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可以很遠,可以很近。遊走於模糊的夢想與不確定現實之間的,就是今日香港……

2014年9月28日,以警方發放87枚催淚彈為導火線,引發為期80天的雨傘運動,雨傘運動最後曲終人散,但運動思想已深入民心,雨傘運動的後續,有人稱之為「後雨傘運動」,又或「後雨傘時代」。

我是一個香港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在雨傘運動前,我們這些1980年代後出生的年輕一輩,被稱為「80後」。及後,雨傘運動催生,我們被稱為「廢青」。我不明白為甚麼有一撮人有資格為其他人「定名」,也不明白是否有需要將「人」去「定名」。如果是「賊」與「警察」,就是身份象徵,但是「80後」、「廢青」的定名意義何在?是用來提高老一輩的地位,以此來証明他們不是廢?是高人一等的人種?雨傘運動之前,我不會刻意去想這一類問題,儘管社會上有紛爭,但我認為是單純的意見不同……

2014年9月22日,學聯與學民思潮組織罷課集會,要求撤回831人大決定,落實真普選。2014年9月26日,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組織重奪公民廣場行動。9月27日,警方加強警備,武力鎮壓示威者。9月28日凌晨,戴耀廷正式宣佈啟動「佔領中環」。

在雨傘運動開始前的早上,我是如常上班,然後午飯,放工,生活本來就是如此乏味。被上司痛斥是平常,就算工作不合理,這一代的年輕人本是被上司隨意玩弄的工具,辭職不幹又太過遙遠,我怕丟飯碗,轉工很麻煩。有想過發達,有炒股,也有試過小生意,都是僅以糊口。放工回家,看到新聞直播政府總部現場的集會,人很多,據稱有10萬人,有時有集會人士向警察衝擊,其實事件擾攘多天,沒甚麼特別。接著,突然,是一個煙霧彈的直播,直轟人群,我呆了,是觸目驚心,不,其實是反應不來,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當晚,電視台、面書,電話群組不是87杖催淚彈的消息,就是佔領中環開始的消息,我才意識到,有大事情了……

2014日9月28日,「佔領中環」啟動。同日下午,警方施放87枚催淚彈和胡椒噴霧驅趕人群。大量集會人士走避不及而受傷。同日晚上,多份報章、團體指責警方過度使用武力。另外,有部分示威人士聚集旺角及銅鑼灣,設立佔領區。

我在雨傘運動開始後第3天,9月30日,我第一次到了金鐘佔領區,當時沒有甚麼特別的原因,心裡並不憤怒,很平靜,反而感覺像旅行,由於生活太苦悶,被朋友邀請下,就約定了。我沒有跟家人說,放工便出發,跟平常一樣,留下一句不回家吃飯而已。到達金鐘,有數不清的人,我們是三人行,其中一位朋友要找一位在金鐘救護站的義工,於是我們又浩浩蕩蕩的在佔領區逛了一會,途中有人派麵包和水,還有蕉,我很清楚記得派食物那人叫我「食蕉」。我們在海富中心附近找到了目標人物,見面後就滔滔不絕談政治,偶爾說說佔領區的情況,我和另一位朋友半懂不懂的聽過去了。然後我們又繼續閒逛,所謂佔領,就是這麼回事,其實就是在佔領區散步。催淚彈的甚麼其實未見過,警察也與我所在的地方很遠,人們都是散步。沿路經過便利店,我們興起買了兩箱寶礦力給物資站,這是我生平做過最大的善事,而我亦深信沒有關門的麥記和便利店應該賺了不少……

2014年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5周年,20名學民思潮成員與約10名市民成功進入公眾觀禮區,升旗期間背對國旗,並以以雙手做出交叉手勢默站,表示訴求。金祡荊外聚集逾千人,並有人呼叫「我要真普選」口號。

我們在金鐘那天沒有離開,一直閒逛,由金鐘經夏愨道到金紫荊,途中有很多人圍在一起討論,講故事,我們有很多時間,所以做了很多「小圈子」的聽眾,有時朋友會加以說明,所以讀十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是良言。最後,我們走到金紫荊外的橋底,累了,就在此歇息,一睡就到天亮。天亮,看錶,六時多,街上滿是人,吃過早餐後,回來,更是人頭湧湧,原來是升旗禮,有幸見到黃之鋒和「長毛」粱國雄,更有幸見到本土派與梁國雄對罵,因為本土派的口號是「我要真普選」,梁國雄叫的是「釋放劉曉波」。了解到本土派和大中華派別的分歧是之後的事,但當天我明白到大家的目標是不一致,也明白到「騎劫」這一名詞的意義……

2015年10月3日,大批藍絲帶出現旺角,並與旺角佔領區民眾發生碰撞,有報導及網評指出,有旺角佔領區人士被襲擊,頭部受傷,而且有警員送疑犯乘的士離開,被網民指責。及後有黃絲帶警員被調職,警局掛藍絲帶圖片流出,網民開始稱警察為「黑警」。

當日在金紫荊升旗禮後,我們到了旺角佔領區飲茶,到處聽見都是雨傘運動的消息。旺角跟金鐘佔領區不同,人都很多,但範圍不廣,不像金鐘佔領區走一圈要一個多小時。而且,我的活動範圍多在旺角,就算不是佔領,我也很熟悉。往後兩天,放工後也有到旺角,旺角有一個大台,支持佔領的,還是反對佔領的,都可以在台上發言,有唱歌的,有痛斥的,有陳述的,也有唸詩的。台下四邊都是觀眾,在匯豐對開的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擠滿了人,朗豪坊對出有一群警察,地鐵站頂有兩台攝影機直播現場狀況。旺角道有一輛巴士,是留言板,都是要求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選等口號,還有一些支持的說話,是我活了廿多年,都很少聽到的鼓勵說話。匯豐外的玻璃牆貼滿文革、六四和雨傘運動的背景原因、詳盡如看史料,再加上有人即場演譯、討論、甚至辯論,的確是增益不少。所以當知道有藍絲帶襲擊佔領區時,我心中忐忑,我認為旺角佔領區有很多好人,「好人」這個詞,看似很簡單,但在爾虞我詐的社會中,僞君子與真小人有很多,好人很難做,要不是雨傘運動,我自問也不是一個會無私獻出一箱寶礦力的好人。我得知旺角被襲擊時,是公司午飯時間,我已決定與朋友放工到旺角支援……

2015年10月15日,公民黨成員曾健超被指於天橋向警員淋液體,及後警員將曾健超帶到暗角狂打,過程被無視新聞拍攝及播出,及後雖然經剪輯,但完整版本已經網絡廣為流傳,網民直指警員未經審訊「暗角打獲」,又指無線電視協助違法警員消除証據,傳媒公信力成疑。

在沒有車的旺角佔領區,有人踏單車,有人溜狗,很好笑,但又很可悲,旺角有究竟有多少年沒有清新空氣?香港人,賣掉了清新空氣;賣掉了人與人的和諧;賣掉了休憩設施和公園。然後,得到了高昂的樓價;無限的加班;剝削的生活,中學讀過的人生的意義盪然無存。最近,網上多了很多「打手」,專門唱好中國,唱好警察,完全不合邏輯,我看到不禁又留言幾句,正如朋友所說,現在是打輿論戰的時候,因為你不信,還有很多人會信,我才明白,香港有很多人很笨……

2015年10月21日,學聯與政府展開對話,會面結果並沒有任何進展,雙方立場堅定,雨傘運動持續。

最近與親戚吃飯,話題離不開佔中,親戚們知道我有佔領,紛紛提出反對,又說行政長官梁振英如何好,又說我們小,容易受引誘,又說我們沒有捱過苦,只懂得飯來張口,總之盡是難嚥的說話。然後親戚們就自說自話地討論,甚麼外國勢力入侵,黃絲帶收錢佔中,物資有商家提供等等。我憤而向他們取電話,好讓我問所謂的商家取錢,他們又推說是其他人說的。實事幹不到,以訛傳訛倒是天下無敵……

2015年10月26日,學聯、學民思潮和泛民等代表組織公投,但最終因反對聲音大而擱置。

最近我已減少到旺角支援,除了是因為政府已沒有強硬地清除障礙物,藍絲帶也沒有甚麼大動作,偶爾經過會聽到一些漫無目的的指罵,然後在場人士給他們唱首生日歌,其實也算是給予正能量,難道初則口角,繼而動武才符合邏輯嗎?雖然有很多人有這種想法就是了。在網上也開始有分歧,不是黃藍絲帶,而是黃絲帶的溫和派和本土派,看來這個運動都差不多步向終結了……

2014年11月27日,旺角佔領區被清場。

終於,事情進入倒數的階段,記得旺角佔領區有張橫幅寫著「旺角若失守,金鐘捱不久」又說金鐘旺角成猗角之勢,在旺角失守後,銅鑼灣、金鐘相繼被清場,雨傘運動正式落幕,人們第二天繼續上班,過去仿佛是夢境,對,是夢境,相比銅鑼灣和金鐘,旺角更有人情味,更人性化,或許在香港很難再找到這種烏托邦,但是,或許,我們可以建立一個有人情味的家,然後,由親及疏……

評語: 可惜的是, 不要忘了這個比賽的內容叫香港的未來。寫未來。(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