不惜重演約一年前在旺角佔領區出現過的畫面,堵塞全數三條行車線,以他們所認知的「正義」為自己發聲,無懼有牌爛仔(警察)的恫嚇,面對警棍毫無畏懼,更有司機坐在馬路上拿著飯盒「開飯」,神態自若。事情到最後警方與司機代表雙方作出讓步,事情歷時三個多小時落幕。

事情的亮點在於那一班涉事人,他們是紅van司機,沒錯,正正是他們的身份。雨傘運動末期,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簡稱潮聯向高等法院申請禁制令,清除旺角佔領區的路障及阻礙物,然而潮聯旗下的紅色小巴線卻沒有一條會途經任何一個佔領區路段,對其利益沒有實際影響,因此一般說法認為潮聯在背後收了什麼好處而去替政府出面做事。經過此事後人們普遍對紅van的評價都很低,潮聯更成為眾矢之的,雖然日前上海街「佔領」事件涉事的站頭與潮聯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單單紅van「佔領」馬路這個題目已足夠吸引大眾的注意力了。

紅van站頭就好像潮聯一樣背後為黑道中人所控制已是所謂公開的秘密,司機每月須繳付二三千元不等的入線費,令這些站頭的黑幫每月穩賺相當可觀的收入,司機的在這種情況下雖說亦能夠賺到一些錢,但不會賺得多。這些司機有如一般香港打工仔,發揮香港人精神,各家自掃門前雪,事不關己,己勞心,社會上發生所有的事情只要不涉及自己當前的利益就不聞不問,但一去到損害即時利益的時候才去反抗──警察不斷的發告票令他們有即時的經濟損失,因此他們以「佔領」行動作出反擊!不過在大多數情況,去到損及個人利益的時候才懂得反抗,事情就已經到了悔不當初的地步。

這齣「黑吃黑」的鬧劇才上演三個多小時便已到曲終人散的地步實在令人惋惜,以小弟這種愛吃花生看好戲的人來講實在份外惋惜,畢竟雙方都不是值得去幫的人,像這樣隔山觀虎鬥就最適合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