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3241_541517569331090_5455767100964068935_n

偶聞趙善軒這番高論,在下不是哲學家,但也想講兩句。這是又一學棍偷換正義論概念的好例子。

正義論的良序社會,是指由全體成員,以公平即正義的為原則的民主程序,訂立共同認可的社會規範。而訂立的過程,全體成員應該處於無知之幕中的理想構想。

社會上不同人有不同既得利益立場,無知之幕是指所有人放下既得利益的前題,用邏輯理性去作公正判斷,合理分配社會內部資源、以及訂立制度。

但難民本來就不屬於該社會,也沒有經過(歸化)立約過程。在不認同該國家的共同規範的前題下,不可能有特權強行取得公民權,並享用社會內部資源。

退一步說,假設外民難民可以無條件參加別國的內政,但無知之幕的概念是對等的,無理由只要歐洲人放下個人利益,難民自身都要進入無知之幕,放下個人利益,去思考自已是接收難民一方,到底會否無條件接收。

再退一步說,如果有難民必收,而且無限量,還要給予公民權才正確。按此邏輯從戰略角度來說,某國可以自製難民,用大量難民的方法,變相侵略別國,用人口的優勢在民主的程序下改變其國體,如把奉行基督教,民主主義的政體改為奉行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獨裁的政體。則正義論、民主主義不攻自破。

趙善軒的說法單方面要求其中一方無知之幕,而另一方既不屬於該公民社會,也沒有立約(歸化)過程。試問要如何套用正義論?難民沒有權利享用別國的福利,而歐洲國家也沒有給予難民福利的義務,但若果歐洲國家的公民秉持正義,在大多數公民用公平的程序決定,自願接濟收容難民卻是合乎良知的人道行為,但決不可把人情當義務,接濟當權利。抽空了以上背景,把難民當公民,又把平等的無知之幕,變成歐洲國家單方面的責任。而趙善軒卻完美試範了偷換概念,然後博得銷生一句:講得好,以及左膠的讚好。

我認為基於人道的正義原則,難民一定要收,但應該是按各國能力負擔,而且一定不是無條件無限量,而且接收不代表要給他公民權,正如上述所說,按道理公民權是需要經過「歸化」程序,認同本國的共同價值等等。而且他朝中東局勢穩定,他們亦理應回中東家鄉重建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