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隊出戰世界杯外圍賽,六月主場兩場在旺角場打的比賽,當賽前奏起中國國歌時,全場噓聲四起,蓋過國歌之聲。第一場對不丹的比賽,更毫無先兆,當時中國中央電視台現場直播賽事,噓聲「傷害了千千萬萬個中國人的心靈」。事件蘊釀兩個多月後,「噓與不噓」討論又討論,上星期(9月8日)香港隊重回主場對卡塔爾的比賽,奏起中國國歌時,場內球迷仍然噓聲四起。

這兩天香港的傳媒全天候大開宣傳機器,說國際足協已經對事件展開調查。打出第一炮的,相信是網上英文媒體 Hong Kong Free Press。星期四的一篇報導,標題為「國際足協調查香港噓國歌」,內文引述國際足協發言人週四向法新社透露:「我們正在搜集所有相關資料以便評估是否需要進一步行動。」可是,法新社的網站,就只有星期三比賽翌日的一篇報導再沒有其他相關的報導。不過這當然沒有關係。蘋果日報、東方日報、星島日報、南華早報、無線新聞、甚至是熱血時報,統統都「引述法新社消息」,指國際足協正在調查香港球迷噓中國國歌事件。足總主席梁孔德,接受電子傳媒訪問時說,懲罰香港隊的方法,可以是閉門作賽,也可以是扣分。

資深國際球證陳譚新兩個月前已經指出,國際足協監場「懵到上心口」,不會對球場的噓聲在意,必定是香港足總自己「篤灰」,主動向監場「告狀」,國際足協才會在七月對香港足總發出警告信。今次香港球迷再噓,陳譚新仍然認為國際足協懲罰香港隊的機會甚微,因為噓聲沒有影響到比賽,也沒有任何球員或球迷因此打鬥受傷。

那麼,香港足總為什麼要主動「告狀」呢?足總主席梁孔德的「政治面貌」,可以從他的老婆梁劉柔芬背景知道個大概。梁劉柔芬是建制派前立法會議員,和「等埋發叔」的林健鋒同是前經濟動力成員。梁孔德這兩個多月來,不可能沒有人叫他「妥善處理」香港人噓中國國歌的事吧,尤其是十一月香港主場對中國的比賽,更要嚴防球迷對中國國歌發出噓聲。香港足總明知自己沒有能力遏止香港球迷的怒火,唯一的「屎橋」,便是通過國際足協作出威嚇,企圖可以令香港球迷「收聲」。所以在六月主場兩場比賽之後,便主動「告狀」,來一次「快點懲罰我」。誰不知上星期的比賽,香港球迷「睬你都傻」,一於照噓。

假設國際足協真的懲罰香港隊下一場主場比賽閉門作賽,對於覺得「體育無關政治」的香港球迷來說,無緣現場觀看香港隊比賽,的確有點兒掃興;如果扣香港隊分,雖然筆者不認同「最緊要唔好俾人扣分」,但是萬一香港隊因為被扣分而無盡出線,也定必全城震怒。總之香港隊一旦受罰,香港的傳媒定必全面配合,把責任全部推向噓中國國歌的球迷,做成群眾壓力,目的就是令以後香港隊的主場比賽,不會再有球迷膽敢「冒大下之大不韙」,把這個香港人噓中國國歌的事件告一段落。

中國足協要在國際足協發揮影響力,令香港隊受罰,可以說是「絕對無難度」。中國足協有能力拒絕馬爾代夫「主客場對調」的要求,國際足協袖手不理,令中國隊多一場主場優勢便是好例子。但是事情偏偏就是那麼湊巧,下一場香港隊主場的比賽,就是在十一月十七號對中國隊。在賽前扣香港隊分只會令球迷更加憤怒,到時候只會噓得更加厲害,不符合兩地足總的原意;而且用扣分來懲罰噓聲是不合比例的重罰,所以基本上沒有可能發生。但是如果香港隊被罰閉門作賽,香港足總可以說是「捉蟲入屎忽」。之前主動向國際足協監場「篤灰」,嚇唬香港球迷的一切動作。現在有點弄假成真,唯有對國際足協說「當我無講過」。為什麼?因為香港足總一定比香港球迷更加害怕國際足協在香港對中國的那場比賽懲罰香港隊。這個問題,和【共產黨怕香港亂比香港人更甚一樣,一般香港人覺得難以置信。

香港足總損失數以百萬計的門卷收益,也是其次;主要是一旦香港隊受罰,世界各大傳媒定必報導這個新一輪的「中港衝突」。本來只是十三億中國人的自尊心問題,一下子變成了國際新聞,令全世界都知道香港人對中國不滿的程度,要在足球比賽噓中國國歌來發泄。香港人以後在外國可以理直氣壯的答:We are not Chinese. Remember we booed their national anthem in a football game?強國的面子盡失,「共產黨開心指數」定必如同上證綜合指數一樣狂插。到時候,香港黨委書記張曉明被上級罵得一面屁,雖然「太陽照常升起」,但也一定要找那個文化體育界的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馬逢國出出氣,而足總主席梁孔德,不是他第一個祭旗又會是誰?

香港對中國,如果被罰閉門作賽,是國際足協為「本土行動派」搭好的舞臺。由只是「動口不動手」的噓聲,變成香港人「噓兩聲就連波都無得睇」,豈能不憤怒?會有多少香港人會湧出街頭抗議?真的有點期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