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6日,知名《輔仁》作家林璃蝶轉貼數名本土民主前線穿著熱褲與藍色恤衫前往聲援被捕的黃台仰,就其衣著不當作出批評,繼而引起《輔仁》與本土民主前線支持者兩大網路朋黨集團非理性的罵戰。事件對本土派傷害之大,影響之深,無須多提。某精神病人公然批評我以及一眾《聚言時報》的作家「寫一大段字去分析細節及食花生」,稱我等「太得閑」(編按:應為投稿《聚言時報》的作者),這顯然是由於活在自己世界的人沒有由動亂中反省道理的理性能力。因我能力所限,本文之對象僅為思想健全之人,如果你一看見作者的名字就說「妖,蒸魚安太得閑寫埋啲抽水文」,那你沒有資格讀我寫下來的文字,請滾,我不是一個依賴瀏覽量維生的網媒老闆。

是次事件,源自於抗爭時衣著是否合適的理性爭議,結果卻成為了一場非理性、小學雞、但質素的謾罵,兩派朋黨當然有很大責任。而罵戰中反映出小圈子那種宗教狂熱的思考方式,更是叫人憂慮。

一名「識佢老鼠」的小人物Terry Wu是最先對林璃蝶的批評作出神經質反應的瘋子,但這小人物卻引起了一場大型罵戰。他一句「屌你老味,著乜柒關你乜事,下下full gear 囉,話時話,又唔見你黎?」「抗爭不應著熱褲」這命題是否成立,與林璃蝶是否在場及此命題是否與林璃蝶相干無邏輯關係,故此處Terry Wu犯了人身攻擊謬誤。然後他繼續瘋狂狙擊。

1495392_10156864988463125_4201592755666863652_o

Terry Wu似乎是一位敬拜本民前的信徒。這是個別例子嗎?不是,因為接著馬上有其他支持者加入戰團。由於林璃蝶這位《輔仁》女性作者被斥責,容樂其為首《輔仁》朋黨馬上發動Facebook小圈子罵戰。容樂其以一句「搞蝶蝶就唔撚得」為由,大男人主義上腦,以對人不對事嘅方式,支持蝶蝶批評,然後以極低質素嘅小學雞言論指罵對方 (e.g. 狗主之辯),將謾罵愈炒愈大。

TFfdpjr

及後容樂其更公然與偽本土作家黃世柒圍爐取暖,將件事無限上綱到教主老人家的頭上。

c20601123123v67

相信各位熱狗、毓粉明咩事啦

身為《輔仁》總編,容樂其不斷以情緒化的字句挑撥是非,沒有解決事情或理性討論之意思。其金句實在太多,例如「而家是咪繼續?」,不斷挑釁對方回應。當本民前支持者Mark Lau說出一句無謂的「容樂其咁大支野?要人9秒9時間回覆你?」,容樂其竟然回應「我係咁大支野」。此處之問題已經不在於狂妄自大,而是對話質劣低下,完全只是一句情緒發洩的回應,沒有反省問題的意思。

相中女子本民前成員Erica Chung後來發脾氣,到林璃蝶的帖文中留言反駁,容樂其又繼續挑釁。其用語情緒化,令人感覺她不識大體,欠缺自我反省能力,與容樂其一般見識。她的回應中充斥大量反問句,顯露出反駁的怒氣,更令持反對意見者反感。不過,三十多歲人的容樂其的回應就更小學雞,竟然在自己的facebook上寫道:「我正式向本土民主前線表明立場,你既公義,唔關我事,總之你D 人搞蝶蝶就唔撚得,有無野我講得唔清楚? 」。

一句「你D 人搞蝶蝶就唔撚得」,對於原來所討論的熱褲問題毫無關心,充斥著小圈子的朋黨的思維,而且還有一群人跟隨、支持他的小學雞言行。

本民前支持者和《輔仁》支持者形成了兩個小圈子。前者以本民前種種「功德」作為支持信仰的「見證」,將本民前當成是宗教,任何對本民前的批評都視之為異端,群起攻擊。後者則是以容樂其的人際關係網建立出來的大男人大家族思維,一切思考和立場以成員間關係和感情決定,對關係的重視遠高於對事實的追求,對於批評的理由和緣起毫不關心,總之「批評我的人」就是十惡不赦。本民前無力提昇其支持者質素和水平,而《輔仁》朋黨更在網上拿著本土派的名義不斷挑起是非、罵戰,無視罵戰對他人甚至整個本土派的影響,實在是本土派的隱憂,不可不除。香港需要更多像《聚言時報》這類不群不黨的本土派輿論平台,本土思想才可以走出小學雞的陰影茁壯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