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畢本土學社於《聚言時報》所發之文,小弟認為中大本土學社應早日解散,或正名為「中大偽本土學社」。

小弟固然同意記者於執行其職務時不應傷及人蛇;她做錯的,不過是把私人感情帶至其工作上;但是她所展現出的精神正正是本土思想:如果我的國家已自顧不暇,驅趕你們這群偷渡客,又有何不妥?

而人蛇們被匈國政府安排入住中轉營,又何來有險境呢?中轉營入面是否有毒氣室,政府要拿人蛇們去試生化武器嗎?如果沒有,又何來『記者於人蛇逃離時多踩一腳,極不人道,不應阻其離開水深火熱之地』之說呢?

對於學社提出的第二點,中東的人蛇多為社會中較富庶的一群,真正的難民又有何能力去支付上萬的偷渡費呢?而歐洲又是否有義務去救濟這群人蛇呢?假若有一日,網上流傳一張天津大爆炸死者之圖,試問本土學社的同學們又是否會立即收容被大爆炸影響的同胞呢?港中之比和歐洲與中東之比,不過是用來混淆視聽之幌子吧。

再者,中東問題並非單靠收容人蛇可以解決。如此治標不治本之策只會令歐盟的經濟更混亂,帶來更多的文化衝突,而且令中東的恐怖組織乘機滲入歐洲,如本港每日輸入大量支那專才般。只要中東戰火不滅,就如支那共匪國繼續作惡一樣,人蛇只會源源不絕,屆時歐盟又有何方法無限量收容難民?

學社一文,顯露了自己左膠的本質。作為中大人,本人恥與你們為伍,也為香港有如此大愛的本土派感到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