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源起
近日睇新聞,見倒來自敘利亞難民輕易穿過希臘、馬其頓邊界,而有關國家守軍竟然無計可施,只係象徵式制止;而馬來西亞抗爭者人數唔少,絕對有條件勇武起來,遺憾係當中有人選擇高唱「今天我」。。。不由得我不就整個世局感到悲觀:來自另一文化圈嘅非法移民瘋狂湧入必然造成本土社會撕裂,面對來自伊斯蘭移民大量湧入,歐洲「扔嘢」已經唔係一朝一夕,英國、瑞典都曾經有少女被伊斯蘭移民強姦,而伊斯蘭移民响法國更引起暴動,歐洲本土社會真係多得高唱普世大愛嘅左膠(即係對左派理論一知半解而妄顧本土社會主流、破壞抗爭運動嘅人)唔少;馬來西亞抗爭者引入香港左膠和平理性非粗口非暴力式抗爭,更令巫統有恃無恐,派出警渣以暴力手段對付集會人士;自911以來,美帝响國內管治愈益法西斯化,其他世界各地民主化、自由化進程竟因左膠式抗爭而受阻;响香港同歐洲,針對左膠嘅政團開始形成,試圖重建本土主流文化嘅主導地位,並為被左膠「膠化」嘅抗爭行動方式撥亂反正,但路途似乎係漫長崎嶇,情勢不見得樂觀。

我對世局悲觀同兒時經歷有關。小學雞年代就遇上六四事件報導,見到北京有人成面血比人影哂相;之後冷戰結束、東歐華沙公約集團瓦解、兩德統一,加上第一次海灣戰爭中西方盟軍擊敗伊拉克、恢復科威特獨立。當年我單純地以為:人世間正義已經彰顯、世界上有更多人可以擺脫極權而過上民主自由新生活、建設民主中國不是夢(當年有幾多香港人唔係普世大愛左膠或大中華膠?)、再無國家敢亂侵略人哋國家喇。。。但事後發展明顯唔係咁,先唔講中國民唔民主嘅問題,蘇聯帝國解體後高加索嘅戰亂、前南斯拉夫內戰、非洲同中東嘅戰亂,在在都提示緊我:人類總要犯同樣錯誤。波斯灣戰爭後,我又因為父親介紹而接觸到 Nostradamus(諾查丹碼斯)空前絕後、多災多難嘅恐怖預言詩。當年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放咗 The Man Who Saw Tomorrow(驚世啟示錄),而香港作家黃易亦寫過「驚世大預言」一書,都集中介紹其預言,特別提到人類終將面對第3次世界大戰、恐怖大王將復活蒙古大帝云云。二千年前夕,世人面對大世紀更新關鍵時刻,都主動翻開各種末日預言:Nostradamus、瑪雅、花地瑪、聖經啟示錄,什至華夏代表劉伯溫都被翻了出來,但惟有 Nostradamus 肯肯定咁提出:1999 年恐怖大王自天而降、復活蒙古大帝。呢首「恐怖大王詩」成為當年傳媒焦點,更成為小弟多年來揮之不去嘅夢魘。

「恐怖大王詩」:借代修辭與本土派觀點嘅交界
關於呢首諾氏名詩,小弟無意冒犯諾大大、曲解其詩意,但其預言詩隱誨難解,當中「恐怖大王」、「蒙古大帝」意思亦唔明確。多年來,世界多國都有班有心人為解構其中意義付出莫大努力,而所謂「恐怖大王」竟然有多達半打解釋!但小弟以為,諾氏預言研究闡釋權多集中西方學者手中,難免對東方有 bias,雖然香港、日本同中國都有人研究諾氏預言,但無論係日本作家五島勉所著「大預言」、黃易嘅「驚世大預言」、大陸作家施冷所寫嘅「魔幻預言」都深受西方研究者影響;近期上網搜尋有關諾氏預言網上論述,喜見上年另一香港本土網媒有同道發文,就諾氏預言作出簡短論述,惜舉例不多,解釋「恐怖大王詩」亦欠深入,是以小弟打算寫幾篇有關諾氏預言嘅文章,從香港本土立場出發,以唔同角度做諾氏預言論述。

以下係「恐怖大王詩(C10:Q72 )」原文:
L’an mil neuf cens nonante neuf sept mois,
Du ciel viendra vn grand Roy d’effrayeur:
Resusciter le grand Roy d’Angolmois,
Auant apres Mars regner par bon-heur.

華文譯:
一九九九年第7個月份,
恐怖大王自天而降,
他將復活蒙古大帝,
此前此後火星快樂地統治。

先從第一句講起,根據黃易先生講法,諾氏預言所提時間其實存在年份誤差,換言之,詩中所提一九九九年未必真係指一九九九年,可以係前後一兩年,亦即係可以係一九九七年或二00一年;而詩中提到「第七個月份」,如果以占星學嚟講,十二星座第一個星座就係白羊座,換言之,第一個月份就係3月,數到第七個月份就係9月。假如將詩文所講事發時間定於二00一年9月,咁詩頭兩句就十分易理解:二00一年九月十一日,恐怖組織領袖(恐怖大王)拉登嘅手下騎劫客機從空中衝擊世貿大樓同五角大樓(自天而降);以上解法,相信一般美國人或離地港豬好易收貨,但。。。然後呢?咁邊個係蒙古大帝?「火星」又意何所指?「火星」相對易理解,因為有睇開星座書都知道,火星係解戰神、戰爭,而事實上,無論時間係一九九七定二00一年,世人有幸免於列強全面開戰嘅第3次世界大戰,但唔同巴爾幹半島、高加索、中東、非洲等依然有地區性戰亂,戰神一如小鳳姐,真係好忙!而五島勉進一步引伸火星意思:軍國主義同武器;諾氏預言所以難解,就係因為用上唔少借代嘅修辭技巧。

回到「恐怖大王」,如上文所稱,恐怖大王有多達半打解法,除咗恐怖組織(領袖)之外,根據五島勉所著「大預言」一書,唔同西方學者提出過以下解釋:
1. 第3次世界大戰 2. 核彈 3. 人造衛星 4. 彗星 5. 外星勢力 6. 化學廢氣污染
其中五島先先生本人係 buy 第6種講法,亦認同「3戰論」,並認為核彈同人造衛星都有軍事用途,可以算係「3戰論」嘅延伸。至於「蒙古大帝」,黃易先生(佢基本上係「3戰論」支持者)認為係一種比喻手法,所謂蒙古大帝係指令歐洲人有慘痛回憶嘅成吉思汗,換言之,發動三戰嘅係一個「成吉思汗式」癲佬;而五島先生响古老法文辭典當中搵出,詩原文嘅  d’Angolmois 係指 Jacquelie,亦即係 1385 年法國農民起義,而農民就搵咗個自稱「克蘭撒旦(大魔王)」嘅變態佬帶領佢哋燒殺淫掠,大魔王仲變態到燒 bb 嚟食。由於五島先生係「三戰論」同「化學廢氣污染論」支持者,所以佢認為當人類面對全球污染同戰亂時,就會因絕望而滅絕人性,人人都是大魔王(五島先生稱之為「人類瘋狂暴行說」,美國學者 Kenny S Anderson 支持呢個論述)。

以上都係一啲「比較主流」什至離地嘅觀點去睇「恐怖大王詩」嘅意思,離唔開都係打仗、污染、暴力之類。小弟並唔否定呢啲論點,相反,小弟希望用一個在地香港人嘅觀點,進一步實體化詩文解釋,使之更加反映現實事態嘅發展。

前文提及,諾氏預言响年份上係有誤差,所謂一九九九年,可以唔係一九九九年而係一九九七年,咁假如詩文所言嘅時間真係一九九七年七月,自然令人想起當年香港主權移交一事,香港人响無公民投票決定自身前程下,一個唔該,主權被移交,空降咗一個恐怖殺人政權落嚟(恐怖大王自天而降),而後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嘅人,响江澤民年代連續接收港澳地區後,「收回台灣」嘅大中華思想更高度強化,愛國思想愈吹愈大,仿佛要重溫當年世界強權嘅帝國夢,一時之間,「和平掘起」「和平發展」等口號、什至「大國掘起」一類紀錄片紛紛上市,正反映復活古老帝國嘅慾望;而事實上,响華夏歷史先後出現過蒙古人嘅元朝及滿州(女真)人清朝,後者本質上係一個滿州同蒙古貴族嘅統治聯盟(愛新覺羅皇室長期同蒙古皇公貴族聯姻),形成一個「滿蒙帝國」,現代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嘅版圖,基本上就係源自滿蒙帝國;呢個滿蒙帝國嘅人民大多數係所謂漢族,但呢啲漢人真係原本華夏文明血脈嘅漢人?蒙古帝國同滿州8旗瘋狂屠殺、強姦換血底下,我哋有合理理由質疑所謂漢人有幾多係漢、唐、宋以來留落嚟嘅原裝華夏漢人文明血脈。歷史上,蒙古帝國將所征服嘅中國地區嘅民族分成4等,其中第3等係「漢人」,但呢啲漢人其實係包括華北嘅契丹人同女真人,「漢人」嘅定義响蒙古勢力退出中原後又有無撥亂反正?

而撇除 DNA 或基因唔講,北方遊牧民族嘅捲脷音大量滲入華夏雅言(即粵語),因為學習能力問題,原本9聲嘅華夏雅言被呢班所謂漢人學得肢離破碎,只留低4聲,於是發展出被阿爾泰/蒙古化嘅殘體華語,即所謂普通話,如是者,今日嘅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經唔係原本華夏嘅中國,而係一所只有中國鑲邊嘅阿爾泰房屋/一個變種蒙古人國家。而隨著呢個國家嘅人民對國家強大,即重建帝國嘅追求愈益強烈,一股愈益成熟嘅帝國主義思維(以權力、金權、耍野蠻掛帥)業已形成。至此,諾氏詩文中所稱「復活蒙古大帝」嘅意思不言自明。當年蒙古帝國同滿蒙帝國嘅瘋狂野暴,响中國共產黨牽起嘅「3反5反」、「文化大革命」同「六四天安門層城事件」中已顯露無遺,而進一步嘅體現就係其國民嘅「旅霸」行為,擺出一副唯我獨尊嘅姿態;埃及、泰國什至中國大陸嘅文明資產,都面對過來自呢啲似蒙古人多過華夏漢人嘅「中國旅霸」唔同程度嘅侵犯。

諾氏另有一封致法國國王亨利二世嘅封書信提及「蒙古大帝」:「阿爾泰山那邊會出現一個極大的反基督帝國,他將以龐大的不計其數的部隊向教廷進攻,其選定的時間是一次最長最暗的日蝕前,行動在地球最陰暗時期進行」所謂「阿爾泰山那邊」自然係浩瀚嘅蒙古同中國,而一個咁巨大嘅帝國,自然唔單係領土遼闊,同時必然具備龐大人口,軍事上即使裁軍二十萬亦視作等閒、擁有眾多兵源嘅人口大國,而所謂「反基督帝國」自然係指全無宗教自由、教堂被拆十字架、人民活於極權之下嘅中國。

但以上一套「華夏 vs 阿爾泰/通古斯」論可能只係成個詩意嘅一部份,因為諾氏預言誨澀難明,而且諾氏係法國猶太人,當然唔會只對亞太區情有獨鐘;假如所謂「恐怖大王」仍然係指拉登,咁佢所復活嘅「蒙古大帝」就可能另有所指;上文提過,所謂蒙古大帝係指一個「成吉思汗式」癲佬,成吉思汗發起蒙古西征,到處窮兵黷武,但成吉思汗對戰爭有其獨特睇法:「人生最大之樂,即在勝敵、逐敵、奪其所有,見其最親之人以淚洗面,乘其馬,納其妻女也。」其實戰爭中強姦被征服地區婦女响歷史上並非新鮮事,但响當下嘅「普世價值」而言,強姦被征服地區婦女明顯違反人道,亦唔會被世人所認同,但偏偏伊斯蘭國對呢種變態暴行情有所鐘,其中雅茲迪婦女就深受其害;而响屠殺被征服地區人民方面,伊斯蘭國之狠毒絕對比得上當年蒙古帝國;可見原本同阿蓋達什有淵源嘅伊斯蘭國,正重現緊當年「蒙古大帝」軍隊嘅生活。所謂「蒙古大帝」就係借代「野蠻人」,不論係遠東嘅中國大陸人或中近東嘅伊斯蘭國。

伊斯蘭國嘅侵略同無孔不入,隨著近來地中海非法移民問題响歐洲爆發,呢啲非法移民多來自北非或中東,其中包括深受其害嘅敘利亞。大批敘利亞非法移民經地中海或土耳其、希臘進入歐洲,其中有非法移民表明只想進入德國、瑞典而不屑只留响匈牙利;事實上早响呢批非法移民民進入歐洲之前,歐洲早就面臨「回二代」「回三代」問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歷經馬歇爾計劃、歐洲一體化之後經濟復甦,於是一方面推行福利政策,二方面開放移民政策,中東、北非同巴基斯坦等伊斯蘭地區人士都可以輕易移民入籍若干西歐及北歐國家,但隨著近年歐洲經濟衰退,呢啲原本已經抗拒融入地主國本土主流文化嘅「回二代」「回三代」更易成為歐洲社會動盪不安嘅罪惡溫床,其中不乏「回流」中東加入伊斯蘭國嘅穆斯林少年,歐洲社會對伊斯蘭國滲透嘅擔心決非無的放矢。面對經濟衰退、文化族群撕裂,歐洲似置身火山口邊,隨時有爆發大規模衝突可能。

筆後感言
關於歐洲面臨本土社會可能因伊斯蘭移民被撕裂問題,諾氏另有幾首詩提及,但本文暫定集中討論「恐怖大王詩」。無論如何,諾查丹瑪斯寫預言詩絕非想詩中災難成真,而係比後世人一個警號:今日香港同歐洲處處被大愛左膠包圍,聽任什至歡迎唔同文化而又不願融入本土主流嘅外來族群人口進入,什至高舉「文化多元包容」旗幟為自己製造社會問題之罪責開脫。如果今日我哋香港人同遠在西方嘅歐洲人唔正視問題(左膠引狼入室),搵返自己本土文化嘅根/文化族群主體,制定正確人口政策,將來有一日諾氏預言不幸成真,香港真係會變成「腥柬」、而歐洲可能就會變成「歐拉伯」「歐羅巴斯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