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經歷了很多,那是礫石的聲響,也伴著數秒的絕望。折射出了少數人的倥侗,也喚醒了多數人對於這塊地的認知和熱血。若試著讓夢包裹這過份的真實,或許你我都能交織出屬於自己的一份幻想於未來。

「我是一名攝影師,任務是記錄著身邊所遺留下的回憶」。我每天都會對自己這樣說,從而去熱愛著生活。關於來到香港多久,我也忘了。若是再想起來,印象最深的也是那幾次所謂普選弄出來的一系列事情。當年香港正值動蕩幅度大的一年,我因為工作關係也了解很多關於事因的種種,不過也已經過了很久了。我每天都會來到近海的地方來跑步,因為在這裡經過的人流很多,也能看到人生百態。現在的香港社會比起以往當然是穩定不少,而經濟也有所提升。

在我眼裡看來,最珍貴的還是這裡人的笑容,燦爛得無邪,揮灑著夢。在夜晚,街旁的一道道路燈總會繞了我一圈落寞;為了工作而努力著,為了家庭而努力著,無論是路過的店鋪還是準備下班的那些職員。而身為一名攝影師的我比別人更清楚社會給我們留下的碎片和故事,就這樣一拍就拍了十多年。

對啊,在這座城市里烙印下了太多太多的辛酸和淚水,或許我們都累了。我在以前也曾想過未來的今天是什麼樣子;應該繁華如盛,車水馬龍,各有各的一份好事業,每天在街上都能碰見不少的名家。香港則天天出現在經濟的頭條,牽引著金融,或是佔著重要一席…..我對一切都有所寄託,包括當年的香港;而現在的你們又是怎麼樣呢?過得是好還是壞,是悲還是樂?不管如何,生活和時間一樣,沒有空白的間隔,壓迫的分秒讓每一個人都活在當下,不管是苦與樂。然而碰巧的是,它們都會慢慢地沖洗著一切, 把傷口結痂,再讓痛感消逝。

我們啊,正因為見證了所謂的陰影,才會嚮往著明天的光輝。但光輝的背後,那一份無助就像影子,而斜光終究會落下;可是待我們都看透了所有關於輕薄的風景時,便能製造出保護的膜。香港的未來就像下著雨一樣,思緒凌亂也不知道會維持多久。但我清楚大雨之後,等待著我的或是晴朗,或是彩虹,或是一片完整的天空。

如果是短暫的灰色,那我就會相信著一個長久的美好,去彌補著黯淡的世界。然後時針再轉過多少個日與夜,你我都能笑著寒暄;而陽光,正好。

評語:核心要放在第一段吸引人觀看, 要一下掌握別人的眼球。 (鄭立)