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國家認同出現問題,近期每逢港隊作賽,香港球迷都會向中國國歌報以噓聲。聞說國際足協為此展開調查,情況若無改善,港隊更會被罰閉門作賽甚至扣分。在一個電台節目,新民黨副主席田北辰質疑香港球迷:為何不離開(香港)?荒誕言論,並非首次出現。半年前,梁愛詩就曾說香港沒有「主權」、自決論並不適用。眾「本土派」學者或專欄作家卻沒作出哪怕只是一記有力的反擊。

主權,其實也分國家主權和人民主權。國家主權泛指一個國家統治的權力;人民主權則是人民集體享有的一切權利,當中亦包括建國權。由此可見,人民主權的位階是高於國家主權的。西班牙一直以其憲法不允許公投自決為由,打壓加泰隆尼亞、巴斯克的分離主義。我卻認為公投自決根本不須遵重憲法,因為自決論的基礎正是人民主權,而非梁愛詩所講的國家主權(梁愛詩其實暗示了圖博、東土耳其可以自決獨立,因為它們並非「第三國」,而是被支那亡了國)。

香港雖然未曾經歷nation building,但它的人民主權始終屬於香港人。在中國治下,公投自決同樣不被允許。香港人不過把握機會,向國際社會反映自己的國家認同跟中國人不一樣,我等何罪之有?論述上,羅素的人民主權論,是香港人的終極武器。不承認這一點,什麼也不能討論下去。主張永續基本法的學棍,卻大談實然主權論,香港已獨立論;哄騙香港人解除武裝、繳械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