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是對手,永不低頭,從來沒抱怨半句,不去問理由,仍踏著前路走,青春走到白頭,成功只有靠堅守信心奮鬥……」一路頹廢的我,直至雨傘運動聽到這闕歌。歌詞的旋律打破記憶定律,只聽一次便深深的留下在我腦海中。

從沒有過的參與社會事務的我,對現時的時局動簜的態度開始由冷漠轉為關注,就因那震奮人心的歌句。

我是一個九十後,這年代出生的人,不知道是否特別可恨,抑或可憐。一路承受了很多來自不同界別人士的評價,抑或關懷。我們循規蹈矩接受十二年免費教育後,雖於資歷架構上擁有三級或以上的級別,但仍需終生學習,尤來自社會大眾的「免費教育」,課題內容社會大學所提倡的,教育我們小心翼翼融入社會。

從前通識教育科「青少年參與社區事務」單元就常學曉一些說法:時下青少年對時事漠不關心原因如下⋯⋯當時的標準答案相信大家都倒背如流。
不過,這敏感的單元,一個與香港人未來有關的單元,教育局則想改動一番。改動課程的議案一旦通過,成功刪減後,一眾辛辛學子關心社會的第一步就被扼殺了,象徵香港將後繼無人。試想像未來就是現在,現今的學生就是將來長大後會成為特首、高官、議員等香港重要核心人物。但是學習的路途上有阻撓的話,香港則離「被統治」不遠了。

唯一值得慶賀的是當我拋開書包的時候,我發現香港有很多熱血及正能量。

一發不可收拾的民間組織發展迅速,扭轉乾坤的曙光從四方八面散發光輝。容許我說一句:香港勝再有學生組織。

激發了無數香港人守護家園,不論男女老幼,來五湖四海的香港市民,於一向繁忙的生活節奏中抽了時間去鼓勵香港發展。用的不是商業的手法,而是像搓面團般的剛柔並重的集會、遊行、佔領等的手法,過程中最不願意發生的是有人受傷。

但幸好回歸後訂下了一國兩際的條件,自由民主得以實現,香港所發生的事情不會像內地六四天安門事件及日本的教科書,什至北韓的鎖國政策一樣,歷史將不被竄改。所有發生過的事情,將一一記錄於每個香港人的腦袋中。

香港民生問題亦日益增多,人才日漸流失、港人對政府信心、樓價飄升、大學生去做扎鐵、搶嬰兒奶粉、食水含鉛、扶手電梯慘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像珍珠的香港早已變得黯淡無光。不過,時至今日想要藉着來港產子移民香港的人愈來愈多,證明香港這地方雖然大不如前,但是嚮往在香港生活的人大有人在。

人才日漸流失,想必對香港的信心缺乏,香港人避走到外國,過些日子,在香港土第土長的豈不都是都新移民。那時,香港還是香港嗎?

為了香港未來,收復失地好嗎?你會因為家人身體抱羔就放棄他了嗎?不會的。那為何你又捨得棄守香港?要掌握香港未來,對抗「眼見的命運」只有香港人才可做到。

方法很簡單,縱然有時在香港生活齪齷,但我們可以本士引以為傲的獅子山精神堅持下去。真普選會落成!劉德華會是特首?不,除非他參選才有可能。一人一票,選的一定會是好領袖。住市區公屋的不再是新移民。地產霸權將失勢,官商勾結不復再。無謂、紙上談兵的計劃,不再獲批。

《鄧析子・無后篇》:不進則退,不喜則憂,不得則亡,此世人之常。遵着這話,香港則離國泰民安不遠矣。

未來基於現在。我現在宣佈香港人可成為最快樂的人。香港會是個最理想的城市。香港人,共勉之。

評語: 記著﹐那不是正能量﹐ 這是比正能量更有價值的東西: 勇氣。(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