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一個在很多人心中偏向正面的詞語,對於香港人來說又是怎樣的呢?

香港由最初的一個小漁村轉型成轉口港到成為國際大都會,英國政府功不可沒。對於一個「戰利品」,英國政府教懂了香港人甚麼叫做民主、人權、法治和自由。港英時期,香港人相信民主統治保障了基本人權,港英政府高度自治、盡可能滿足市民的合理訴求,香港人擁有平等公正的法律,宗教、言論及新聞自由等。儘管當時的港督是由英國任命,政府完全控制行政、立法權,但不可否認的是,不少香港的港督是真心喜歡香港,希望香港變得更好。也許有人會說英國的政策是為了維護英國自身的利益。但是,成立廉政公署、興建地鐡及9年免費教育等,無疑地為香港成為國際大都會建立了良好的基礎。

1997年回歸,部份有能力的香港人選擇移民,因為他們清楚知道中國內地與香港制度的不同,即使中英聯合聲明給予香港50年的過渡期,但是「50年不變」又是否真的不變?回歸後10年,當初移民的香港人有不少因為移民後生活艱難,加上看到香港似乎沒有太大的改變,於是又紛紛回流。然而問題竟然在10年後漸漸浮現。水貨客、樓價物價越來越高、孕婦要爭床位、中港矛盾、政改、人大釋法、普教中、雨傘革命及「香港人在香港淪為二等公民」等,令香港人怨氣日增。本來「50年不變」就是過渡期,以50年逐步潛移默化地改變香港人,從英治時期走到中國統治下。但是行政長官不知道是礙於「阿爺」(中央政府)的授權(或壓力?)或是其本身討好中央政府的意願,推行一堆親中的政策。發表施政報告時的演說更有矛盾之嫌,像是只為找個藉口,讓更多的中國人成為香港人。然而政府的政策及商業上的考量,令不少商鋪以及大財團都以大陸客人為主。不少商鋪因而備受批評,指他們優待陸客,只招待陸客,甚至令香港人淪為二等公民,因為香港人被指違規、違法之事,同樣地發生在大陸人身上時會被完全無視,不會被指違規違法。

人權及法治方面,香港人所擁有的自由,所相信的香港是法治之區,彷彿蕩然無存。雨傘革命期間某電視台的新聞播出了警察圍毆示威者的片段,後來因公司管理層的干預而將有關片段於網頁版刪去,報到的文字亦被刪去「拳打腳踢」的字眼,新聞自由受到干預。諷刺的是,該片段因其客觀及中立的角度而獲得第55屆蒙地卡羅國際電視節最佳電視新聞獎。更為荒謬的是近日一名女子被控「以胸襲警」罪名成立的新聞。該段新聞《時代雜誌》網上版亦有報到,更指出被襲擊的總督察的傷勢有關方面並無提及。

而民生方面,經常可以聽到內地遊客以「救世主」自居,總覺得他們到港消費帶動了香港的經濟,然而事實又是如何?無疑地,大陸旅客的消費能力帶動了全球經濟的發展,然而他們亦同樣帶來了民生問題。大陸旅客到處搶購嬰兒奶粉,令世界各地多個地方需要實行「限奶令」以免當地居民「有錢也買不到」,香港亦深受買不到奶粉的問題影響。炒賣樓宇,令香港樓價一直上升、高企,香港人連一個少少的「蝸居」也買不起。大學學位問題,本來香港學生競爭學位的情況已十分激烈,部分學位還要預留給內地學生,令香港學生更難取得學位。

對於香港的未來,作為一名在港英時期出生的90後,見證了時代的變遷,經歷過97金融風暴及03年沙士時的樓價暴跌,當時剛進入中學的新環境到後來升中四選科前,我由一個對未來仍有幻想的小孩,轉變成一個選科不是選自己有興趣的,而是選未來可以向哪些比較容易入職、薪金較高的職業,就是為了儲錢為自己買了一個安樂窩。然而身為一個在外留學的學生,置身事外地看著香港正在發生的事,我卻有種不知道自己到底應不應該回港的感覺。雖然說,要留在外國並不容易,每年在外留學的學生多不勝數,能找到工作留在外國的卻聊聊無幾。但是,看著香港的新聞,又覺得回港生活、找工作也不一定會比在外國找工作容易。在香港,有一個大學學位就只是有了一張很基本的入場劵。不是說沒學位就一定找不到工作,但是當擁有一個學士學位也不能保證能找到工作的時候,它就像是一張入場劵,每一年都有很多的畢業生畢業,很多人都有相同的學歷,一直進修,取得更高的學位就好像是必須要做的事。在這麼的一個激烈競爭的香港,我們的特首對香港的人才、青年說要放眼國際,到外國尋找機會。然而同時,他又說本地的人才不足,需要引入內地專才,其中包括不少需要專業資格的行業。可是他好像沒有考慮到兩地學習上、文化上、制度上、工作過程及資格認受性上的差異。我有一個朋友,懷孕時不舒服到醫院求診,當時應診的就是一位內地輸入香港的專才醫生。朋友表示,應診期間,完全不理解醫生所言,醫生也沒有多作解釋。我對於內地看診流程不理解所以就不作評論,可是對於一位「新手媽媽」而言,到底會有多徬徨?可以想像,未來的香港將會有更多此類醫生,香港人在求診時不理解醫生所言的機會有機會增加,那麼求診與否,對病況的憂慮好像都沒有變,香港人真的還能安心求診嗎?再說回工作方面,在特首這樣的推動下,從內地輸入的專才必定會增加,也就是說,年輕人找工作的難度亦會上升。

民生方面,樓價、租金日升,公屋似為年青人覓得居所的最好選擇,但公屋的輪候期由大約3-5年變成遙遙無期,部份人的薪金在輪候時超過公屋的上限而被逼租屋。但持續的通漲及高昂的租金又令他們的生活百上加斤。儘管政府以加稅來遏止炒賣樓宇,但是現在有一個現象是基本上只要一開始租屋,就不太可能能夠儲到足夠的金錢去付房屋的首期。沒錯,只是首期,還沒算要供款的二、三十年。香港人的未來,就是為了輪候時間越來越長的公屋或者永遠買不起的住宅而努力。更別說公屋的供應本來已經不足,而大部份新移民都會選擇申請公屋作為居所。

教育、人權及法治方面,從推行普教中、意圖推行國民教育、中大校長表示不願意到大陸就不要選擇中大等,可以想象以後香港的教育會更偏向與大陸接軌。還記得小時候看新聞前並沒有國歌時間,現在人們似乎已經習慣了先聽國歌再看新聞。讓下一代出生在香港,面對的除了是由奶粉、幼稚園、小學到中學、大學的學位競爭及壓力外,更大的可能是失去人權和自由。香港的新聞自由已經開始被干預,那麼從少接受這種教育的我們的下一代還懂得為他們的自由抗爭嗎?還有言論的自由嗎?學習歷史,原意是瞭解過去,從前人的錯誤中學習,但在下一代的教科書中,有多少歷史將會被隱藏?當政府官員把中國歷史上的傳說時代否定,但又仍然確信中國有五千年歷史的時候,還有學習歷史的必要嗎?當政府高官,中央政府官員都把子女送往外國的時候,我們的下一代卻要接受「中國就是最好的」的思想教育。到時候,我們的基本人權、新聞自由及宗教自由等,相信都已不復存在,更別說法治了。現時香港的法治已經有開始崩壞的傾向。政府官員貪污的新聞增加、包庇警員罪行、荒謬可笑的判決甚至成為國際笑話,都一一表示回歸前香港的法治精神開始崩壞。香港人的未來,就會是一個沒有法治的未來。沒有所謂的公義,沒有人再相信法律的公正,而金錢會是更重要的存在,因為金錢能夠買得到公義,買得到公正。

於是,在可見的將來,香港會有新的一輪移民潮,有能力的人會移民,即使不放棄香港公民的身份,亦會盡可能令自己擁有雙重國籍,為自己及下一代謀求出路,避免進入完全無法掌控自由的時代。而沒有能力的,除了期待自己的下一代能夠「逃」到外國之外,就只能在漸漸轉變中盡最大的努力掙扎,又或者選擇隨波逐流。

評語: 想清楚, 其實自從中英聯合聲明之後, 「未來」對香港來說, 從來都不是正面的。(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