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八月,我目睹香港染紅。

周融策劃反佔中遊行,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公開鼓勵,特首梁振英簽名支持,建制派議員站台,親共媒體歌頌。為了壯大人數,黑社會收車馬費上街,紅色資本公司迫員工上街,中共團體派錢聘用中國人遊行,早上一車車運來香港。

遊行人士大部份是中、老年人,穿著劃一衣服,印有不同中國社團聯會的字樣,很多操普通話,揮動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區區旗,高舉毛澤東俏像的相片,把港島染成一遍紅海。當時我剛從外國讀完大學回來,卻看到家園赤化,群魔亂舞,內心震憾無比。

難道香港淪陷已不可挽救,只能把命運寄予蒼天?不禁頹然若失,做事提不起勁,流連網絡,看到陳雲被引為笑柄的風水故事:

中國風水師鄭國強,乃江澤民御用風水師,尋得鳳凰山龍脈過峽之處,大興土木,佈下「心經簡林」毒蛇陣,打下八字鎖喉木釘,以毒蛇纏吸鳳凰靈氣,取其性命,企圖把香港變成「死港」。天網恢恢,鄭遭山泥活埋身亡,香港氣數未盡,開啟護法鳳凰復生之機。

陳雲繼率一眾道家方士,直闖心經簡林,大破邪惡鐵釘毒蛇風水陣,釋放香江守護神大鵬金翅鳥,令香港浴火重生,從此脫離厄運。

吸噬鳳凰靈氣的眼鏡蛇,名曰「黑龍」,於邪陣破除時逃去,受神鳥追殺,向陳雲報夢,尋求保護,陳雲命弟子祖利安用密宗「懷愛法」祈禳,化敵為友,從此一鳳一龍共同守護香江,華夏復興。

我特此請教博學多材的叔叔,問:「香港衰到貼地,我們真的無能為力,要靠隻鳳凰和黑龍打救?」

叔叔沉吟片刻,道:「嗱,風水和鬼神呢,只要古往今來全世界無數個聲稱接通鬼神或者風水故事,當中有一個是真的,就能憑此100%證實真的存在。我只能話『大鵬金翅鳥和黑龍存在』的先行概率( prior probability ),遠高於『大鵬金翅鳥和黑龍不存在』,但檢證唔到它們有幾多料,堅定流。)

百無聊賴,我避開紛亂的港島,獨自來到鳯凰山,經過心經簡林,在山徑的梯极坐下來,遠眺白霧罩箸鳳凰山頂,回想近年香港的厄運。一七六四年,歷史學家吉朋來到羅馬,坐在卡庇多神殿山的廢墟上沉思,聽遠方傳來赤腳僧的晚禱聲,心中一動,決定描寫這座城市衰亡,就是《羅馬帝國衰亡史》,我卻不願老來為故鄉書寫淪陷的故事。

如棋世事起烽煙,世事如棋可預測。一九九六年,距離中國接管香港尚餘一年,佔星術師盧碧琪預言,「一國兩制」是不可能的,中國對香港的控制將愈來愈緊,用政策限制新聞自由,電視、報章和雜誌大舉倒閉,以往的種種自由,如出入口、出入境自由喪失,加上稅率上升,大量中國移民來港求職,草根階層大受影響,香港在二千年會變成一個完全的中國城市,而不只是一個中國人的城市。

當時她預測不到,中國回收香港主權十七年,愈倒行逆施,愈令港人討厭,尤其特首梁振英上台,更加變本加厲,終迫出本土意識,「中國人」比粗口難聽,朝陽世代從此和夕陽世代決別,立足本土,以「香港人」自居,破了她最後一句預言。

不久,風吹草動,大團污雲從四方八面湧來,似要吞噬天空,卻時散時聚,變幻莫測。我數度起來,復又坐下,拿不定主意應否提早下山,忽地心中一動,想起歷史故事「塔什干屠城」的預言:

公元七0五年,唐朝派安西節度史高仙芝西征,途經中亞細亞的塔什干城,史書稱「石國」,是一個豐庶和平之國。國王尤金斯盛宴款待,舉行舞會,更派美麗的瑪琳娜皇后作高仙芝的舞伴。

但高仙芝並不領情,他奉命把中國的國土推到地中海,決定奪取塔什干城的財富女人,收編當地人作士兵,而且唾涎瑪琳娜皇后的美色。他在宴會中途下令屠城,大肆殺戮,俘慮國王皇后,全城一片哀號,男人身首異處,兒童被拋至半空,再用長矛戳穿,屍橫遍野。

瑪琳娜皇后臨死前,向中國人落下祖傳永不寬恕的詛咒,血債血償,中國人從此深陷泥沼,永由若難宰割,永不停息的自相殘殺。屠城後,高仙芝大軍向西推進,中途受外藉兵團叛變,聯同黑衣大食援軍夾擊,大敗於恒羅斯城。

高仙芝和殘兵撒退,經過塔什干城的廢墟,擺上香火祭品,跪求瑪琳娜收回詛咒。瑪琳娜皇后的聲音從天而降:「它永不會解除,除非中國人醒悟到自己受詛咒。」

此後,中國就從唐朝盛世陷入一千多年的紛亂,一直被同族和異族屠戮、奴隸和壓迫,變成名乎其實的地獄鬼國。中國人死不認錯,從病入膏肓的自卑,到不可一世的自大,不只把診症的醫生陷死,為一己私,可以徹底破壞山水土地,屠殺下一代以延命,中國人徹底墜入畜生道,二十世紀未,香港不幸交回主權予一群畜生。

承認錯誤,便能解開瑪琳娜皇后的詛咒,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獨立思考,是反抗極權統治的利刃。

當愈來愈多人獨立思考,擦亮眼睛,就不會膜拜騙子,卻批鬥揭穿真相的人。人們才會醒覺,世上沒有真、假普選,只有普選不普選,而「佔中」從未發生。到了這一天,人們就能看見周融堅稱愛國赤心一片,隨即被傳媒揭發擁有居英權,菲律賓人穿「福建社團聯會」丅恤,印巴裔人自稱是廣東汕尾總會一員,哈哈一笑,笑破虛妄滑稽,拆穿愛國西洋鏡。

即使不擅長思考,看見中國血紅的國旗,愛國阿伯扭曲的嘴臉,還有不堪入目的政棍,擁有正常審美眼光,也會敬而遠之。

偏偏世間愚昩者眾,自利狡詐之徒眾,而仁者少,智者更少。末任港督彭定康離任前曾預言:「將來香港的自由,不一定由中國來剝奪,而更有可能是香港一些人自己主動一點點來葬送。」

虛假與虛妄,萬劫不復。亂世瘋語:

黑白颠倒兮,假普選即普選,食屎即食飯,赤化是國際,批評是歧視。助紂為虐兮,走私促進經濟,隨地便溺多多包容,新移民是弱勢,普教中取代粵語,殘體滅正體,紅色資金進駐,大媽有品味,唱紅打黑有見地。真妄不分,自欺欺人,既愛國又移民, 歌聲獻中華,絕食吃雞脾,抗爭打邊爐。儒夫是死士,衝擊即暴力,唱歌即抗爭,大台不可侵犯。皇軍戒嚴,妖獸都市,拳棍交加是最低武力,鎮壓是維持治安,女人用胸部襲擊警察。楝樑是廢青,普世即民主,奴役即自由。

有云:「你高喊打倒共產黨,就證明你是共產黨;所有否認是熱狗的人,統統都是熱狗。」

「發動退聯的各大院校學生,都是共青團;退聯成功,共產黨最高興。」在年青人背後捅上幾刀,就是香港人。

活在正實當中,是其是 ,非其非。難聽的歌曲,百年之後不會變成名曲,今天是錯的事,千年後也是錯的,即使千年後的人誤以為是對的,也改變不到當下是錯的這個事實。

每人都會犯錯,政府錯得離譜,建制派錯得滑稽;而智者知錯,誠者改錯,愚人死不認錯,六八九永不犯錯。

亂世者,行鷹之道,天堂地獄一體平觀。

勇於承認錯誤。承認香港是三流城市,表面民主,內裡奉行奴隷制度,貧富懸殊世界第一,政府烏煙瘴氣,垃法機關禮崩樂壞,大白象工程官商勾結,警察是極權打手,與民為敵,而香港人是世上最自私自利、愚昩無知之徒。當你對虛偽矯情、攀附權貴的人恨之入骨,為香港人的行為感到無比羞恥,你就不得不認同這個地方。

認同香港在於羞恥心。真誠做人,為香港分擔恥辱,轉身反抗不公不義,由奴隷變成自己,在絕望中帶來希望。

見無常,照天心,憐蒼生,重情義。走過血路窮途,永恆為自由而戰。

評語: 要訴諸神秘學, 就要明白, 這是寫得信的人看, 要依著他們的思考方式寫下去。 運用別人已經信的東西, 就算古代宗教也很少憑空創造的。(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