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以下,三權以上,不就是宦官一名。

歹人當道,對於太陽照常升起張曉明所言委實不感詫異,反正共產黨至今的運作模式都是想走帝制的路,跟肥仔恩更是沒有兩樣,承受了這麼多年壓迫,難道你又會以為他們會認為三權分立可制衡行政?算數啦,毋須猜度,現在的政局就是獨裁與權鬥,政治戲碼愈演愈烈,禍臨香港,方知自主的重要,後悔太遲,也只能集力抵抗。

所以驚訝的不是內容,反而是那種自我揭示的行為,原來欺瞞都難得做,生怕暗示你們不明白,就直截了當說明共產黨的至高無上。民主民生綱理倫常,從來不是他們的考慮,眼裡也只得權勢和力量,所以我們也應該懂,為反而反是對的,因為不反,就等於默然承認了奴隸宣言,此生不復。

習近平也許很恨鄧小平,甚麼五十年不變,當初根本不應吹這樣大,十五年就好,二十五年也好,五十年的權力自制,綑綁得太狠了。壓抑太久,十八年的日子都等不及,已漸漸加強統戰,目的就是把香港與大陸同化,著數攞盡,百姓用以蹂躪無所不用其極。行政早是木偶,立法滲入大半,司法危在旦夕,最後瘋人妄言,原來特首可凌駕一切,仿如習帝身旁大太監,於皇帝前搖尾逢迎,在百姓前胡作非為。唯一不同的,太監本是皇帝背後搞風搞雨的小人,皇帝非勵精圖治即昏庸無能而已,習梁卻是誅滅人民的黃金組合,一代暴君與一件廢宦,足以玩弄人於股掌,莫談良知,他們從不曉得。

世態變得太快太可怕,快將不適應人類世界的生活,是非黑白倫理規律被顛覆得一塌糊塗,又生怕自己會對這些怪物怪事麻木。我很不喜歡政治,我很討厭這一場黑暗得離譜的利益遊戲,我也想每日每夜花天酒地遊戲人間享受生活,偏偏它每秒都在入侵我的生活。權益是無形的,所以被剝奪不會有被搶劫的痛,可是放眼將來,再發現甚麼都沒了,我們活著也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