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現代中文詞彙令我看不慣,其中一種是「健康性感」。

這組詞彙在華文媒體的娛樂版面中尤其常見。例如某某嫩模推出寫真集,會煞有介事地強調自己的相片是「健康的性感」,以免外界將自己定位得太低俗。

照常理推論,有「健康性感」,就應該有「不健康的性感」,為「性感」作分類。但我就從未在C疊中見到這個形容詞,記者會描述某女的過火艷照是「意淫」或者「色情」,既然如此,性感就只有健康的,因為「不健康」的自有其他詞彙形容,又何需畫蛇添足再僭建兩字上去?

是不是現代人的語文感官比以往遲鈍了,所以寫作時需要不斷為詞彙再多作修飾,結果反倒過火了?就像一道菜,你嫌太淡加幾羹鹽,我又加幾匙糖,致令菜變得難吃。大眾分不清性感與淫穢,所以有「健康性感」;「譴責」本身就有嚴厲意味,但又怕讀者看不出嚴重性,於是又有「強烈譴責」。

一羹又一羹的「修辭味精」加上去,結果我們的中文變得不健康了,有毒了。

有趣的是,真正嚴重的字詞,因為某些原因又會被淡化:拉勻一世飲會沒事的毒水、「狗」變了「久」,所以,如何玩弄文字真是一門值得考究的藝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