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香港,今天台灣,明日香港。』

從前的香港,有『示威之都』之稱,原因是香港接近每天都有不同的遊行集會,其中一月一日、六月四日、七月一日的集會遊行規模都會比較大型,但是遊行時的守規、和平、理性一路以來是香港示威人士最自豪的地方。

直至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香港爆發雨傘革命,雖然參與這場示威革命的人士,仍然力保過去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示威手法,但是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並無意去對他們和平理性地執法,反而用上最卑劣的手法,去壓制這場本來不會壯大的示威活動,他們的催淚彈、胡椒噴霧使人痛苦落淚,他們的警棍更使人頭破血流,最後警方和黑社會的合作清場,更促使更多人,更堅定地留守在街頭之上。

此場革命之後,香港進入了另一個時代,政治上除了建制、泛民外,出現了一派叫本土派,而香港人亦區分了黃絲帶和藍絲帶,兩者不相往來,如果談論政治議題,必定會引致不歡而散。

藍絲帶們的腔調,如同中國政府和同胞一樣,最愛說的話,不是『國家富強人民安定,吃飯重要過民主』,就是『我討厭政治,我只知沒有錢就沒有生活。』無錯,大多數的藍絲帶都不是愛國,愛的只是錢,如果一條藍絲帶可以讓他們得到醬油一瓶或午飯一頓,他們樂於為藍絲帶賣命,但是,如果愛國再不能和金錢連上關係,愛國沒有金錢作回報時,他們會否因為沒有金錢而不愛國?

雨傘革命後的十年,國內持續多年的泡沫經濟終於爆破,中共仍然用盡一切的方法和無數的金錢去穩定經濟,但是世界各國對此不但冷眼旁觀,更刻意落井下石,撤走資金和應中國市場衰退,減少工廠生產訂單,導致國家屢次救市都毫無起色,經濟衰退的速度加快,問題迅速浮現,失業增加、工廠關門,此時中共為防有人借機混亂,加緊限制言論,最受影響的地方,當然是香港這個號稱有言論自由的地方。

但是壓迫越大,反抗越大,人民想吃飯吃不到,想說話又說不到,加上這時的中國人不再是從前文革時代的鄉巴佬,這代人去過外地,更透過互聯網見識過何謂自由,從前國內經濟發達,尚且可用經濟成果和金錢麻醉自己,但是,現在連這思想止痛劑也失效,最終,新疆為爭取獨立爆發大規模示威集會,而各地不滿政府的示威集會,和原因不明的恐怖襲擊事件亦不斷增加,各地開始不同程度的戒嚴,娛樂事業雪上加霜。

至於香港,經濟亦受到國內的衰退而受到影響,之前香港受到國內自由行帶動,經濟由『沙士』時期谷底反彈繁榮起來,但是經濟亦由此時開始嚴重傾斜,街道上充斥著藥房、化妝品、飾金鋪等旅客購物的店舖,雖然在雨傘革命後這些鋪頭因為租金昂貴和生意下跌關了一些,但這些鋪位很快便被大集團承租,無錯,財團連自由行的生意都要壟斷。

這時候店舖的生意急跌,財團也要減少投資,再無法承擔天價租金紛紛關門,十室九空、商店倒閉、失業率增加,彷彿如一九九八年的香港般,一片低迷,通縮時代又一次展開。

而經濟衰退令中共要減少開支,使得香港一些愛國團體亦因經費不足而告終,同時,香港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件事低迷的經濟使很多人遷怒於政府政策失誤,市面上爆發許多的衝突,第二件事就是基本法廿三條強行通過。

香港人今次同樣舉行了一場又一場的示威集會,就在不斷的示威集會,但又毫無突破的苦悶處境下,此時有人宣稱,要推翻廿三條,就要爭取自主權,要爭取自主權,就要爭取香港獨立,此舉獲得許多八十後、九十後、零零後、一零後的支持,香港獨立運動亦在此時爆發。

這時,很多以往高舉愛國和藍絲帶的人,紛紛向中共求助,但是中共這時忙於應付國內形勢和經濟衰退已顯得無能為力,只有一句空話,說會全力支持香港政府解決這場管治危機,而香港政府這時亦用盡一切方法去壓制這場運動,解放軍終於荷槍實彈地進駐市區,更發生開槍事件。

不過中國的持續衰退動盪,加上基於香港獨特的國際地位,和國際間同情香港人的處境,外國們都不願意看到香港陷入軍事混亂之中,最後在各國壓力之下,中共不得不正視香港人獨立的要求,最後,香港人進行了史無前例但歷史意義最為重大的投票:香港應否獨立,而選票上只有『應』及『否』兩個答案?

這時候,一些政府高官和過去高舉愛國旗幟和藍絲帶的人,在解放軍入城和香港獨立運動持續之下,紛紛逃離香港,但並不是回到他們所愛的祖國,而是美國、英國、加拿大等他們所愛的國家,傳媒問他們為什麼不回中國,他們答:『過去有鈔票我們才愛國,現在沒有了鈔票,愛什麼國?』就這樣,無恥的人逐漸遠離香港。

至於公投結果,最終大比數通過,香港獨立通過,英國出於道義和歷史原因暫時接收香港,但在接收的一刻開始,英國人已經和香港人制定了英國撤出,香港完全獨立的時間表,至於軍事方面,由英軍和聯合國軍隊暫時進駐,而現在新一代的香港人都要如台灣、新加坡一樣當兵。

現在的香港,自由的空氣比過去更清新正直,香港人自行設計整套香港領導人的選舉產生辦法,立法會全部直選議席,現在的香港不再是示威之都,而是公投之都,任何重要的政策,除了立法會投票外,最終都要透過公投決定結果,由於政府全部受到人民的參與,因此過去纏擾多時的問題都迎刃而解,始終最愛香港的人,絕不會是從鈔票出發去愛的那一班人。

『昨日香港,今天台灣』是二零一四年台灣太陽花學運時,台灣人用作自我警惕的一句話,但是,今天這句話應該改寫成『昨日香港,今天台灣,明日香港』,因為香港人最終跟台灣人一樣,改寫了未來,反抗了未來,緊握了香港人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