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一個普通嘅香港人,土生土長嘅香港人,雖然單靠我一個並唔能夠改變香港,但我至少希望香港可以有多啲真正屬於香港人嘅聲音。

經歷過數之不盡嘅政治風暴同民生浪潮,我明白到「生於亂世,有種責任」,而我亦肩負起改變香港未來嘅重任。雖然我只係一個好平凡嘅香港人,但我非常渴望香港會有一個完美、真正自由、民主同和諧嘅未來。

我最鍾意用改歌反映社會現實,因為歌詞比起沉悶嘅文字更容易表達情感,同時音樂可以為香港帶來更多正面嘅作用,響心靈上有所慰藉。另外,我亦鍾意用音樂表達自己嘅諗法,同埋用歌詞反映社會現實,諷刺時弊。有時,我會覺得好無奈,因為改歌往往就係反映香港最真實,同最黑暗嘅一面。

依家香港人要公開用音樂表達情感,食環署可能會告你阻街,慈母可能會告你行為不檢同遊蕩。香港,真係要成為文化沙漠咩?

我好希望香港可以構思成一個音樂城市,一個充滿本土特色嘅音樂城市,為呢個社會注入正能量,為枯燥乏味的社會帶來一股清泉。香港人將來可以好自由咁聽同演繹自己嘅音樂;而智能手機將來亦可以偵測香港人嘅心理狀況,根據用家心情播出合適嘅樂曲;響周末嘅街頭,每一個人都戴住面罩,共同唱出最感動人嘅一句:「戴著這面罩別看穿我。」同時,每個人都不分你我,共同為自己嘅夢想出發,去歌頌同譜出自己嘅人生。

我相信,香港人係絕對有創意嘅。如果人人都可以好簡單,同好自由咁去製作屬於自己嘅音樂,絕對係一件好事。可能有人唱歌會唱到好似已故嘅黃家駒更搖滾,亦可能會有人唱到好似已故嘅張國榮同羅文咁樣更迫真,或者響不久嘅將來,已故知名歌手會獲得《墳場新聞》邀請,去欣賞下未來嘅香港人點樣重新演繹佢哋以前嘅歌曲。

現時嘅香港樂壇,雖然已經大不如前,「情情塌塌」嘅風格已經勾唔起香港人嘅心,但我好渴望將來香港無「網絡廿三條」嘅蹂躪,無封殺言論自由嘅惡法,同時共享創意可以遍地開花,二次創作人嘅權益可以得到保障,令創作力量可以傳遍香港,人人都可以成為香港樂壇嘅一分子,而唔再只係有錢人同大財團嘅專利。

評語: 音樂最重要的是刺激起人的感情, 而特別是, 在面對強敵時, 人需要有怎樣的感情? 你得想想。(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