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中,世代以狩獵為生的莎夏向父親抱怨「湧進的異鄉人砍伐我們的森林,搶走我們的土地,開墾成農田,獵物減少,所以我們才會餓肚子」。自農業革命開始,生養眾多的農民挾人數優勢佔據腹地,將較健壯卻人丁單薄的狩獵-採集部族趕去較荒蕪之地的劇情就不斷上演。日本歷史上也曾發生同樣的故事,將人們趕去「開拓地」的勢力卻不是無腦巨人,而是傾政權之力的國家政策。

日本常被視為單一民族國家,人們總是忘記日本列島的住民除了大和民族外,還有南方沖繩的琉球族與北方北海道的愛努族(アイヌ)。日本處於幕府時代時,蝦夷地尚未被更名為北海道,土生土長的愛努族人以狩獵與捕魚為生,建立起從亞洲大陸至察加半的廣闊貿易網。

大政奉還後,明治政府治下的日本希望加入現代國家俱樂部。現代國家最重要的特點之一,便是具有「國境」--例如說,古代中國只有邊疆,卻無「邊境」,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主權國家邊境此概念對中國而言是虛無的。原本同質混沌的世界,在現代國家相繼劃地誕生中,漸變成以主權為單位的、堡壘分明的國際社會。

同期,俄羅斯帝國也在持續擴張領土,夾在兩地間的蝦夷地之主人卻尚未具有國際視野,致此地成為無人認領的肥肉。明治政府認為俄國有可能將資源豐富的蝦夷劃入邊境,於是先發致人,於明治二年(1869年)將蝦夷地更名為北海道,開展殖民大計。政府開始推行同化政策,強迫愛努人改用日本名,說日本話。來自內地的軍隊與拓荒者大批湧入北海道,愛努人世代生活的土地被政府劃分予內地人,愛努人崇敬的神靈居住的森林被砍伐成空,化為農田。愛努人被奪去謀生的手段,捕獵的權利被剝奪,接著其語言被剝奪,姓名被剝奪,所有作為人類的尊嚴都被剝奪盡致(人間としての尊厳も奪ってしまった)。

日本在愛奴推行的皇民化政策,就和他們在台灣、歐洲人在澳洲與美洲的作為一模一樣。而不諳國際遊戲規則的愛努人,也跟民國時期維持實質獨立、卻因不懂在國際社會聲張獨立以致最後失去這份獨立的西藏一模一樣。History repeats itself!如同民族主義萌芽於印度、越南等殖民地的本地精英中一樣,愛努族中也誕生了將發掦民族榮光的少女。她的名字叫知里幸惠

幸惠以優異的成績,成為第一位考入內地名校的愛努人。儘管能力不比同儕差劣,在校內卻仍遭受種族歧視,使知惠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既迷茫又痛苦。

一天,來自東京的語言學家金田一京助為了研究愛努族的風俗而拜訪幸惠的祖母。愛努人並沒有文字,所有傳說均以口耳相傳,祖母述說,金田一便在旁用心地抄錄。這使幸惠很驚訝:長久以來遭輕視否定的愛努文化,卻有學者視之為珍寶。金田一離去前,幸惠問:「我們的傳統,真的那麼有價值嗎?」金田一回答:「你們寶貴的文化,正正是你們絕非劣等民族的明證。」幸惠噙淚回答:「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我們愛努的事物是最見不得人的東西,以此為恥。現在我才意識到自己錯了,有如大夢初醒。」

幸惠其後寄給金田一詳細記載愛努族文化的筆記。金田一為之震撼,計劃以此為基礎出版愛努文化誌,並邀請幸惠來東京協助編纂。患心臟病的幸惠遠赴東京,寄居金田一家中,開始將祖輩述說的故事轉譯成羅馬字,並翻譯成日文。經過反覆推敲錘煉的定稿付梓後,成為第一本將愛努文化從人們口耳間流傳的聲音中提煉出來並舖上紙張的<<愛努神謠集>>(アイヌ神謠集)。

1922年9月18日,劃時代的<<愛努神謠集>>出版前11個月,幸惠終於完成原稿的修訂工作。當晚心臟病發,殁。時年19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